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七月上(ABO)1-5

*本来只是有一点灵感,结果却写了半个月,算是我入圈的初心吧。我觉得写得不好本来不想发出来的,但是我觉得还是要有始有终,结果又放出来了。感谢从开始我写《七月上》就一直关注我到现在的小天使们,笔芯❤️



1.

赵云和诸葛亮三日之后大婚。

这俩人喜结连理是刘备一手牵线促成的,就连婚礼也是刘备亲自策划的。

孙尚香问过刘备,为什么要让军师和将军在一起。刘备说赵云没意见,诸葛亮也不反对,于是就顺理成章地成亲啦。

孙尚香懵了,这算是哪门子的顺理成章?

不过也的确是这样,新来的小军师是个Omega,刘备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态,去问了一下赵云愿不愿意娶军师,没想到赵云还真答应了,说一切随主公安排。刘备又去问诸葛亮,诸葛亮表示只要不妨碍自己研究天书,怎么样都无所谓。

于是刘备就给他俩定了婚期,选了个好日子成亲。

孙尚香提醒过刘备,强扭的瓜不甜,将军和军师这样彼此没有感情,是不会太长久的。

刘备笑而不语,拉着孙尚香走了。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赵云与新来的小军师只有过几面之缘,小军师来的那一天,他是跟去迎接了的。

他印象中的诸葛亮,温文尔雅,惊才风逸,如生烟暖玉,如出岫轻云。可是这个人马上就要嫁给他了,他却一点感觉也没有。

不是不高兴,却也说不上欣喜。

赵云本就不把心思放于儿女私情上,也从未对军师有半点非分之想,不过是恰好你情我愿,所以如此合情合理。

很早之前貂蝉就对赵云说过,她真的想象不出来赵云对别人动情会是什么样子。

其实赵云自己也不知道。他眼里看到的是万里战场,手里拿着的是苍龙银枪。

他生来天骄坦荡,又怎会为情爱束缚。



四月秀葽,五月鸣蜩。

诸葛亮成亲前一日,也在潜心研究天书,一直到深夜三更也未眠。早上庞统来找他的时候,他趴在案几上睡着了。

本来成亲是件大事,怎么还有自己不知道自己哪天要成亲的人呢。庞统扶额。

“起床了阿亮!你马上就要嫁人了,醒醒!”庞统摇晃着诸葛亮的肩膀把他叫醒,还好诸葛亮起床气不大,他揉了揉眼睛,迷茫地看着庞统。

“迎亲的人马上就来了,快去换衣服换衣服,别让赵将军等急了。”庞统推着半睡半醒的诸葛亮去洗漱更衣,诸葛亮成亲他好像比当事人还开心。

诸葛亮突然想起,原来今天自己要嫁人了。他最近一直把心思放在天书的研究上,都快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铜镜里的自己和平日里没什么不一样,只是着了身红色喜服而已。诸葛亮看着镜子出神。

诸葛亮觉得这世间没什么事情是自己预料不到的,无论是天书重现人间,卧龙出山,亦或是嫁人成家他早已明了。

一切都按照他所想的那样进行着,没什么不好。

只是...

“走吧,你今天可不能迟到。”庞统拍了拍诸葛亮的肩膀,提醒他该走了。诸葛亮回过神来,嗯了一声,推门出去了。

孙尚香和小乔早就在等着了,她们俩才不会错过小军师的婚礼。诸葛亮跨出门的时候,她们撒了几把红豆,一粒粒相思豆落在地上,寓意有情人终成眷属。

迎亲的马车队不多,来的都是些熟悉的朋友,没有外人。诸葛亮说过,不想太张扬,所以不是很隆重。

诸葛亮踏上喜轿前,孙尚香突然拉住他的手,有点担心地看着他。

“从今以后,你便是赵将军三书六礼娶过门的人了,你...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想清楚了吗。

小乔笑着说:“香香你一定是小说看多了,若是小军师不喜欢赵将军,又怎么会答应嫁给他呢?”

诸葛亮愣了一下,孙尚香的表情那么认真,认真到他心里竟然有一点莫名的恐惧。

“好啦好啦我说笑的,你快去吧,别耽误了良辰吉时。”孙尚香笑了一下,松开诸葛亮的手,推着他催他上轿。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小军师和赵将军的爱情故事呢,一定很浪漫吧!香香,你给我讲讲好不好?”小乔一脸憧憬,一看就在脑补什么花前月下的画面。

“还说我小说看多了,你不也是?”孙尚香伸手轻轻在小乔额头上点了一下,“快走啦,花轿都走远了!”

孙尚香拉着小乔去追花轿。

她知道这天对于诸葛亮来说是怎样的日子,他一生中只有一次,意味着他要把自己的下半生完完全全地交到赵云手里,把自己这个人完完全全地交给赵云。

这种道理,诸葛亮可能并不明白。

孙尚香望着渐远的车马,心里竟然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六月食郁及薁,七月亨葵及菽。

小军师嫁过来已经有些时日了,赵云除了每天早上和他一起吃饭之外,一天之中基本上没什么时间和他待在一起。赵云有事,诸葛亮也有事,赵云忙,诸葛亮更忙。

就算是在外偶遇,也只是相互点头致意,仅此而已。

其实成亲那天,赵云和诸葛亮就已经说好了,互不干涉,还是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诸葛亮说了,反正大家都是凑合过日子,别太认真了。

赵云也遵守约定,规规矩矩的,没做什么越界的事惹诸葛亮不开心,他和诸葛亮甚至都没有同睡过一张床。

他没有标记诸葛亮,连个临时标记都没有,可是Omega的发情期却是如期而至。

赵云吃早饭的时候没见着诸葛亮,平日里诸葛亮都是很准时的,比赵云还起地早,绝不会给人添麻烦。不过今天赵云已经等了他半个时辰了,早膳都凉了。赵云担心诸葛亮出事,打算去看看他。

他敲门喊诸葛亮,房间里隐隐传来诸葛亮的声音,说没事让他别管了。可是赵云听着诸葛亮的声音不像没事,他推开门,突然怔住了。

房间里弥漫着Omega清香的气味,在赵云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几乎冲他迎面而去,赵云本能地被这信息素给吸引住了。

案几上地板上乱糟糟的散落着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房间里很乱,诸葛亮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把头埋得很低,像只受了惊的小动物。

赵云克制住了自己本能的冲动,跑到诸葛亮身旁,蹲下来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带你去找医生。”

诸葛亮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泪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他伸出手,拉住赵云的袖子,声音带着哭腔,听得人心头直发颤。

“帮帮我...”

赵云不知道诸葛亮的发情期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已经发情多久了,心里不免有点惭愧。

诸葛亮现在不太清醒,他只知道眼前这个Alpha可以让自己不那么难受。他本能地往赵云身上凑,向他求救,求他帮帮自己。

诸葛亮身上的清茶香味,主动地投怀送抱,还有轻轻的喘息声,每一样都在挑战着赵云的理智,赵云攥紧拳头,一直在克制着自己。

诸葛亮软绵绵地趴在赵云身上,Alpha的气息刺激着他,让他无法自控。诸葛亮凑到赵云耳边,像小猫一样轻轻地咬了咬赵云的耳朵,小声地喊:“将军...”

赵云紧绷着的那根弦,“啪”的一下断掉了。



2.

不可描述

最后赵云暂时标记了诸葛亮,小军师累得直接昏睡了过去,赵云把人抱到床上去,让他好好休息,吩咐下人不要让别人来打扰他。

诸葛亮把他自己的手指都咬破了,渗出血来,赵云给他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他看着一屋狼藉,忍不住叹了口气,亲自动手给收拾了一下。诸葛亮睡了很久,赵云坐在床边不知道在想什么,每当他看到诸葛亮那张脸,就莫名地生气,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诸葛亮醒来都已经是第二天了,跟赵云折腾了那么久,现在他浑身都疼。诸葛亮骂赵云真会折磨人,扶着腰从床上起来。

看着屋子里空空的,他突然想起自己那些有关天书的研究资料不会被弄脏丢掉了吧?

诸葛亮愤怒地推门去找赵云,正遇上庞统来找他,庞统看他那副要杀人的样子赶紧拦着他问他怎么了。

“你别拦着我,我今天就要打死赵云!”

庞统愣了一下,敢情这小两口是打情骂俏呢,他忍不住笑了一下,也不拦诸葛亮了。

诸葛亮一把推开赵云的房门,愤怒地喊道:“赵子龙,你给我出来!”

仆人慌慌忙忙地跑过来说:“将军他出去了。”

“去哪了?”

“这,这他没说...”

诸葛亮一脚把凳子踹开,气得半死。

“军师息怒,将军说了要军师好好修养,千万不可动气伤身啊!”

息什么息,迟早要被气死!

仆人想起什么似的,跑到赵云桌上拿了什么东西递给诸葛亮,说道:“将军交待,把这个交到军师手里,他说,军师原来的那份都被弄脏了,他不知道军师还会不会用到,便全部抄了一份还给你。将军说,如果没用,军师丢了便是。”

诸葛亮接过仆人递来的东西,仔细翻看了一下,竟和自己那份一字不差。

这家伙真是...

庞统挑眉:“这得花多少时间啊,阿亮你看赵将军对你多好。”

好个鬼,这是他应该补偿的。

诸葛亮哼了一声,转身出了赵云的房间。庞统跟上他,走了两步忍不住问诸葛亮:“你手怎么了?”

诸葛亮这才注意到自己手指被人包扎过了,他想起是昨天自己咬的,不禁脸上泛红。

庞统大惊:“难道是赵将军咬的,这,这么刺激?”

诸葛亮推着他的肩膀,一脸嫌弃地说:“离我远点,前面那句我就不说了。”

“开个玩笑嘛,别在意...”庞统又凑上来,“哦对了马上就是七夕了,阿亮你有给心爱之人准备礼物吗?”

“七夕?”诸葛亮一向不关注这些的。

“对啊,到时候街上会到处挂满红线和花灯的!可好看了,你记得跟赵将军一起出去看哦。”

诸葛亮好像还不知道七夕是什么样子的。

他知道吗?

诸葛亮猛然回神,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谁理他啊。


3.

七月流火,八月萑苇。七月鸣鵙,八月载绩。

七夕算得上是峡谷里一大盛事,民间很早就开始筹办了,从南塘到北巷,家家挂满花灯,处处牵起红线,热闹极了。

虽然庞统老早就提醒过诸葛亮了,但他还是忙得忘记了,或者说,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刘备告诉他,记得晚上和赵云一起出去赏莲灯。

莲花灯?诸葛亮依稀记得小时候自己放过一次莲花灯,那时候的事情具体的也记不太清了,不过应该就和普通的湖灯一样,放到水里就可以了吧。

诸葛亮边走边思索着。还未到夜晚,已经有小孩子提着花灯在街上走了,红色的鲤鱼灯时明时暗,尤其惹人注目。桥边一群孩子围在一起,那里似乎有人在发鲤鱼灯。

“诸葛先生,你好呀。”那女子抬起头来,向诸葛亮挥了挥手。

“大乔姑娘。”诸葛亮向她点头致意,走了过去,“这些灯是你自己做的吗?”

“嗯,我想看到鲤鱼灯照亮这里的夜晚。”大乔笑了一下,也递了一个鲤鱼灯给诸葛亮,诸葛亮谢过她的好意,婉拒了。

“哦对了,马可说他晚上在城北放烟火,你和赵将军会出来看的吧?”

“不知道,如果他不忙的话,可能会?”

大乔从腰间取下一个红色的锦囊,交给诸葛亮,说:“这个送给你。”

诸葛亮有点疑惑,刚想打开看,就被大乔拦住了。

“现在不行,晚上再打开,等你们晚上看完了烟火,走到这桥上,再打开吧。这个,算是我送你们的新婚礼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诸葛亮还是点头答应了。

诸葛亮帮着大乔发完了所有的鲤鱼灯,小孩子们拿到了灯,开心地跑回家向小伙伴炫耀了。

大乔向诸葛亮笑了笑,说道:“好啦,我要回去了。今天谢谢你了,诸葛先生。”

诸葛亮送大乔乘舟离开,拿着她给的锦囊回到了家里。

赵云也是回家不久,诸葛亮随口问他,晚上出不出去。赵云似乎也正有这个想法,很干脆地答应了。

今年,算是自己第一次过七夕吧。诸葛亮想。

而且,还不是一个人。



七夕夜晚的街头格外热闹,万人空巷,湖边有人在放莲花灯,大多都是夫妻或者恋人,五彩的灯光把湖面映照得十分好看。

有人向树上挂相思符,他们在为身处远方的恋人祈祷,希望他们平安。

猫咪们扑来扑去抓乱树上的红线,最后自己被缠成一个毛绒绒的猫粽子,在地上打滚。

诸葛亮以前不知道原来七夕是这般热闹。

“军师要吃红豆糕吗?”赵云指着路边的小摊问诸葛亮。

诸葛亮看了看,点头说好啊。

刚出炉的红豆糕还热乎着,冒着烟气,闻起来有特别的香气。

赵云买了红豆糕,拿到嘴边吹凉了些,再递给诸葛亮。诸葛亮觉得自己一个人吃好像不太合适,伸手递过去一个问赵云要不要。

赵云没说话,张嘴咬了一口,诸葛亮嫌他吃的这么慢自己手都要举酸了,便在赵云再次张口的时候一下子把剩下的红豆糕全部塞进了他嘴里。

赵云被塞了满嘴红豆糕那一脸震惊的表情,太好玩了,诸葛亮忍不住笑出声来。

赵云皱了皱眉,诸葛亮正笑得正开心的时候,他也趁机塞了一个红豆糕在诸葛亮嘴里。诸葛亮刚才还在笑,现在自己也中招了,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赵云明知故问:“好玩吗。”

诸葛亮不服,说:“好玩!”

赵云似乎笑了一下。

这时有个小姑娘跑得太快撞到了诸葛亮身上,还好赵云反应快,一只手拉住了小姑娘,另一只手搂住了诸葛亮的肩膀,两个人都没事。

小姑娘抬起头来看见诸葛亮,哇了一声,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来了。

“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赵云松开小姑娘,蹲下来看着她,问道:“那我呢?”

小姑娘回头看赵云,又哇了一声,说:“哥哥你也好看!”

赵云听到了小姑娘的回答,摸了摸她的头,朝诸葛亮看过来,表情有些小得意。

诸葛亮心想这人真幼稚。

“大哥哥,你是小哥哥的夫君吗?”小姑娘问赵云。

诸葛亮不明白了。为什么他是大哥哥我是小哥哥?就因为没他高吗?小孩子怎么可以以貌取人呢?

赵云回答:“是啊。”

小姑娘从背后拿出一大把勿忘我,看着赵云说:“那大哥哥要不要买花送给小哥哥?”

诸葛亮也蹲下来,问那小姑娘:“小妹妹,你怎么不问我要不要买花送给他呢?”

小姑娘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又把对赵云说的话复述给诸葛亮听。诸葛亮觉得她太可爱了,立刻掏钱买了几朵花,小姑娘开心地抱了抱诸葛亮。

赵云也拿了放到小姑娘手里,说他把花全买了。小姑娘更开心了,在赵云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地跑回家去了。

这家伙真是...

赵云像是看透了诸葛亮的心思,他站起来,说:“她家里人,应该都在等着她。”

赵云拉着诸葛亮的手,把花全部放在他手里,又说:“这样,她也能早些与家人相聚。”

诸葛亮握着那束勿忘我,突然说:“像我们这样?”

“嗯?”赵云没听清楚。

诸葛亮干咳一声,说:“我说我们走吧,去别处看看。”


4.

马可波罗在城北放烟火,吸引了好多人去看,当然也吸引了治安官狄仁杰和李元芳,他俩负责维护秩序,顺道看下有没有人又往城墙上刻字。

看烟火的人很多,诸葛亮和赵云跟着人潮走就是了。赵云习惯性把人护着,没让人挤到诸葛亮。诸葛亮也知道这种情况容易走散,紧跟着赵云。

马可波罗站在城楼上,朝下面人热情地挥手打招呼,狄仁杰和李元芳在不远处看着他,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得看好马可波罗,谁也拿不准他会不会玩儿嗨了惹出什么乱子来。

马可波罗飞快地射出几发子弹,城楼上那一排烟火瞬间都被点燃了。狄仁杰拉着李元芳走开了一点,伸手捂住了李元芳的耳朵。

烟火齐发,在夜空中瞬间绽放,把天空渲染得绚丽斑斓。烟火的光亮照亮了城下每一个人的脸,赵云扭头去看诸葛亮的时候,也有一片焰火在诸葛亮的眼睛里闪烁。

马可波罗在城楼上旋转跳跃闭着眼,欢呼着,得意地向大家炫耀自己制造的烟花。

人声嘈杂,烟火爆鸣,喧嚣热闹。诸葛亮不喜欢这么吵,他扯了扯赵云的袖子,对他说:“我们还是走吧。”

“什么?太吵了听不清。”

诸葛亮踮起脚凑到赵云耳边大声说:“我们走吧,这里太闹了。”

赵云点头说好,拉着诸葛亮又逆流往回走。

不知是谁家的孩子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在流动的人群摔倒是很危险的事,赵云赶紧从人群中插过去把孩子拉起来,拍去他的衣服上的灰尘,问他有没有事。

诸葛亮感觉自己身边突然空了,他回头去看赵云,却不小心被人挤了一下,挤掉了手里那束勿忘我。诸葛亮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脱身出来,捡起路旁的花束,可是等他再站起来时,已经找不到赵云了。

赵云安抚好了孩子,把他送到他爹娘身边,才发现诸葛亮并没有跟上来。

他逆着人群向后看,人头攒动,但没有诸葛亮。

赵云和诸葛亮都停了下来,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这时看完烟火的人群散开了,开始往回走,诸葛亮顺着人群走,看看能不能找到赵云。

月老庙前有位老人按照老习俗作法祈福,戴面具的人手舞足蹈地摇着铜铃,嘴里还念着什么听不懂的话语。

白胡子老人手握许多红线,说:“赤绳耳。以系夫妻之足,及其生,则潜用相系,虽讎敌之家,贵贱悬隔,天涯从宦, 万里异乡,此绳一系,终不可逭。”

然后他把红线往下一抛,线条立即散乱地搅在一起。

“现在,去寻找你们的姻缘吧。”

许多少女欣喜地走过去,捡起掉落在各地的红线,顺着红线的一端,一点一点地拉扯,跟着红线走,好像这样就能和什么人相遇。

好多人都在拉红线,诸葛亮也学着他们的样子,随手从旁边的月桂树上捡起了红线的一端,试探性地拉了一下,然后顺着红线指引的方向走。

虽然诸葛亮不太信这些,不过也权当打发时间了,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路上还能遇见赵云呢。

诸葛亮现在知道街上挂满红线的意义在哪里了,原来是这样使用的。

诸葛亮一只手拉着,一点也不认真地在街上走。他看到已经有人将红线拉到了尽头,但那一头并没有人。也看到有人拉到一半,便遇见了另一个拉红线的人。

好像也不是很灵嘛。诸葛亮想。要是真这么有用的话,以后都牵红线找对象了。

想到这里,诸葛亮有种想要丢掉红线的冲动。不过他的红线都缠在手上,再重新取下来太麻烦了。

也许赵云已经回家了也说不定。诸葛亮也不管红线了,反正对面不一定有人拉的,直接系着红线往回家的方向走,想着回家剪了就好了。

本来这红线挺长的走起来不碍事,可是诸葛亮走远了就感觉有什么勾住了红线,三步一回首,走着总是不顺畅。

等他走过了朱雀桥,红线那端像是什么东西在扯红线,诸葛亮差点被拉得后退了。

这么用力也不怕红线断了,到时候看你哪儿找姻缘去。诸葛亮心里道。

诸葛亮靠在桥边等红线另一端的人,到时候问他一并把红线要了,也免得走路都不顺畅。

木桥上响起脚步声,诸葛亮回头,看见赵云正往这边走来,手里拉着一根红线。

“是你?”

赵云闻声抬头:“军师?你怎么在这里?”

诸葛亮走上桥去,抬手在赵云眼前晃了晃,给他看自己手上的红线。

赵云看了眼自己手里那团红线,原来红线的另一端,绑在诸葛亮手上。

诸葛亮问他:“你还信这个?”

“我想这样说不定可以找到你。”

诸葛亮笑了:“喂喂,赵将军,这可是找姻缘的方法,我们又不...”

然后他笑不下去了。

“我们什么?”

诸葛亮一圈一圈地把缠着手上的红线取下来,反正现在他都找到赵云了,也不急着回家了。

“我是说这个方法不灵,都是哄小孩子玩的。”

赵云拉着诸葛亮的手,又把红线缠回去,然后再把剩下的红线缠到自己手上,诸葛亮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赵云说:“怕走散。”

他顺手牵起了诸葛亮的手,拉着诸葛亮往回家的方向走。

诸葛亮突然想起什么,伸手去拿腰间佩着的锦囊。

由于他和赵云的是绑在一起的,他突然一动,赵云也被顺势带了过去,赵云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搂住了诸葛亮的腰,诸葛亮猝不及防撞进了赵云的怀里。

赵云沉默片刻说道:“...你先说一声再动手...”

“怎么你形容得好像我们在打架似的。”诸葛亮往后退了几步离赵云远了些。

“大乔姑娘给的,说是在这打开。”诸葛亮摇了摇手里的锦囊,很轻,倒像是空的。

赵云说:“你打开吧。”

诸葛亮轻轻拉开金丝线,从锦囊里发出幽幽蓝光,然后一条半透明的鲤鱼从里面缓缓冒了出来,接着不断有鲤鱼从里面跑出来,在诸葛亮和赵云身边游来游去。

诸葛亮伸出手指碰了碰蓝色的鲤鱼,鲤鱼却径直穿过他的手指,在空气里留下一道水波一样的涟漪。

诸葛亮说:“小把戏。”

朱雀桥上闪着蓝色幽光,赵云和诸葛亮站在一群鲤鱼中央。那些鲤鱼吐着透明的泡泡,就好像真的一样。

诸葛亮伸手乱挥,那些鲤鱼便泛起一片涟漪,在空气中荡漾开来,诸葛亮可能是觉得这样更好看。赵云看了一眼诸葛亮,他整个面庞都泛着淡淡蓝光。

睫毛真长。

诸葛亮回头刚好对上赵云的视线,他一脸疑惑,用眼神问赵云:你我干什么。赵云赶紧转移话题,随口问道:“大乔姑娘这是送了你一个蓝buff?”

诸葛亮忍俊不禁:“你是不是傻?”

赵云看诸葛亮又要取笑自己了,不开心,伸手去捏捏他的脸,说:“别笑。”

“你干嘛啊,疼。”诸葛亮也伸手想去捏赵云的脸,可是由于身高问题,赵云一往后退,诸葛亮就捏不到了。

“你让我别笑你还笑!”诸葛亮生气了,他和赵云另一只手还绑在一起,他用力往这边一拽,赵云就被拽过来了。

诸葛亮趁机揪住赵云的脸,说:“你笑啊。”

“不笑了,你先松手。”

诸葛亮:“你先。”

“......”赵云沉默三秒,“再不松手就亲你了。”

诸葛亮下意识就把手松开了,还往后缩了一下。赵云看着他的反应,把脸扭到一边去不说话了。

诸葛亮也是退开才意识到赵云说了些什么,他不知道原来这家伙也会说出这种话。

这种...让人容易当真的话。

桥下湖上漂着紫色和红色的莲花灯,远远望去像是水面着了火。

诸葛亮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嗯。”

赵云牵着诸葛亮的手,拉着他回家,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诸葛亮觉得有点尴尬,随便找了个话题说。

“你为什么会想到牵红线找我这个办法啊?你就不怕找到别人吗?”

赵云答:“我遇到小婵了,她说这很有效,我只是试一试。”

诸葛亮愣了一下,又说:“不是说,这样可以找到心仪之人吗?”

貂蝉是这样找到你的吗...

赵云停下脚步,没回头,说:“我没有心仪之人。”

诸葛亮的手不自觉攥紧了一点。

他笑了笑尴尬地说:“也对,你是我夫君所以可能用这个办法找到我的几率比较大一点...”

“你叫我什么?“赵云这次回头了。

“啊?夫君啊。”诸葛亮迷茫地看着他,以为是自己叫错了,“怎么了?我,我听夫妻之间好像都是这么叫的...”

“怎么叫的?”

“夫君?相公?官人?”

诸葛亮见赵云没反应,想了想又说:“子,子龙哥哥?”

赵云看见诸葛亮脸上泛着红晕,好像是不好意思了。赵云抬手摸了摸鼻子,说:“随便你,最后那个别叫了。”

诸葛亮咬了下嘴唇。什么意思,就只有貂蝉可以这么叫吗。诸葛亮莫名其妙很不开心。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赵云在前面走,诸葛亮乖乖跟在他身后,回家之后还是照例各自回各自的房间,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诸葛亮解开绳子的时候,隐约闻到了菩提花香,他张望了一下,并没看到哪里有人在用熏香,可是这花香又是哪里来的?

赵云回房便迅速地关上了门,诸葛亮晚安还没说完就被关在了门外,心里来气,也不理赵云了,转身就走。

诸葛亮离开那一刻,赵云再也忍不住了,菩提花香从他身上炸开迅速充斥了整个房间。Alpha很少见有信息素失控的时候。

赵云红着脸,一拳打在墙上。赵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这样。

刚才诸葛亮叫“子龙哥哥”,赵云脑子里只想了一件事,只想把诸葛亮按在床上使劲操。

5.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春日载阳,有鸣仓庚。

王者峡谷四季如春,即使是在叶落归根花枯草黄的秋天,也如春日般阳光和煦星河耿耿。

然而就算是这样赵云还是生病了,出了趟门回来就染上了风寒,虽说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可是总归是需要休息静养的。刘备让他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别操心其他事情,给他放了几天假。

诸葛亮已经好久没和赵云聊过天了,自从那日七夕回来,他就对赵云格外冷漠,赵云不知道原因,孙尚香问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惹小军师生气了。

可是赵云想不通诸葛亮要为什么生气,自己并没有做什么惹他生气的事情啊。

这几日赵云生病,诸葛亮破天荒地亲自来给赵云送饭了,不过他只是看着赵云吃饭不和赵云说话,赵云吃完他又端着碗走,绝不多说一个字多留一秒。

庭院里的桂花开了,很香,只要推开窗户就能闻得到。赵云一大早睡不着,披着个斗篷在庭院里走来走去,昨夜大风,吹得桂花落满地,赵云看着地上那片淡黄色的小花,莫名觉得怪可惜的。

诸葛亮推开门,一眼就看到赵云蹲在地上,低头看着那一地的小桂花,表情十分委屈。

诸葛亮的第一反应是:赵子龙你到底对那棵树做了什么。

然后他看见赵云默默把一地桂花扫到一堆,又默默地把那一堆桂花倒进花圃里,末了还发出一声叹息。

他披着个红色斗篷,颇有种病中美人的感觉。

赵云转过身来,发现诸葛亮正站在房间门口注视着自己,他突然很尴尬,僵硬地微笑说“军师早”。

“赵将军好兴致啊,一大早就葬花。”诸葛亮靠在门框上,调侃赵云道。

赵云不知道怎么解释:“不是,我只是,就是...”

诸葛亮安静地听他说话。

赵云:“......”

赵云最后摇摇头:“算了。”

诸葛亮笑笑不说话,转身往厨房走,去看早饭做好了没。

赵云裹在斗篷里,像个一米九的大粽子,诸葛亮坐在窗边看他走路,茶都要笑喷出来了。

饭桌上异常安静,赵云低头吃饭一言不发,诸葛亮怀疑他还沉浸在葬花的悲伤之中,很难得地主动开口了。

“我这几日要渡河去江东。”

赵云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说:“哦。”

诸葛亮突然觉得这个人好烦啊,真不会聊天。

赵云又说:“去几天?”

诸葛亮想了一下说:“可能三四天的样子吧。”

赵云端起白瓷碗把剩下的一点粥喝掉了,他擦了擦嘴,又说了一个“哦”。

诸葛亮不喜欢他总是回答自己一个字,这么敷衍。

“这里还有点。”诸葛亮伸手用拇指腹蹭了蹭赵云的嘴角,帮他把没擦干净的汤汁擦掉了。

赵云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突然问道:“我和你一起?”

“不用,你病着呢。”诸葛亮拒绝得很果断。

赵云沉默了几秒,又说:“那我去接你。”

诸葛亮看赵云那表情,不像是在和自己商量,倒像是他已经决定好了只是通知自己一声。

“哦。”诸葛亮这次也只回答了一个字。

他看见赵云皱了皱眉,小声道:“学我。”

诸葛亮内心冷笑:你还好意思委屈,你现在知道我什么感受了吧。

诸葛亮出门的时候赵云站在门口送他,诸葛亮看他一脸冷漠的表情,以为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伸手搂了一下赵云的肩膀,给了赵云一个轻轻的拥抱,安慰安慰他多愁善感的少女心。

谁知赵云突然用力地把诸葛亮抱进怀里,诸葛亮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手往哪里放。

他闻到赵云身上清淡的菩提花香,有些苦涩。

“路上小心。”

诸葛亮笑了一下,帮赵云把斗篷系好,说:“那我走了,等你接我。”

赵云目送诸葛亮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赵云突然有点后悔。

他想:刚才应该亲他一下的。




诸葛亮走的第二天,赵云的风寒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让他休息他就要憋疯了。

赵云依旧每天照常作息,只是现在早饭晚饭都是一个人吃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他开始想诸葛亮。

每晚赵云总是要看着对面那间房的灯光熄灭才睡觉的,可是现在他看不到了。赵云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之前几次诸葛亮的发情期都是赵云帮他解决的,赵云一个月就那么几天有机会碰诸葛亮,每次都变着法子搞得诸葛亮下不了床。他们两个一激动就什么都不管了,赵云的房间,诸葛亮的房间,书房甚至厨房,只要诸葛亮不拒绝,赵云几乎要在家里每个地方都把诸葛亮操一遍了。

都说小别胜新婚,那真是实话。赵云想,下次一定要跟诸葛亮做一整天,嗯,就算他哭了也不停的那种。

最近风特别大,家里的花被摧残得特别惨,那一树桂花全掉光了,赵云看着心疼了老半天。

刘备看赵云每天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知道他肯定是在想小军师了,安慰他说小军师很快就会回来了让他别担心。

“没想他。”赵云认真地看着刘备,“今天几号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接军师?”

刘备:“......”

孙尚香走进来,她来给刘备送斗篷,说:“这几天可能有暴雨,你们都注意防寒啊。尤其是你,赵子龙,病刚好别又染上风寒了。”

“我说怎么最近老吹大风,江东那边怕是又有台风吧。”刘备披上孙尚香送来的斗篷,看着这天叹了口气。

“是啊,婉儿说她们那儿白天都暗得跟晚上似的,特别吓人。”孙尚香给刘备系上斗篷,正打算出去找刘禅,身旁一人却先推门出去了。

“哎,赵子龙你干嘛去啊?”孙尚香在后面喊他。

刘备拍了拍孙尚香的肩膀,一脸无奈地告诉她,拦不住的。

没人可以阻止一个男人去见他心爱的人。




诸葛亮在江东这几天门都不敢出,一出门走了还不到两步又被风给吹回去了。要是运气好,遇着顺风了,整个人就像是开了三倍速一样,刹都刹不住。

周瑜最讨厌这种天气,造型都被吹乱了。他每次去见诸葛亮,都要撑两把伞,一把防风,一把护头,然而这样还是不能在这狂风之中拯救他的造型,他觉得自己出一趟门回来都快变成韩信那发型了,还要被诸葛亮嘲笑半天。

那天诸葛亮一个人待在客栈房间里,外面在下大雨,风吹得很猛,把没关紧的窗户都吹开了,诸葛亮打了个冷战,赶紧把窗户关上。

天色很暗,都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了,诸葛亮点燃蜡烛,微弱的灯光把房间照亮,他本想多点几支的,不过这时有人敲门,诸葛亮端起烛台,跑去开门去了。

几乎是门开的一瞬间,蜡烛就被吹灭了,借着闪电那一瞬的光亮,诸葛亮看清了来者的脸。

他像是静止了一般,立在门口一动不动,狂风呼啸大雨滂沱,可是诸葛亮现在只能听见他急促的呼吸声。

“来接你了。”

赵云的发尖滴着水,水珠顺着他的脖子流到胸膛上,诸葛亮把赵云从头到脚仔细地看了个遍,他从未如此认真地看过赵云。

诸葛亮眼里透着藏匿不住的震撼与惊讶,以及从满心茫然中逐渐溢出的笑意。

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遵守约定,而是承诺者对约定的重视程度。

诸葛亮想笑。

当他走近赵云的时候,他原本只是想捧起一簇浪花,赵云却给了他整个海洋;原本只是想亲吻一朵雪花,赵云却给了他银色的世界。

随口之言无意冒犯,换来的是另一个人的心心念念。

“淋雨了?”诸葛亮问他。

“嗯。”赵云点头,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诸葛亮把房门关上,重新点燃蜡烛,房间又亮起来。他坐在一旁,看着赵云用毛巾擦干头发,嘴角止不住往上扬。

“我想等天气好点儿再走的。”诸葛亮倒了杯热水给赵云推过去。

“好。”

“我是在跟你解释,不是在跟你商量。”

赵云看了一眼诸葛亮,闷闷地嗯了一声。

所以诸葛亮觉得和赵云聊天非常艰难,他总是让自己接不上话。

赵云待了有几分钟,又起身要出去,诸葛亮问他要干嘛,赵云说,他去问店家要隔壁那间房。

“喂喂,出门在外还分开住,传出去不太好吧?”诸葛亮倚在门边,环胸看着赵云,似笑非笑。

“军师的意思是?”

这就很烦,诸葛亮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清楚的了,赵云还在疑惑什么,非要让自己把话说直白了才好吗。

“别问了,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赵云反应了一会儿,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最后他呆呆地笑了。

诸葛亮忽然觉得,其实菩提花香并没有那么苦涩。




这算是赵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诸葛亮睡在同一张床上。赵云睡不着,诸葛亮也睡不着。

他们像是刻意隔开了一道距离,谁都没有靠近对方一寸一毫。

诸葛亮想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能不能冷静一点,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

赵云尴尬地翻身背对诸葛亮,说:“你不也是。”

诸葛亮也背对着赵云,只要看不见他的脸,说话就不会那么紧张。

“更过分的你都做过了,还介意这些吗...”诸葛亮小声道,语气里带着些许不开心,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往事。

“是你先的。”

诸葛亮不服气了,又翻过身来戳了戳赵云的背,有点生气,说:“是你自己把持不住的,强行怪我!”

赵云不理他了。

诸葛亮越想越来气,他凑近一点,又说:“喂,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赵云还是不理他。

他轻轻推了下赵云的肩膀,没反应。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赵将军?赵子龙?

“睡这么快...”

诸葛亮自言自语,觉得实在无趣,他伸手戳了下赵云后颈那块突出的脊梁骨,赵云往旁边挪了挪不让他碰了。

“没睡你吱一声啊,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赵云:“吱。”

诸葛亮:“......”

诸葛亮突然就很想把这个人踢下床。

“你说句话。”

赵云又不理他了。

诸葛亮凑过去,几乎要和赵云贴在一起了。

“赵子龙,醒醒,别睡啊。”

赵云好像很不耐烦,又往一边挪了挪离诸葛亮远了些,再挪他就要掉床下去了。

赵云:“别闹。”

诸葛亮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无趣了,他又贴过去,忍住了要把赵云踹下去的冲动,轻声喊:“夫君。”

他感觉赵云的肩膀僵硬了一下。

诸葛亮笑了一下,似乎觉得这样捉弄赵云太好玩了,又喊:“夫君你转过来,你看我。”

“不看!”赵云宁死不屈。

“子龙哥哥,你是不是害羞了?”诸葛亮憋笑,他看到赵云耳根都红了,分明就是不好意思了。

“怎么不说话了,子龙哥哥,被我说中了?”

诸葛亮用膝盖顶了顶赵云的腰,想着如果赵云再不理自己就把他踹下去,结果他还没来得及动手,赵云突然一个转身就把他压在了身下。

“别喊了。”

诸葛亮莫名很气,他推着赵云的胸膛想让他走开,说道:“别人可以喊我为什么不可以?”

赵云的眼睛在黑暗中似乎闪着光,诸葛亮被这双眼睛盯得心里发毛。

“我说错了?貂蝉不是这样叫你的吗?”

诸葛亮别过脸去不看赵云,赵云却凑到他脸边去,问他:“你吃醋了。”

诸葛亮推开他的脸,冷漠地说:“我没有,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赵云握住诸葛亮的手,再次凑过去,捏着诸葛亮的下巴吻了上去。

诸葛亮的身体早就已经熟悉了赵云的信息素,很自觉地配合着赵云,可是诸葛亮的理智不甘心就这样认输。

诸葛亮用力地推开赵云,生气地说:“你讲不讲道理,就知道动手。”

赵云有理了:“你先动手的。”

诸葛亮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赵云又低下头来吻他,Alpha的信息素霸道地包围着诸葛亮,刺激着他的性腺,诸葛亮浑身发软,几下就放弃了抵抗,反而迎合起赵云来。

诸葛亮勾着赵云的脖子,自觉地打开双腿。赵云却突然停了下来,搂着诸葛亮的手都松了一点,诸葛亮茫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怎么了。

赵云问他:“想要?”

诸葛亮都被撩到这种程度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他点点头,又凑上去吻赵云。

赵云却躲开了,他松开诸葛亮,从诸葛亮身上下去,裹起被子继续睡觉。

“你现在不在发情期,过一会儿就好了。”

诸葛亮想骂人,撩了人就跑,赵子龙你可真厉害。

“你欺负人。”

赵云侧身看着他:“你没有?”

“我...”诸葛亮竟然无法反驳。

诸葛亮要被气死了,扯过被子转过身背对赵云,什么话也不想说。

赵云连人带被子一起拉过来,把诸葛亮抱进怀里,收了收信息素让他冷静下来。

诸葛亮觉得特别无奈,为什么每次赵云都能成功地把自己惹生气,就不能正常地盖上棉被纯聊天一次吗。

赵云从背后搂着诸葛亮,诸葛亮觉得他像在哄小孩子。

赵云问他:“生气了?”

“你看我像是特别容易生气的人?”

赵云沉默了几秒钟,诚实地回答说:“像啊。”

“刚才没生气,现在生气了。”

赵云:“那你消气吧。”

“你火气太旺,消不了,离我远点。”

赵云有点委屈,把头埋进诸葛亮的颈窝里,小声说:“不。”

赵云的头发蹭得诸葛亮脖子痒,他转过身把赵云的头掰正。

“能不能好好睡觉了。”

虽然诸葛亮嘴上说着要赵云离自己远一点,可是他在睡梦中还是伸手抱住了赵云。

梦的内容记不清了,他只知道,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特别美好的东西。

真真切切。

评论(11)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