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有时候真的希望云亮圈子可以小一点,热度冷一点。喜欢的人少,不要紧,大家可以开开心心地在一起聊天,聊自己所喜爱的云亮,聊自己又开了什么脑洞,深夜里因为某个太太的小段子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或者被一把四十米长大刀虐哭。那种事情想想都很美好。

很早就开始关注云亮,只是最近才开始产粮,那时候tag热度只有几百,一点也不火,可是大家都是真心爱着这两个人,希望他们在各种世界里都一直在一起。

这么久这么久了,第一次觉得累了,不想爱了。

以前和七七写信的时候,我说,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深夜里的小龙虾,冰冻的啤酒,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现在,小龙虾和啤酒我都不想要了,请大家都回来吧,我想像以前一样,光风霁月,谈天说地。

我本以为,产粮的初衷是对于一对cp的喜爱,可是我觉得我好像想得太简单了,有人因为倍受吹捧而忘乎所以,有人因为看不惯一些东西而甚嚣尘上,再也找不到最初爱上这对cp时开开心心的感觉。

我想没有谁喜欢把tag里闹得一团糟,可能初衷是好的,只是方法错了而已。

现在点进tag就会很难过,我反复地想,我是不是还不够爱他们,所以才会因为一些无关的事情不开心。

我想来想去,我爱云亮,可是我更爱努力产粮的大家,更爱大家谈起云亮时闪亮的眼睛。我不是个脾气好的人,我也会有不喜欢的人不喜欢的事,可是我从来没讨厌过谁,即使不喜欢,也不会想把人逼走眼不见为净,因为我知道她们也有自己所喜爱的云亮,也想写圆圆满满的故事,只要喜欢,那就够了。

还是那句话,你有权不爱,但无权侮辱。

给大家讲个故事,从前有个人,他叫赵云,他喜欢一个人叫做诸葛亮,碰巧诸葛亮也喜欢他,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

这只是个很傻的故事,可是我喜欢。

我只是个写故事的,可是我希望故事里的人永远幸福。


有人走了,以后会有人再来,也许很久以后没有人会记得我,记得我的故事,可是那没关系,只要初衷不改,只要还有人还在喜欢着,那不就够了吗。


我很难受,可是我不会再说一些消极的或者不理性的话了,我不想把负面的情绪传给大家。

我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讲故事的,在我的故事里当个旁观者,哭我所痛的,笑我所爱的。

谢谢听完我瞎几把乱扯的小天使,谢谢喜欢云亮的小天使。

我特别喜欢你们。

评论(43)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