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七月上(ABO)6-10

6.

赵云早上醒来发现身旁空空的,怀里抱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赵云坐起来,头有点疼,可能是昨天淋了雨的缘故。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的缝隙照进进来,一夜大雨,赵云竟然毫无察觉。

他披了斗篷走下床,推开木窗,潮湿缱绻的的冷空气扑面而来,一场暴雨过去,秋意更渐浓。

诸葛亮站在楼下,和旁边挑着担子卖早点的人说话,赵云看他很熟练的样子,倒像是本地人。

赵云伸了个懒腰,倚在窗户边注视着诸葛亮,其实才智绝代的天才,平时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嘛。

诸葛亮买了早餐就回来了,赵云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地撑在桌子上。

“你这样很容易得风寒的!”诸葛亮把早餐放在一旁,走过来关了窗户,“病才刚好,能不能注意点身体。”

赵云笑笑说知道了。

“过来先穿衣服。”赵云乖乖走过去,老实张开双臂,诸葛亮好像有强迫症,把赵云的衣服捋得没有一丝褶皱,围着赵云转了一圈满意了才算完,赵云手都要酸了。

诸葛亮把买来的早饭一一端出来摆好,还挺丰盛的。

“你病还没完全好,吃点清淡的。”诸葛亮推了一碗糖粥到赵云面前,暗红色的核桃红豆和清清白白的粥交汇在一起,很巧妙地构成了八卦太极的图案。

然后诸葛亮递了个勺子过来。

“其它的我不能吃?”

诸葛亮警觉地伸手,两只手环成一个圈儿,把那些好看的小吃护在里面。

“我的!”

像极了护食的小浣熊。

赵云哭笑不得:“过分了啊。”

诸葛亮表情超凶:“又不是你买的。”

赵云要笑死了,原来诸葛亮堂堂一国军师,也有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

“出门在外还分你我不合适吧。”赵云也学诸葛亮的,“连你都是我的,更别说这些了。”

“学得倒挺快啊。”诸葛亮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几乎要把桌子都拉过去了。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军师教我的。”赵云喝了一勺粥。

诸葛亮一脸不屑,拿起梅花糕自顾自吃起来。

“要不要?”赵云舀起一勺粥,给诸葛亮递过去,“你自己...”

诸葛亮刚起身一口咬住勺子,才意识到原来赵云的意思是让他自己来。

场面一度尴尬。赵云和诸葛亮都静止了。

赵云忍着没笑,给了诸葛亮一个眼神让他继续,当自己没说话。诸葛亮吃掉了那一勺糖粥,又坐回位置上,什么话也不想说。

赵云想:诸葛亮在自己面前和在别人面前,是不一样的。




下了几天的雨,这场风暴总算是过去了,诸葛亮觉得最开心的不是晒谷的农民,而是周瑜,他终于不需要撑两把伞出门了。

趁着天气好,诸葛亮说带赵云逛一逛江东地区,他对这里比较熟。

可是经历了一场暴雨,这里处处都是绿肥红瘦,花谢花飞花落地,诸葛亮怕赵云看了难受,一边走一边安慰他说“落红不是无情物”。

赵云觉得好茫然啊,为什么诸葛亮要像人生导师一样给自己灌心灵鸡汤,春风化雨?赵云怀疑诸葛亮是不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凋零的是花,又不是秋天。如果你喜欢,那我们回家把院子里种满花。”

诸葛亮说到“种满花”三个字的时候张开双臂,做出一个拥抱自然的动作,好像他眼前就是家里的庭院一样。

“哎你回句话嘛。”诸葛亮说了半天没人理他,赵云在旁边发呆,他用手肘碰了碰赵云,让他说话。

“哦,好,听你的。”

“那我要种柚子树,还有葡萄!”诸葛亮已经开始计划了,赵云觉得他是要把花圃改成果园。

诸葛亮自言自语地在前面走着,赵云跟在他身后,偶然一瞥看到他腰间挂着一只蓝色的小香包,赵云以前没见过的,应该是这几天才戴上的。

“这是什么?”赵云指了指那个香包,问诸葛亮。

诸葛亮突然不说话了,和赵云对视了几秒,赵云像是知道了什么,迅速伸手把香包抢了过来。诸葛亮果然是要护着香包,不过赵云已经先他一步抢了过来。

诸葛亮想抢回来,奈何赵云把香包举得高高的,他够不着。

“这里面有什么秘密吗?”

“很遗憾地告诉你,没有。”既然已经抢不回来了,诸葛亮干脆放弃了。

“那你慌什么。”赵云放下手,仔细地端详那个香包。

有桂花的香气。

“我说了你不准笑我。”

“不笑。”

诸葛亮一脸怀疑地看着赵云,不过还是告诉了他这个香包的由来。

“我看你好像很喜欢家里的桂花,但是大雨过后肯定就没有了。所以我趁着还没下雨,请小乔姑娘帮忙折了几枝桂花,做了这个香包。”

诸葛亮从赵云手里把香包拿回来,又说:“还没做完,只装了几种香料。我记得你说过你经常失眠,我回去拣几味助眠的中药,再挑些你喜欢的香料。等做完了再给你。”

赵云听着听着愣住了,随即不自觉地笑起来:“你还记得啊。”

“我什么都记得。”

诸葛亮拍了拍赵云的肩膀,示意他走吧。

赵云曾经以为诸葛亮的眼睛里藏着一片海,深不见底,猜不透也看不清。可是现在他看到的,是明明白白的一个人,毫无粉饰,表里如一。

赵云确信现在自己所知道的诸葛亮,还只是真实的万分之一。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去认识更多不一样的诸葛亮。

一辈子长着呢。



次日两人启程回去,周瑜和小乔来送行了。

赵云坐在船上,看着小乔和周瑜手牵手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想,自己和诸葛亮可以像他们一样吗。

诸葛亮早上醒来发现赵云好像有点发烧,本来是打算多留一日等赵云好些再走的,不过赵云说自己没问题不必等到明日再走。诸葛亮拗不过他,就答应了他今天走。

赵云和诸葛亮在船头坐着,两岸山水像倒带一样从他们身边缓慢后移,江天青山最后汇聚在一个奇点。

“冷不冷?”赵云问诸葛亮。

诸葛亮说:“不冷,你浑身发烫呢。”

赵云笑了:“你是在责备我还是在夸我?”

“我怕你死在半路上,我还得给你收尸。”

赵云把诸葛亮搂过来一点,说:“只是低烧而已,没那么严重。”

赵云现在没什么力气,靠在诸葛亮身上,脑洞昏昏沉沉的,看东西看久了眼睛都疼。

“吃过药了?”

“吃了。”

“那你睡会儿吧。”诸葛亮又给赵云搭了件斗篷。

赵云伸手顺势把诸葛亮一起裹在了斗篷里。

“干嘛啊,我热。”诸葛亮不乐意。

“我也热啊。”

“你活该。等把你捂热了出点汗就好了。”诸葛亮把赵云层层包起来,像在裹春卷。

“一起热。”赵云抱着诸葛亮,把他也包进来。

诸葛亮无话可说,由着赵云来。

赵云靠在诸葛亮肩膀上睡着了,他好像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抓着诸葛亮的手不放,诸葛亮手心都被他握出汗来了。

赵云不知道自己在梦里喊了谁的名字,不过那都不重要。

他梦见自己在茫茫沙漠里,而面前就是一片绿洲,诸葛亮站在那片绿洲之上,向他敞开了怀抱。

赵云经常梦到沙漠,可是从没梦见过绿洲。

赵云觉得,漫长人生像是沙漠。

是的。

漫长人生原本像是沙漠,却在诸葛亮的脚下长出了绿洲。



7.

诸葛亮在后院凉亭里下棋,自己跟自己对弈。

家里没人,他闲得无聊。

下了一会儿赵云回来了,诸葛亮之前说想种柚子树,于是赵云就带了树苗回来。

诸葛亮打了个哈欠,用手托着脸,懒洋洋地看着赵云。

“你要干嘛?”

赵云把树苗放在一边,拿着铲子准备挖坑,他回答说:“种树。”

“柚子树?”

“嗯。”赵云把挖起来的土堆到一边,“没买到葡萄藤。”

诸葛亮双手环胸靠在柱子上,看着赵云这一系列熟练的动作莫名想笑。

“需要帮忙吗?”

“那去提一桶水来吧。”

“你还真不客气。”诸葛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没准备走,站在凉亭边看赵云。

赵云握着铲子,一本正经地看向诸葛亮:“不是你问的要不要帮忙吗?”

“我客气客气不行啊。”诸葛亮嘴上嘟囔着,转身去井边打水。

赵云笑了:“一家人客气什么。”

诸葛亮提了水过来,赵云刚好把树苗种下把土埋上,他朝诸葛亮招手示意他过去浇水。

“就知道使唤人。”诸葛亮翻了个白眼,提着水过去,浇了半桶下去。

“浇少了。”赵云扶着树苗,示意诸葛亮再浇一点。

诸葛亮刚把那半桶水放下,赵云又要他浇水,他无语地看着赵云,赵云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诸葛亮和赵云对视了几秒,最终什么也没说,又费力地提起水桶浇了一半水下去。

“多了。”

“......”

诸葛亮蹲在水桶旁边,用怨念的眼神看着赵云,然后伸手舀了些水去洒赵云。

“多了就多了,难道我还能让水倒流回来吗?”

赵云抬手挡了挡诸葛亮泼来的水,虽然脸上没沾上什么水,但袖口和衣襟浸了几点水渍。

“又动手。”赵云小声道。

诸葛亮听赵云这么说,不服气了,又朝他洒了点水。

“我就动手,怎么样。”

一看见赵云皱眉,诸葛亮就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果然,赵云从旁边养金鱼的石缸里舀了一点水,哗的一下全泼诸葛亮身上了。

诸葛亮猝不及防被人洗了把脸,心里一下子就来气了。

“赵子龙你完了!”

诸葛亮随手抓起浇水的葫芦瓢,舀起水就往赵云身上泼,赵云也不傻,诸葛亮泼他他当然要躲。赵云跑,诸葛亮就追,反正不让赵云变成落汤鸡他是不会甘心的。

赵云躲在柱子后面,一探出脑袋诸葛亮的水就泼过来了。

赵云朝诸葛亮喊:“你看你是不是就会动手。”

“那你别还手啊!”诸葛亮又是一瓢水过去,还好赵云躲得快只沾湿了鞋子和裤腿。

打不过还躲不过吗。赵云知道讲道理讲不过诸葛亮,也不费口舌了,趁着诸葛亮没注意溜了,诸葛亮当然不会轻易放过他,追着打。

赵云没发现诸葛亮还挺有毅力的,一般人哪能追这么久,多大仇啊。

赵云跟诸葛亮就围着养睡莲的池子转圈圈跑,诸葛亮顺时针走,赵云就顺时针走,诸葛亮逆时针走,赵云就逆时针走。

“你这么跑有意思吗?”诸葛亮跑累了,弯腰撑着膝盖喘气。

“你要追,我没办法啊。”赵云摊手,他倒是一点也不累。

诸葛亮把葫芦瓢丢到一边,隔着池塘喊赵云:“我不动手,你过来吧。”

“我不。”

“我累了,你自己把桶和瓢放回去。”

赵云看诸葛亮好像真的打算要回去了,这才过去帮诸葛亮拿东西。

赵云走到诸葛亮面前,看他累成那样,准备扶他一下的,谁知诸葛亮抄起葫芦瓢就要泼赵云水。

所幸赵云手快,没等诸葛亮得逞,就已经先他一步打翻了他手里的葫芦瓢,把人拉过来圈在怀里,诸葛亮越是挣扎他就越是不放。

“你松手。”诸葛亮试图摆脱赵云的束缚,但是没有用。

赵云把他搂紧了一点,低头看着他,笑道:“几岁了?这么幼稚。”

诸葛亮红着脸,使劲推开赵云。赵云往后退了几步,眼见就要掉进荷塘里了,诸葛亮心里一慌,赶紧伸手拉住了他。

“小心一点啊。”

看着诸葛亮紧张的表情,赵云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松开了诸葛亮的手。诸葛亮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慌忙去抓他,却只抓到了空气。

“扑通”一声,赵云掉进了荷塘里,塘里的睡莲随着涟漪起伏,就像诸葛亮的心情一样波动着。

他没想让赵云真的变成落汤鸡的。

池水不深没及赵云的脖子,赵云在水下扑腾了几下站起来,露出个脑袋在水面上,脑袋上还顶着一朵白莲花。

本来诸葛亮是挺担心的,但是一见到这画面瞬间就笑了,赵云这个样子太滑稽了,像极了那些个跳舞的姑娘,头上顶着一朵大花。

“好一个濯清涟而不妖,赵子龙,你还真是一朵白莲花啊。”诸葛亮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半蹲在地上,伸手拿掉赵云头上那朵白莲花。

诸葛亮笑起来的时候右脸上有浅浅的酒窝,让人看了有种忍不住想戳一下的冲动。

诸葛亮笑够了,拉赵云出水,他看着赵云浑身湿淋淋的样子又想笑。

“你是笨蛋吗,干嘛要放手。”诸葛亮虽然在笑,语气里更多的却是责备。

诸葛亮伸手帮赵云擦脸上的水,赵云握着他的手,说:“博夫人一笑,值了。”

诸葛亮听了赵云这话脸唰的一下就红了,飞快地把手从赵云手里抽出来,眼睛看向别处,不知所措的样子特别可爱。

赵云笑了:“消气了没?”

“我,我哪有生气!”诸葛亮推着赵云回去,“快去换衣服,别又生病了。”

“好好好你别急,我马上去。”赵云被诸葛亮催促着,甩了甩衣袖回屋换干衣服。

诸葛亮没跟过去,他望着赵云的背影忍不住想笑。

其实这家伙也并不是只会欺负人的嘛。



次日,赵云被诸葛亮拉着去下棋,赵云知道自己不可能赢得了诸葛亮的,但是诸葛亮说一个人玩没意思硬拉着他去,他没办法,只好陪他下棋,自己找虐。

“你干嘛一来就下天元,能不能用点心?”赵云一落子,诸葛亮就不满意了。

“反正早晚也是输。”赵云还理直气壮。

诸葛亮拿羽扇打了他一下,让他不许胡闹认真一点,赵云委屈巴巴的,陪人下棋还挨打,他心里苦。

诸葛亮完全是拿赵云试手,什么稀奇古怪的下法都有,从高中国流到宇宙流,甚至连村正妖刀这么冷门的下棋法都搬出来试了。赵云十分崩溃,下不赢诸葛亮就算了,居然连人家的套路都看不懂,赵云觉得自己以往的围棋白学了。

所幸快到中午的时候庞统来找诸葛亮了,赵云终于可以脱身了,他把庞统往座位上一按,飞快闪人。

庞统一脸懵,看着棋盘半天才开口:“你俩到底下的什么棋?我怎么看不懂你们的套路呢?”

诸葛亮扶额:“别问我。”

中午的时候诸葛亮情庞统留下来一起吃饭,虽然庞统很害怕被闪瞎了眼,但还是欣然接受了诸葛亮的邀请。

出人意料,赵云和诸葛亮在饭桌上并不怎么说话,而且也不给对方夹菜,反而有种要抢菜的架势,庞统表示不懂你们这些花样秀恩爱的。

诸葛亮吃了两口饭觉得胃里一阵翻涌不太舒服,捂着嘴跑出去了。赵云跟着他出去看他有没有事,庞统默默缩角落里不说话。

等诸葛亮回来的时候庞统把座位挪了挪靠近诸葛亮,问他:“赵将军呢?”

“我说不想吃饭,他就去盛汤了。”

“哦。”庞统凑到诸葛亮耳边悄悄说,“我问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有了?”

吓得诸葛亮筷子都掉了。

“怎么可能!”诸葛亮红着脸反驳他。

“怎么不可能,你看你嫁给赵将军也有小半年了吧,怀孕了不是很正常吗。”庞统分析道。

“可是,可是他没有标记我...”诸葛亮越说越没有底气,越说越小声,最后那几个字都快听不见了。

庞统听见了,吓得他的筷子也掉了。

“你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庞统:“......”

庞统:“为什么,谁的问题?”

“都没有问题,只是...”

只是诸葛亮自己并没有这个心理准备,他觉得赵云也一样。

庞统觉得这个问题严重了,哪有成婚这么久了还不标记的道理。

“我问你,你喜欢赵将军吗?”

诸葛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每次一想到,就会匆忙敷衍过去,喜不喜欢赵云,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

这时赵云回来了,端着碗汤,他一进门就看见两双筷子掉在地上,默默地看向诸葛亮,仿佛在用眼神问他,你是不是又跟人家抢菜了。

诸葛亮无辜地看着赵云,庞统表情你俩够了。

“那我去厨房换两双...”赵云放下碗又想出去,被庞统抢先一步拦住了。

“你们聊吧,我去拿。”

于是赵云莫名其妙地坐下了,看诸葛亮发呆的样子,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让他回神。

诸葛亮突然一拍桌子,吓了赵云一跳,差点儿也把筷子掉了。

“怎么了?”

“我忘了告诉士元厨房在哪了,我去找他。”说完起身就走,不给赵云一点反应时间。

赵云好懵啊,一个人坐在饭桌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人就走光了。

怎么突然没人跟赵云抢菜了,他还有点不习惯。


8.

“喝药。”

“你放着我等会儿...”诸葛亮头都不抬一下。

“不行,你肯定又要倒了。”赵云把药推到他面前,“扁鹊说了你胃不好很容易得厌食症,让我必须看着你喝下去。”

诸葛亮白了赵云一眼,端起碗乖乖喝药,喝了两口又放下碗,眉头都要拧在一起了。

“苦。”

“良药苦口。”赵云摸了摸他的头,“你把药喝完,我给你拿些糖来。”

诸葛亮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捏着鼻子咕咚咕咚把药全喝了,喝完了拍着胸口喘气,赵云觉得他喝个药怎么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赵云收拾了碗,到厨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甜的东西,找了一圈儿没找到,最后拿了个罐子回去。

“...这就是你说的糖?”

“冰糖不是糖?”

诸葛亮扶额不想说话。

赵云摇了摇罐子,里面的冰糖块破撞在一起叮叮作响。“那你吃不吃。”

“不吃。”诸葛亮表示决不将就。

赵云打开罐子取出一粒晶莹剔透的冰糖,递到诸葛亮面前,诸葛亮扭过头说不要。

赵云无奈,自己把那粒冰糖吃掉了,然后又回厨房把罐子放好。

诸葛亮一回味那个药味就感觉要吐了,扁鹊也是真行,知道他讨厌吃苦的还开这么苦的药,简直是谋杀。

诸葛亮越想越难受,觉得自己应该听赵云的建议吃点糖的,不该挑三拣四的,到头来难受的还是自己。

诸葛亮站起来,轻手轻脚地开了门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才出去,然后又轻轻关了门,朝厨房走过去。

还好厨房里没人,赵云也不在,诸葛亮松了口气,放心地走进去找糖罐子。

结果赵云把罐子放在橱柜最顶层了,诸葛亮踮起脚都拿不到。

我看你他妈是在为难我小天才。

诸葛亮几次都差一点够到了,他还就不信了,拖了个小凳子来,踩在上面刚好可以够到罐子。

“你在干嘛?”

背后突然传来赵云的声音,诸葛亮一慌脚下踩空,眼见就要摔下去了,赵云一个箭步冲上来接住诸葛亮,可惜糖罐子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陶瓷罐碎成几片,里面的冰糖都滚到了地上,有的直接碎成了渣。

赵云看了一眼破碎的罐子,又看了一眼诸葛亮,忍不住问他:“不是不要吗。”

诸葛亮尴尬极了,谁知道偏偏就让赵云看到了这一幕。

他还被赵云抱在怀里,两只手搂着赵云的肩,诸葛亮一心想着怎么解释,竟然没有立刻推开赵云。

“你管我。”诸葛亮选择回避这个问题。

“你能不能坦率一点,好了,现在糖没了,你想要都没有了。”

诸葛亮又羞又愤,却偏偏还要理直气壮:“谁说没有了,明明还有。”

赵云刚想开口说话,诸葛亮就已经揪着他的衣领把他拽了过去,小舌撬开赵云的牙关,灵活地往里探,把赵云嘴里那颗糖卷入了自己口中。

诸葛亮红着脸放开赵云,既然事已至此,要尴尬大家一起尴尬好了。

“这不是还有一颗吗。”诸葛亮现在才推开赵云,一个人飞快地跑开了。

赵云还保持着那个姿势立在原地,他万万没想到诸葛亮会有如此举动,刚刚那一瞬间他脑子里一片空白,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赵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想的全都是刚才诸葛亮那个吻。

好软啊。

赵云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不应该有这种不正直的想法,可是他没有办法不去回想这件事。

赵云舔了舔嘴角,觉得真苦。

此时的诸葛亮已经跑回房间里了,他关紧门窗把头埋进被子里,刚刚脑子一热不知道怎么的就亲了上去,诸葛亮现在后悔死了。

虽说他并不是第一次和赵云接吻,但这是他在清醒状态下第一次主动去吻赵云,那种感觉和两个人做爱的时候接吻不一样,刚才那个吻更加真实。

诸葛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只是脑子里那么想,就刚好那么做了。

诸葛亮整个人散发着清淡的茶香味,Omega的信息素很快弥漫了整个屋子。诸葛亮控制自己不去想刚才的场景,但是他越是控制着不想,就越是要想起。

其实诸葛亮已经发现了,自己并不讨厌和赵云接吻,或者说,不讨厌和赵云有更进一步的接触。



五月斯螽动股,六月莎鸡振羽,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下个月就是诸葛亮的生辰了,赵云一直记着,但想了很久就是不知道该送诸葛亮什么东西。

刘备说,送礼物这种事情,一定要惊喜,不可以直接去问本人,这样就没意思了。赵云默默记笔记。

说起来也惭愧,他和诸葛亮都成婚这么久了,居然还不知道诸葛亮喜欢些什么。

反正诸葛亮生辰还早,赵云觉得还是应该先把葡萄的事情解决了。

“哎呀子龙哥哥,真是稀客呀。”

貂蝉本来是在店里面浇花的,听到脚步声转头去看,刚好看到赵云走过来。

赵云懵了:“你怎么在这里?”

貂蝉露出一个商业微笑:“我帮小虞看店嘛。你来得正好哦,今天开了好多花呢。”

说着貂蝉从花篮里拿起一个鲜艳的花环,准备往赵云头上戴,赵云赶紧躲开,惊悚地看着貂蝉。

貂蝉解释道:“店里习俗,小虞说要让客人感受到大自然的热情。”

赵云想:你们这样只会把客人吓跑的。

赵云摆摆手示意貂蝉不用了,貂蝉朝赵云指了指花房里看花的客人,吕布一个一米九几大老爷们都乖乖戴着花环呢,貂蝉告诉他,如果他不戴,别的客人会不开心的。

赵云看了吕布一眼,觉得他像是混在花丛里的蜜蜂,还是那种,大红蜂。赵云忍着没笑,很无奈地把脑袋凑过去让貂蝉帮他戴上花环。

貂蝉开开心心地把花环给赵云戴好,带他进去转转。

“我都听香香说了,你是来给小军师买礼物的吧?”貂蝉悄悄跟赵云说话。

赵云连忙否认,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貂蝉扑哧一声笑出来,说:“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赵云闷闷地嗯了一声。

“有葡萄藤吗?”赵云问到正题了。

貂蝉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不过有样东西小军师说不定会喜欢,我带你去看看。”貂蝉招收示意赵云过去,赵云迷茫地跟着她走。

路过吕布的时候赵云又忍不住笑了一下,吕布回头看见他也戴着花环,也忍不住笑了一下,赵云尴尬地别过头去跟紧貂蝉。

貂蝉神神秘秘地告诉赵云:“别吃惊到下巴都掉下来哦。”

她推开门,赵云看清了院子里的东西,花了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心里满满的全是震撼。貂蝉站在一旁有些得意地笑了。

赵云非常果断:“怎么卖?”

“非卖品,这可是小虞亲手给我种的,平时我都不舍得给别人看。”貂蝉也很果断,“不过你也可以自己种啊。”

赵云挠挠脑袋:“时间不够了吧...”

“有我和小虞帮你嘛。”

有虞姬在的话时间上肯定来得及,不过这种东西种在家里的话,很快就会被发现吧。赵云又开始苦恼了。

貂蝉像是看出了他的难处,道:“这样吧,小虞还有块花地,你种在那里,等小军师生辰的时候,我和小虞给你们送过去。”

“这样...太麻烦你们了吧?”

“你想什么呢。我们只提供场地,你得自己来养,这东西是有灵性的,认主,你必须用你对小军师的爱来养育它知道吗。”貂蝉说到“爱”的时候笑了一下,赵云脸上泛红,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那,那好吧...”

貂蝉关上门,回去找种子,边找边说:“小军师可真幸福啊。”

貂蝉把那粒宝贵的种子交到赵云手里,又露出一个商业微笑。

赵云盯着那粒种子出神,他想象着如果诸葛亮看到这份礼物的样子。

光是想象,就已经美好得无法想象。




庞统来诸葛亮家蹭饭。却没看到赵云,他环顾四周没找到人,于是问诸葛亮赵将军人呢。

“他说去买葡萄回家种。”诸葛亮觉得没有人跟自己抢菜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哦。”庞统默默吃饭。

“我下午出去买点香料,你陪我一起去吧。”

庞统不解:“你买香料干什么,做香囊啊?”

“吃你的饭。”诸葛亮不告诉他。

庞统看他这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笑说:“这么贤惠?果然嫁了人就不一样了。”

“那你也赶紧嫁人试试。”

庞统连连摇头说自己还没浪够呢怎么可以嫁人。

诸葛亮没理他了,埋头吃饭,然后乖乖喝药,再吃一颗糖。

诸葛亮没想到赵云会把自己说的话当真,他就是随口一提要种柚子和葡萄,然后赵云真的就去买来种了。

诸葛亮觉得赵云这个人就是什么都容易当真,所以诸葛亮不喜欢跟赵云开玩笑,没意思。

诸葛亮对中药还是有些研究的,他挑了几味安神养心助眠的药,顺路买了罐冰糖,庞统看他这一系列动作,佩服地夸他贤妻良母。

赵云这个人心里有事脸上就藏不住,他得知自己要给他做香包的时候那个表情,诸葛亮现在还记得,其实他那时候就知道了,赵云肯定是喜欢的。

诸葛亮只要一想到赵云,脑子里那些关于赵云的记忆就会通通跑出来,停都停不下来。

诸葛亮嘴角上扬止不住的想笑,庞统表示自己要被闪瞎了。

诸葛亮本来心情是挺好的,可是他无意间看到远处一个身影,觉得熟悉,便不自觉地多看了两眼。

他确定那就是赵云。

就算隔着几条街,诸葛亮也认出来了。

他刚想迈步走过去找赵云,可是他看见赵云面前出现了另一个人。

说貂蝉啊。

貂蝉笑得挺开心的,和赵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赵云背对着诸葛亮,诸葛亮看不见他的表情。

然后貂蝉拿了个花环,想给赵云戴上,可是赵云退了退好像不太愿意。

两个人又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貂蝉是怎么说服赵云的,只见赵云往前走了一步乖乖低下头,貂蝉帮他把花环戴上,笑靥如画,拉着赵云的袖子带他进屋里去了。

好像他们还挺开心的样子。

诸葛亮突然就不想去找赵云了。

总觉得自己才像是外人。

庞统不知道诸葛亮怎么了,他顺着诸葛亮的视线看过去,问道:“你在看什么?想买花啊?”

“没什么。”诸葛亮不自觉地捏紧了手,“走吧。”

“还没买香料呢。”庞统提醒诸葛亮。

诸葛亮眼睛都不眨一下:“不想买了。”

真任性。庞统默默跟上去,觉得诸葛亮气场不太对,一路上都没敢跟他讲话。

庞统陪诸葛亮下了几盘棋就走了,今天诸葛亮不知道怎么回事,下个棋太可怕了,步步紧逼非把人围死才甘心。

其实诸葛亮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就是很不高兴。

当初说凑合过日子的人是自己,现在不高兴的人也是自己。

诸葛亮觉得可笑。

就像是一盘棋,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是自己,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的是自己,然后他发现现在自己已经陷进去了,而且举步维艰进退两难。

他觉得自己的聪明才智是优点,可是他现在栽在了自己手里。

9.

虞姬的花地在城北十里外,毗邻山川江河,清净无人,颇有种人间仙境桃花源的感觉,倒是个好地方。

赵云把种子小心翼翼地埋好,悉心培养,每日必亲自来查看长势。

虞姬和貂蝉时不时过来帮他一下。虞姬告诉他,养花不急于一朝一夕,其本质在于养心养性,花是有灵气的,人对它好,它便与人好,人心所想,便是花之所长。

赵云觉得行家说话,自己有必要记一下笔记。

虞姬的灵力可以让植物更快地吸收天地精华,从而长得更快长得更茁壮。植株正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当它长得比赵云还高的时候,赵云看着它都要笑得合不拢嘴了。

赵云常常没事就来这里,其实他是想带诸葛亮来的,但是现在还不能让诸葛亮看见这份礼物,有点可惜。

赵云随手从花地里摘一朵野花,在那棵植物旁边坐下来,一片一片地数花瓣。

“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

数到最后一瓣,结果是“他喜欢我”,赵云笑了,躺在花地里,那棵植物的枝干已经长出了叶子,正汲取着天地灵气努力生长着,阳光透过碧叶照在赵云脸上,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回避刺眼的阳光。

赵云幻想着自己转过头去,诸葛亮就躺在自己旁边,正对自己笑。

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轻飘飘的落到了自己的脸上,他伸手拿起来,却是小小的紫色花朵。

赵云看着那棵植物的枝干逐渐被浅浅的紫色所覆盖,他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啊,开花了。




早上吃饭的时候诸葛亮不在,赵云想起好像这几天是诸葛亮的发情期来着,诸葛亮没有主动来找他他都快忘了。他刚起身打算去找诸葛亮,熟悉的人影却出现在了他面前。

赵云有点惊讶,跟诸葛亮打了声招呼,坐回位置上。

诸葛亮一切正常,吃饭正常,行动正常,说话也正常,正常得都有点不正常了。

没有一点信息素的味道,也没有发情期的反应。

这只有一种解释:诸葛亮用过抑制剂了。

赵云不太明白,他们俩都互帮互助这么多次了,怎么诸葛亮突然开始用抑制剂了。新套路吗?

赵云忍不住问诸葛亮:“你用抑制剂了?”

诸葛亮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没什么表情。

“哦。”赵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伸筷子去夹菜,刚好诸葛亮也伸筷子了,两个人的目标似乎是同一块胡萝卜。

按道理来说诸葛亮肯定会先下手为强跟自己抢的,赵云已经做好了和诸葛亮抢菜的准备,谁知诸葛亮竟然收回了筷子,换了另一块胡萝卜。

赵云很好奇诸葛亮是不是良心发现了终于不跟自己抢了。

诸葛亮吃完早饭就放下碗起身要走了,赵云也放下碗准备喊诸葛亮去喝药,赵云话还没出口,诸葛亮就已经先说了。

“我知道饭后半个时辰要吃药,我自己去煎药,不麻烦赵将军了。”

赵云一时语塞,坐下来,又想起什么似的想喊着诸葛亮。

诸葛亮又说:“糖在橱柜第三层,我知道。”

赵云:“......”

突然不用伺候诸葛亮了,赵云还觉得挺不习惯的。

赵云一个人坐在饭桌上,饭也吃不下去了,他去厨房找诸葛亮。诸葛亮正准备烧水煎药,看见赵云走进来,并没有停下动作。

“需要我帮忙吗?”

“不劳烦赵将军了,我自己来就好。”诸葛亮头都不抬一下,看都不看赵云一眼。

赵云只好挠挠头坐在一边看着。什么赵将军,听着怎么这么见外呢。

“你怎么了?”赵云觉得诸葛亮好不对劲啊。

“我很好啊。”

可是在赵云看来,这样一点也不好,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好。

“哦对了,我今天下午不回家吃饭了,有...”

“其实你不用告诉我的。”诸葛亮看着赵云,依旧没什么表情,“有你在和没你在都一样。”

赵云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诸葛亮移开视线去看别处,那双眼睛此刻看起来却是那么陌生。

赵云发现自己看不懂这个诸葛亮了。

“我没别的意思,你不要想多了。”诸葛亮又补充一句。

这又是什么意思?

赵云更不懂了。难道那句话除了字面意思以为还有其它意思吗。赵云觉得光是字面意思就已经够他难受了。

诸葛亮还是那个姿势没动,赵云只觉得这间屋子的气氛压抑得很,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想逃。

赵云转身离开,他感觉到诸葛亮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当他转过头去看的时候,诸葛亮低着头连个眼神都不留给他。

赵云心口堵得难受,他走出那间有诸葛亮在的屋子,心里生出莫名的愤怒感,又被冰冷的失落感浇灭。

他没有道理生气,也没有道理委屈。

诸葛亮又没有做错什么。




赵云在花地旁的小亭子里喝酒,虞姬远远地看到他,朝他走过去。

“这么晚了,赵将军为何独自在这里饮酒?”虞姬坐在他对面,拿起酒壶朝空碗里倒了些酒。

赵云看见是虞姬,笑了笑没说话,他觉得虞姬是明知故问。

“有什么不快之事吗?”虞姬端起碗,将里面的酒饮下。

“虞姑娘,你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多情吗?”

虞姬用手指摩挲着崎岖不平的碗口,笑说:“感情这种事,没有一开始就你情我愿的。”

赵云没应声,只是往碗里倒酒。

人心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赵云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哪里来的自信,确定自己可以把诸葛亮握进手里看入眼底,可是他现在觉得自己太可笑了。是诸葛亮的随遇而安顺从迁就让他有了错觉。

就像两个人狭路相逢,赵云要往前走一步,诸葛亮就只能往后退一步,现在诸葛亮不退了,赵云却还要固执地往前走,结局只能是两个人都头破血流。

赵云不想逼诸葛亮。

“将军可是遇上了什么难事?”

赵云闷闷地嗯了一声。

“如果是军事上的,恕虞姬帮不上什么忙。”虞姬看了赵云一眼,“若是感情问题,虞姬不便干涉,只能给将军一些建议。”

“虞姑娘但说无妨。”

“如果将军真的想解决问题,为何不亲自去问问军师,两个人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谈一谈,把心中所想都说出来,相信军师一定可以理解的。”

“他不会想听的。”

“若是将军不说,他又怎么能知道将军心里是怎么想的?”

赵云大笑起来:“他那么聪明,肯定早就看穿一切了。”

“未必。”虞姬又倒了一碗酒,“总要有一个人要先妥协,若是都不退步,僵持久了,是会倦的。将军与其在这里喝闷酒,不如趁夜未深回去,向军师表明心迹。”

赵云端起碗和虞姬碰了碰碗,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虞姑娘,谢谢你。”

赵云向虞姬道别,骑上马往将军府的方向去。虞姬站起来,目送他离开。

花地里的紫藤花开得正盛,夜间凉风一吹,小小的花朵便随风起舞,乘着月光飞。

虞姬笑了。

心花怒放。




赵云酒喝得有点多了,但还算清醒,回到家的时候诸葛亮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他敲了敲门没人应,轻轻推开门才发现没人。

赵云不知道诸葛亮走哪去了,坐在庭院里一边喝酒一边等他回来。

隐隐闻到空气里的茶香,赵云一怔,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信息素是从什么地方飘过来的,只能碰运气去找。

赵云推开门,绕过屏风幕遮,一眼看见了诸葛亮。

他整个人泡在水里,蜷缩成一团。屋里没点灯,蒸腾的水汽让屋子里看起来一片朦胧。几丝月光透过窗户缝隙照在诸葛亮的后颈上,脊梁骨十分突出,白皙的皮肤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看起来格外动人。

诸葛亮似乎没意识到赵云进来了,他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膝盖,低着头只留出一双水灵的眼睛,眼角发红。另一只手伸到自己两腿之间,看样子是想自己解决发情期的问题。

这画面足以让任何一个Alpha失控。

可是现在赵云心里却是说不出的难受,矛盾,还有压抑。

Alpha的信息素几乎在一瞬间爆炸,生生把Omega清甜的信息素压了回去。诸葛亮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忍不住发出细碎的呻吟,他回过头,泪眼朦胧地看着赵云,几乎要哭出来。

难受,还有说不出的心疼。赵云连衣服都顾不上脱,直接走下水,把诸葛亮搂进怀里,他感觉到怀里的人在轻轻颤抖,好像哭了。

“对不起。”赵云把诸葛亮搂得更紧了。

Alpha的信息素混合着酒味,刺激着诸葛亮,却也安抚着诸葛亮。

“别怕,我在。”

既然料定如今会有撕心裂肺的疼痛,当初却仍然要做毫不犹豫的选择。可是就算重来,赵云还是会那样选择,一次一次,义无反顾。

赵云终于不再步步紧逼,他要放彼此一条生路,退让出可以自由往来的空间。

没有甜言蜜语,没有花前月下,他所能给的只是平平淡淡的相濡以沫细水长流。

复杂的情绪都留在心底,说出来的只是云淡风轻。日夜的猜忌磨不过朝夕,谨慎的试探败给了流年。

赵云彻底缴械投降。

他觉得虞姬说得对,感情没有一开始就你情我愿的。

只有固执的一厢情愿。

不过日夜,江河却已尽。



10.


滴滴

赵云酒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猛然惊醒,却发现自己正躺在浴池旁边,衣服还是湿的。

他看了一眼淫乱不堪的现场,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

赵云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本来是想跟诸葛亮坦白自己的感情,怎么变成这样了。

诸葛亮现在肯定生气了,也不知道消气没有,睡了没有。赵云匆匆换了件干净衣服,准备去看一看诸葛亮。

赵云知道自己醉了就没有意识的,要是不小心过分了把诸葛亮弄伤了就不好了。

赵云觉得诸葛亮对自己一定有什么误会,他想把误会解开,还想向诸葛亮表明心迹,他以为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诸葛亮对自己还是有点感情的。

赵云站在诸葛亮房间门前踱来踱去,纠结着该不该敲门,要是诸葛亮睡了吵醒他了怎么办,要是他没睡错过了这个机会怎么办。

不管了。赵云抬手刚想敲门,诸葛亮就开门出来了,他看见赵云先是震惊,然后逐渐恢复平静。

“醒了?”

赵云看见诸葛亮手里抱着衣服,知道他是给自己拿的。他还闻到诸葛亮身上有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内疚的同时还有点开心。

“我之前...没做太过分吧...”

诸葛亮气得笑了:“你说呢?”

赵云默默低下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

其实诸葛亮看到赵云那一刻心里竟然是高兴的,他需要赵云一个解释,也欠赵云一个解释。

他想,反正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挽回了,不如直接把一切都告诉赵云好了,就说,他喜欢上赵云了。

“我...”

“你...”

诸葛亮和赵云同时开口,两个人看到对方开口又都停下了,有点吃惊地看着彼此。

诸葛亮愣了一下,说:“你先说吧。”

“嗯...”赵云不太自在地挠了挠脑袋。

诸葛亮莫名有点紧张,还有点期待,他不知道赵云要说的是什么,但是他希望赵云的想法和自己一样。

“我怕我表达不清楚。”

诸葛亮想笑。

“我不知道我以前做了什么事,是不是让你产生了一些误会。”他没看诸葛亮的眼睛,“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相处,所以我...”

赵云说不下去了,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楚。

“所以你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让我不要想太多。是吗?”倒是诸葛亮帮他补充完了。

赵云点了点头,他觉得诸葛亮能听懂。他怕诸葛亮误会自己和别人的关系。

诸葛亮眨了眨眼睛,看着赵云躲闪的神情,笑了一下。

刚才赵云那一番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泼下来,直接把诸葛亮那点儿渺茫的希望给浇灭了。

对谁都是一样,所以不要自作多情。他觉得赵云想表达这个意思。

诸葛亮嘴角止不住的颤抖,他也分不清楚自己是想笑还是想哭。

诸葛亮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天大的误会,竟然也有傻到以为赵云会对自己有感情的时候。

诸葛亮不说话,赵云有点慌。

赵云说:“我是想说,我喜...”

“你不用说了。”诸葛亮抬起头来看他,眼里藏着一片深沉的海洋,“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赵云的心剧烈地跳动着,紧张极了:“那,那你呢!”

“我从一开始就说了吧。

“你不必把我当作你夫人,我也没有把你当作我夫君,大家都是凑合过日子,别太认真了。

“我可说清楚了,赵子龙,你能明白吗?”

既然赵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诸葛亮只能舍命陪君子。

赵云那一瞬间几乎连呼吸都停止了,他不知道诸葛亮是怎么笑出来的,反正他现在是难受得话都说不出来。

诸葛亮对自己,从来都说不上“喜欢”二字,只有自己一厢情愿地认为他对自己有一点点感情。

什么喜结良缘,什么天作之合,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我要睡了,将军也请早点休息。”

赵云看着诸葛亮的背影,不自觉地喊了他的名字,诸葛亮停下脚步,但没回头。

“还有什么事吗。”

“我...是不是暂时标记你了?”

诸葛亮沉默了很长时间,淡淡地回答说是,便关上了门。

赵云站在门口。

诸葛亮站在门后。

有一道隔阂有形或无形地横在他们中间,越是靠近,就越是受伤。

世间最悲哀的两件事,一是踌躇满志,一是万念俱灰。

到头来终是两败俱伤。





赵云辗转难寐,心脏像是被人挖空了一块儿,疼得要命。

他最终回到了那块花地里,满树紫花随风飘零,赵云靠在树下,伸手接住一朵花,小小的花瓣沾着露水,赵云觉得它一定在流泪。

夜空中没有星星,月亮圆满了,高挂在天空上,看尽人间一切悲欢离合。

赵云提起银枪,三两步上前于树下舞起枪来。枪头横扫之处带起一阵风,紫色花瓣荡漾成一片浪。长枪突出,星驰铁骑,阵势纵横,若舞梨花,如飘瑞雪。

枪尖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银色光痕,枪起处带起漫天落花,枪落时扫过满地残叶。

不披盔戴甲,仍有一往无敌所向披靡的气势。纵千军万马,仍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胆魄。

枪落残风破,风定落花深。

赵云曾经以为自己心中应只能容下这万里疆场,他以为自己就当是那饮马黄河醉酒高歌的浪子。

可是诸葛亮偏偏就这样闯进他心里,让他甘心做那飞向火光的灰蛾,成为烈焰的俘虏。

诸葛亮是一场梦,赵云只是一阵风。

像是一切始料未及的偶然,却又如宿命般必然。

赵云丢开银枪躺在那片花地里,风吹起紫藤树,吹落紫藤花,花瓣落进地里。

那都是心破碎的声音。


评论(4)

热度(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