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Save Me (R18)

*感谢乌鸦太太@乌鸦呀呀呀 的授权,太太画得超棒的!
*写肉的时候听的是《沦陷》,写后面听的是《追光者》,有奇效大家可以试试!
*8600+,叫我总攻(。

*我没核对!我睡觉去了!有错别字不许打我!

*

透过高楼的落地窗俯瞰下面,繁盛的城市街景尽收眼底,横织交叉的长街没了平日里的浮躁与喧嚣,异常萧条空旷,大概是人们都被气象台发布台风黄色预警给吓到了,乖乖躲在家里享受周末。

灰蒙蒙的天空像是洇了水墨一般,乌云从城市中心向四周扩散,一直蔓延到遥远的海岸线。

黑云横南天,山雨欲来前。

此时的风就像蓄势待发的猛兽,隐隐透出狩猎前的狂躁,吹得人后背发凉。

赵云习惯性捏掉了烟嘴的爆珠,诸葛亮一向不喜欢烟味,所以赵云换掉了原来抽的那款七星,选了烟味相对较淡的万宝路黑冰。一股浓郁的薄荷味沁入肺腑,加之如此天气不免让人发寒,但赵云是不怕冷的,他解开西装外套袖口处的几颗扣子,随意地扯了扯领带,动作有点急躁,似乎是嫌这身光鲜的装束桎梏了他桀骜的本心。

下电梯后他掐掉了只抽了一半的烟,随手丢进垃圾箱里,走近门口,心里那点不安分情绪因子越渐躁动起来。他在门口站了几秒,然后输入密码开门进去了。

出了玄关正对着的是巨大的落地窗,窗帘很适当地遮住了半面窗户,让人看着很舒服,既不会太突兀也不会太含蓄。赵云推开寝室门,看见里面一个身影,他坐在阳台上望着窗外,侧脸轮廓清晰,几个月没见,他好像瘦了,头发也长了些。

赵云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猎物。

车门给我焊死了谁都不准出去!


赵云在国外待了挺久,回来了自然有许多事情需要交接处理,虽然有助理帮忙但赵云做事向来是要亲力亲为才放心的,所以他最近一直泡在公司里,忙着忙着竟把诸葛亮冷落了。

圣诞节前几天诸葛亮打电话过来问他回不回家,他这才想起原来已经好些天没见到诸葛亮了。可是赵云一想到自己不在的时候诸葛亮跟别人那么亲近就很不开心,虽然他一直说服自己说诸葛亮也没什么好的,但他心里清楚诸葛亮就是无可替代的,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赵云挺敷衍地回答了一句“会回去”,越想越生气,说到底诸葛亮还是没有给个答案,也许他就是喜欢上别人了。赵云觉得挺可笑的,毕竟诸葛亮从来没有说过他喜欢赵云,赵云也从来没说过喜欢诸葛亮,他们又没有在一起过,说直白点不过就是长久一点的炮友而已,诸葛亮喜欢别人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可是赵云就是很不爽,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本以为自己掌握得很好的东西,突然有一天不再属于自己了,总感觉心脏缺了一块,空空的。

最近有个合作伙伴的女儿一直约赵云见面,本来赵云是直接忽略掉这些信息的,可这姑娘就是锲而不舍,赵云觉得怎么着也得正式拒绝人家一下,不然这层关系不好处理。

可他转念一想,诸葛亮都可以跟别人走那么近,为什么自己不可以。于是答应的那位富家小姐的邀请,平安夜的时候跟她出去吃饭。

赵云很会应付女人,他知道说什么会让女孩子们高兴,做什么会让女孩子们开心,以前因为这种事情赵爸爸没少头疼。合作伙伴的女儿年龄比赵云小,看起来跟诸葛亮差不多大,小姑娘挺开朗的也没有大小姐架子,很讨人喜欢。赵云见到她的第一眼,想的却是明明都是差不多大小的人,为什么诸葛亮和她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呢。

赵云能猜透女孩子的心思却猜不透诸葛亮的,这让他有种莫名的失败感。

平安夜街上的行道树都被挂上彩灯,到处都是充满节日气息的装饰,走在大街上的多是热恋中的情侣,赵云和这姑娘走在一起,回头率爆高。

小姑娘看了看其他人,很自觉地伸手去挽住了赵云的手臂,动作自然看起来就像真的情侣一样。赵云本来挺反感的,但看到姑娘眼神单纯并无恶意,又不好说什么,干脆没管,一脸冷漠不给反应。

小姑娘一路上都挺开心的,自顾自说了很多话,赵云根本没怎么听进去。她们这个年龄的小女生就是喜欢些浪漫的东西,姑娘拉着赵云去看城中心的巨型圣诞树,说想在那里和赵云拍合照。

赵云想着姑娘这一晚上就只提了这一个要求,也不是什么难事,就没拒绝。姑娘开开心心拉着他去看圣诞树,可能是因为去得比较晚了所以人不多,姑娘在树下摆pose各种自拍,赵云在一边看着觉得女孩子真可怕。

这时突然接到了诸葛亮的电话。

赵云莫名其妙有点心虚。

“你回家吗?”

赵云看着不远处欢腾的小姑娘,摸了摸鼻子说:“有事。”

诸葛亮沉默了一会儿,赵云几乎要缴械投降了,诸葛亮又问:“很忙?”

“嗯。其实也不是特别忙...”赵云觉得这没什么好掩饰的,可他就是没法说出口。

诸葛亮那边又是一阵沉默,沉默得赵云心里发慌。

最后诸葛亮说:“你在哪里?”

赵云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

姑娘从圣诞树下跑过来,拉着赵云的手腕要他过去跟自己拍照,赵云木然地转过身去,看见圣诞树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从未如此慌张。

诸葛亮站在那家赵云喜欢的蛋糕店外,拿着包装好的赵云最喜欢的提拉米苏,正看着赵云这边打电话。他还是没什么表情,虽然围巾遮住了他半张脸但赵云就是知道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这家店生意很好,通常不是提前预订的的根本买不到,赵云以前常常抱怨说吃不到这家店的提拉米苏,诸葛亮那时候也是面无表情,没想到他竟然听进去了。

姑娘很显然还没明白情况,茫然地看着赵云,以为他在和重要的客户打电话。

“既然你这么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赵云看着诸葛亮挂断电话,看着他一个人走远,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里。

他第一次觉得心脏好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圣诞节那天赵云回家了,可是诸葛亮不在。平安夜那晚之后他们之间便越隔越远,诸葛亮似乎在刻意回避赵云,各种理由用完了,最后干脆直接说不想回家。赵云心里堵得慌,可是见了诸葛亮又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是徒增尴尬罢了。

后来赵云查到了和诸葛亮走得很近的那个男人是谁,他是很有名的心理医生,专门替一些抑郁症患者做心理治疗。赵云向他问起诸葛亮,他却说不能透露患者信息,但他说,那位患者和他谈起过自己的一位朋友。男人说,患者是个不爱笑的人,只有说起他这位朋友的时候,才露出笑容,想来他的朋友应该是很好的人,只是他这位朋友还没有意识到一些事情罢了。

赵云最后没有听完那个医生的话,他急匆匆冲回家里,却看到诸葛亮在收拾行李。

“我要去国外念书。”他这样说,依旧是那个处变不惊看破红尘的眼神。

赵云握住诸葛亮的手腕,把他按在墙上急促地亲吻他,诸葛亮没有反抗,诸葛亮不会反抗,等赵云冷静下来了,他看着赵云,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话。

“你哪里都不准去!”赵云把诸葛亮的行李箱踹到一边,红着眼眶看诸葛亮,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当年他与父亲决裂的时候都未曾有丝毫胆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无所有,他还有诸葛亮。那时候还真是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觉得整个世界都抵不过那一个人的美好。

人总是被偏爱就有恃无恐,可能是习惯了挥霍诸葛亮对自己的包容和忍让,走了这么久这么久,突然有一天赵云回头看,却已经忘了自己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出发了,却发现总是默默跟在身边的人不见了。

诸葛亮平静地看着他,可是赵云分明从他眼睛里看到了失望与落寞。

“你放过我吧。赵云。”

诸葛亮走的那天,赵云没来送他,倒是赵爸爸和赵妈妈来了,毕竟这么多年的情分还是在的,他们也确实喜欢诸葛亮,若不是因为赵云任性,也不会闹到如此地步。

诸葛亮拖着行李箱,过了安检,一步一步走出机场大厅,他回头看过一次,可是他想见的人没有来。

诸葛亮本该松口气的,他终于可以做些想做的事情来弥补自己肆意挥霍的青春了。可是他真的高兴不起来。

理智不愿让感情信马由缰,感情总是让理智遍体鳞伤。

他记得自己孤注一掷的决定,记得自己当时要与全世界为敌的勇气。他知道自己还欠赵云一句“喜欢”,可那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望着机场上蔚蓝色的天空,想想也许以后再也看不到了,觉得有些可惜。

他迈开步子下定决心,这时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赵云。

诸葛亮错愕了好久,最后才慢慢接了电话。

“孔明。”

只是听到赵云的声音,诸葛亮竟然就已经红了眼眶。

“我想过了,你有你想过的生活,我尊重你的决定。

“我爱你。对不起,是我错了。

“我给你一辈子的时间,任你走尽人间万水千山,尝遍世事甘苦冷暖。

“等你爱过所有你想爱的,恨过所有你想恨的,累了,倦了。

“最后,再回到我身边。”

有些东西扎根在心里久了,便不是一朝一夕能忘得了的。就好像诸葛亮喜欢的薄荷味,就好像赵云喜欢的提拉米苏。

诸葛亮转过身来,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他看见赵云带着光的身影,看见赵云当初那种舍我其谁此生不换的魄力。他逆着人群,不顾一切地向赵云跑过去。

明明是在一月寒冬,诸葛亮却像是拥抱住了四月春风。

Fin.

*心理医生是张良,小姑娘是蔡文姬,亮亮只是有点抑郁而已真的

评论(84)

热度(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