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一生所爱

*bgm:一生所爱 — 卢冠廷/可念不可说 — 崔子格





*

每年入春,赵氏祖祠后的山上都会开满桃花,绵延数十里,宛如人间仙境。没有人知道那些桃花是哪位仙人种下的,也没人想追根溯源知道答案。

人类总是说,要享受过程,不要在乎结局。

幽居深山的桃花妖本可以无忧无虑不受打扰,谁知糊涂的人类小鬼误打误撞闯入了他的领地。桃花妖看着那小家伙在山林里兜兜转转大半天找不到出路,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破例和他见了面。

桃花妖好心将他带出了深山幽谷,分别前叮嘱他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小男孩眼睛睁得大大的,水灵灵的闪着光芒,他说:“那这就是我们俩的秘密啦!”

桃花妖嘴上答应着,回头却将结界重新封好,他不想再有人类打扰他清闲的生活,即使只是小孩子。

可惜桃花妖没能如愿。

没多久人类小男孩再次进了他的秘境。这次桃花妖谨慎起来了,短时间里两次闯进来,绝不可能是偶然。

问了之后才知道,这小家伙原来是赵家的人,还是直系血脉,怪不得这么轻松就能进来。

现在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在以前,那是人人皆知的事。赵家自古修道,属破阵一脉,赵家人天生就有着破阵的天赋。

所以,小家伙能再进来,绝不是桃花妖的能力出了问题,是他天赋太高。

桃花妖不出去见他,他就一直呼唤桃花妖,可能他误以为桃花妖就是传说中的仙人,总是喊着“神仙哥哥”。

桃花妖嫌他吵,忍无可忍终于现身。小男孩高兴地拉着他说:“我来找你玩儿了。”

“不需要,现在你原路返回出去,以后不要再来了。”桃花妖残忍拒绝了他。

“神仙哥哥,你一个人不孤单吗?”

“我就是喜欢一个人,所以能不能让我清闲一会儿?”

桃花妖气愤离开,小男孩跟上去,桃花妖去哪儿,他就去哪儿,要是桃花妖飞到树上去了,他就在树下坐着,总之就是不走。

“难道你打算一直跟着我吗?”桃花妖无奈扶额。

小男孩靠在树边,仰起头看树上飘下来的桃花瓣。他说:“可是我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我不想听私塾先生讲孔孟儒学,我不想跟家里人一样。

“大家都说要打仗了,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去保家卫国。”

桃花妖心想:你一个小孩子烦恼还挺多,我活了几百年也没想过这么多。

“那你去啊,你现在来烦我算什么?”

“可是我年龄太小了,他们不许我参军。”小男孩闷闷不乐地甩着树枝,地上的花瓣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飘起来,“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啦。”

桃花妖听着小家伙幼稚又天真的烦恼,甚至觉得有些好笑,他坐在树枝上悠闲地晃动双腿,于是满树桃花尽放,风吹动花蕾,像是下起了柔软的雨。

桃花妖说:“你要再不回家,你爹娘该来寻你了,我可不想被他们扰了安宁。”

小男孩站起来拍拍衣裳,望着桃花妖说:“好吧,那我以后再来找你玩。”

他走了几步想起什么似的又扭过头来说:“我们已经见过两次面了,算是朋友了,我得告诉你我的名字,母亲说,要告诉朋友自己的名字。”

小家伙说,他叫赵云。

桃花妖靠着一枝繁花目送小家伙远去,他想,也许是他爹娘希望他如轻云出岫般逍遥自在,也许是告诫他为人应像云一样淡泊,所以才给了他这么一个名字。桃花妖时常会望着天空发呆,他想,云那么自由,一定把天上人间都走了个遍吧。可惜他空有井底的自由,只能碰到最高的花枝。

赵云踏着一地落红离开仙境,却把脚印深深锢在了桃花源里。







后来,人类小家伙便成了这里的常客。他有时会从山上捉些小妖,好奇地捏它们的小尾巴,桃花妖告诉他,这些小妖是会记仇的,以后要来他报仇。赵云问桃花妖:“那你记仇吗?”桃花妖片刻愣神,随机豁然一笑。他说,人的寿命太短,纵然我记住又有什么用。赵云似懂非懂,拉着他的衣角说,没关系,我会记住你的。

桃源像是个没有边界的迷宫,到处都是一模一样的桃花树,一不小心就会迷路,很适合捉迷藏。赵云教会桃花妖弯捉迷藏,他面对大树蒙住眼睛,从一数到一百。可是桃花妖需要费心思去寻找藏身之处吗?他只需轻挥长袖,化作一棵桃树,隐匿在无数的桃花树中,根本没有人会发现他。无奈赵云身为馗道传人,天性太高,误打误撞就把他给找出来了。桃花妖问过赵云是怎么做到的,赵云只说:“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你是不一样的,你是最特别的。”

赵云喜欢读书看报,明明还是小孩子,却总关心国家大事,关心前线的战况,往往看到战地沦陷,则会义愤填膺。桃花妖觉得他像极了刚见世面的小蛟龙,什么都不懂,好的坏的一场大水全淹没。赵云说,他长大了之后要杀敌救国,要好好守护国土守护家乡,还有保护所有人。桃花妖不忍心打击他,于是摸着他的脑袋说期待你凯旋的那一天。赵云笑了,枕在桃花妖腿上睡去,似乎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时光过得飞快,白驹过隙,好像只是一眨眼,就已经过去了好多年。赵云逐渐长大,从小家伙长成了俊朗的少年,他如愿进了军校,接受最好的教育和最严格的训练,每次从学校回家,你都会来桃源一趟,和桃花妖分享学习心得。桃花妖打趣问他说:“遇到合心意的姑娘了吗?”谁知赵云一脸严肃说:“国难之际,哪有时间顾及儿女私情?”桃花妖被他的表情逗笑了,飞落一树桃花,落在赵云的肩头上,手心里。

赵云十八岁生辰那天,古镇上刚好举办灯火,他拉着桃花妖去看烟花。这是几百年来桃花妖第一次踏出桃源,你想反正已经破例够多了,再多一次也无妨。古镇上张灯结彩处处灯火通明,每个人都戴着奇特的面具,有的形似狐狸,有的像猴子。桃花妖化作人形,一身白袍颇有书生气质,赵云给他戴上白色的面具,拉着他的手走进人群。

“人太多,跟紧我,别走丢了。”他说。

桃花妖心想:明明我比你大了几百岁,语气一点都不敬重,以后剪段你的姻缘线。

镇上有穿旗袍的摩登女郎,也有扮相滑稽的民间艺人。桃花妖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难免不习惯,把赵云的手握地紧紧的。桃花妖不喜欢人多喧闹的地方,大家都戴着奇怪的面具,不像是人间,倒有点像是群妖集会了。

桃花妖第一次见识到了人间有这么多新奇的东西,有甜甜的梨膏糖,有精致的大钟表,还有延伸到远方的火车轨道。他就像是飞出樊笼的金丝雀,第一次张开翅膀拥抱了天地的高广。

他曾经想,云是自由的,可以去往世间任何一个角落。但他又想,云是孤独的,没有归属,无处落脚。

万千灯火在桃花妖艳丽汇成一道转瞬即逝的光芒,当他转过头去看赵云时,却发现少年目之所及是他永远也到不了的远方。

灿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成破碎的星光,又落进人间的沧桑。赵云毫不避讳地注视着桃花妖,注视着以前从未在他眼中出现的欢喜与兴奋,他就像是第一次看烟火的幼童,嘴角扬起满足的微笑。

赵云小心翼翼地取下桃花妖的面具,动作轻缓怕破坏了这样美丽的画面。

春风吹起桃花妖柔软的发丝,清秀的眉眼在花火的照耀下似要生出桃花。

赵云说:“你真好看。”

他用面具挡住绚丽的烟火喧闹的人群,低头在桃花妖唇上留下一吻。

温柔又深情的一个吻。

最后桃花妖也闭上眼睛,仿佛隔绝了人世的喧嚣,又回到了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桃花源。

赵云临行前来见了桃花妖一面。桃花妖坐在河岸边,清澈的溪水没及脚踝,他时不时摆动双腿划水玩儿,素白的衣服上被溅了不少水花。赵云小心翼翼地替桃花妖剪去银白色的长发,银丝落进土里生根发芽开成小小的桃花。他说,要用红丝线系着一缕带走作为护身符。

桃花妖的手指轻轻蹭过赵云的眉骨,眼睑,鼻梁,还有嘴唇。他替赵云戴上军帽,整理衣领,把落在赵云身上的桃花瓣都拿下来。

桃花妖说:“我害怕记住你现在的样子。”

赵云笑了:“如果这就是我永远的样子了,那不是很好吗,以后的人记住的将会是现在这个我,而不是以后老到掉牙的我。

“你想啊,要是以后我满身伤痕,老到没有头发没有力气了,而你还是这么好看,你会嫌弃我的。

“如果我回不来了,你就能挂念我一辈子了。你们妖的生命不是很长吗,说不定你能遇到我的下一辈子,或者下下辈子。

“你要对我的下一辈子说,说‘我是你的一生所爱,上辈子是,这辈子也是’。”

桃花妖目送赵云离去,满天的桃花似乎在为他送行,一瓣一瓣将他的脚印覆盖淹没。

桃花妖没有叫他的名字,他一次都没有回头。











桃花妖开始关注人世间的消息,他不再是开在仙境里的桃花,他会因为人间的战争而产生情绪的起伏,他开始在意来寺庙神社里祈福的人类,在意他们挂念家人的诚恳言辞,在意他们祈求和平的强烈愿望。他突然想,如果没有战争了,生活会是什么样,说不定赵云会过上平凡安定的生活,娶妻生子,永远不会踏进桃源半步。

多年以后战火蔓延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桃花妖看得见外来入侵者的恶行,也看得见百姓的凄惨无辜,他看得见那些明哲保身的高官显贵,也看得见挺身而出的不屈灵魂。

他听说赵家少爷回来了,带着兵力来支援了。于是这座古镇时隔多年再一次开了桃花,百姓们都说,这是天降祥瑞,这场仗我们赢定了。

他还听说,赵大将军挟持了地方官的妻儿,逼他交出兵权。于是一夜之间,桃花开始凋零,但镇上多了一位白衣先生,匡扶正义,帮助难民。

地方政/府早就没了实权,坐在那里的不过是个一问三不知的会计,据说以前在菜场帮忙。这里冷清,地方官家门口反而热闹了,赵将军带人把那里围得水泄不通,完全不管周边百姓的揣测和指指点点。

有人传言:关押地方官妻儿的地方每天都会传出凄凉的哭声,肯定是对他们用了刑。

又有人传言:赵云早就跟亲日派勾结了,搞不好这次回来就是为日本人开道的。

还有人传言:咱们这里是要沦陷了。

茶毕,白袍先生甩下瓷杯愤然离去,于是又有人传言:他要找赵大将军单挑去了。

没错,他真的找赵云单挑去了。不过赵云现在这个身份,已经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了。不过他这个身份,也不是一般人能拦得住的。

曾经的少年已经完全长开了,褪去当初多多少少的稚气,浑身透着一种威慑力,下压的军帽遮不住五官的棱角分明,遮不住眼神的锐利。

桃花妖想,这还是当年那个会对自己撒娇的小家伙吗?

也许是时间对他来讲并没有那么有意义,所以他从未见识过一个人在几年里能如此飞速地成长,变成完完全全不同的样子。

而赵云给他的回答是“无可奉告”,然后像对待所有来质问他的人一样,送客。

桃花妖失望至极。

大家纷纷传言:白袍先生单挑失败,被赵将军轰了出来。

可是后来,日本特务营救地方官失败,被当场击毙,真相大白。地方官企图带着防布图投靠日本人,携家逃往租界,然而阴谋被夫人发现,夫人劝说不成反被囚禁,好不容易才带着儿子逃出来请求赵将军庇护,赵云之前之所以不说,是故意给特务看的。

霎时间舆论一边倒,之前声讨赵将军的人成了他的拥护者。

而那位白袍先生却始终没出现过。

桃花妖又羞愤又恼怒,差点掀翻茶桌,吓得给他倒茶的店小二话都不敢说。赵云找到了他,他不见,把赵云关在门外。

“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对不对?”

赵云只能老实回答说是。

“那你也知道我去找你的目的,对不对?”

赵云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桃花妖要被他给气死了。

他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被人戏弄。

赵云说:“你不是不记仇吗?”

桃花妖:“.......”

赵云又说:“我想见你。”

桃花妖妥协了。

赵云还像以前一样,喜欢枕在他腿上跟他谈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他不问赵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也不问战事如何,只是用手抚摸赵云身上的伤疤,那些伤痕大多已经愈合,没有当初那么触目惊心了,赵云扣住桃花妖的手,轻轻摇头不让他再看自己的伤疤了。

桃花妖的银发被编织成结做成护身符,赵云随身携带,装在贴近心脏的口袋里。赵云说,就算他死了,也要把护身符握在手里,他希望埋葬他的地方开出桃花,让桃花把他的死讯带回桃源里。

后来,赵将军宅里的满园桃花开了,赵府上下都在传,太神了,小少爷走了之后好几年都不开花了,还以为枯掉了,谁知道少爷这一回来,又开花了。大家都说,赵将军是天上武曲星下凡,这仗我们赢定了。

赵云在书房看书的时候,桃花妖轻轻一跃从窗户跳进来,环住赵云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试图去看他手里的信件。赵云偏了偏脑袋,耳朵蹭过桃花妖柔软的发丝,他对桃花妖说:“别闹。”

“什么机密,我不能看的?”

赵云将信件收好放到一边,桃花妖看见信封上写着工整的“孙破虏吴夫人”几个大字。赵云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这些了。”

桃花妖微微蹙眉:“我怕你们人间的战火烧到了我的桃源来,不行吗?”

“行行行。你放心,除非我死了,不然烧不过去的。”

桃花妖敲了一下赵云的脑袋:“会不会说话啊。”

赵云举手投降:“好吧,是我说错了。”

桃花妖表示不跟他计较,他说:“你继续,我看着。”

“你这样我怎么继续啊?”赵云无奈一笑。

“喂,你可是打过仗的人,难道还背不起我?”

“你又不食人间烟火,轻得跟朵桃花似的,我背不起你?我要是用力就把你扔天上去了。”赵云感觉自己受到了质疑。

“什么叫‘跟朵桃花似的’,本来就是桃花。”桃花妖纠正他。

“我在想,等打完仗了,我就在桃源旁边盖一间小房子,你可以随时过来,我也可以随时过去,那里来的人不多,你不用怕被人扰了清净。”

桃花妖说:“如果你想的话,现在就可以,我们回桃源去,过这样的生活。”

赵云摇摇头:“你知道的,我不能。”

桃花妖笑了笑:“对啊,我知道的。”

我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是最后被考虑的那个。

云多自由啊,无穷无尽的天空任它畅游,没有什么可以拘束阻挡它,风只不过能让它偏离方向,却无法改变它的最终目标。就像水流最终会汇入大海,桃花最终会归为尘埃。

赵云过不了像他一样安宁的生活,他也不可能接受人间的混乱。

赵云搭上他的手,安慰他说:“再等一等好吗?”

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赵云是他的人间,可他不是赵云的桃源。

几场仗打下来,赵云的肩膀上多了一个伤疤,子弹取出来了,但痕迹是永远抹不掉了,桃花妖朝伤口轻轻地吹了口气,于是赵云笑着告诉他说不疼了。

深夜里赵云靠在窗口饮酒,春天就要过去了,院里的桃花在不可抗力的作用下开始凋谢了,可惜赵云留不住那凋落的桃花,更留不住春天。

桃花妖飘到窗沿上坐下,端起一小杯酒一饮而尽,他责怪赵云为什么要用茶杯喝酒。

赵云说:“敌方很快就要发起最后的进攻了。”

“别说这样沉重的话题,我不想听。”

赵云仰起头喝下半瓶烈酒。他说:“你听过《桃花扇》吗?”

桃花妖没回答他,望着远方的夜空,开口唱道:

“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 ,家家粉影照婵娟。

“青溪尽是辛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

“只怕世事含糊八九件,人情遮盖二三分。

“金粉未消亡,闻得六朝香,满天涯烟草断人肠怕催花信紧,风风雨雨,误了春光。”

赵云将剩下的酒喝完,丢掉瓶子,按着桃花妖的手腕急促地吻他,桃花妖没有拒绝,由着赵云来。赵云似乎格外急躁,像是要将桃花妖拥抱进骨子里一样。

最后桃花妖先松开了赵云的手,他说:“我们还是算了吧。”

借着月光看清楚赵云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赵云过了很久才开口,只说了一个字。

好。

桃花妖以前不明白为什么人类这么多烦恼这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他总嘲笑那些祈祷神明保佑的人,笑他们卑微,笑他们无力。他想现在能理解了,他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嘲笑了那些人。

在许多事情面前,他根本算不了什么,就像报国之心永远大于对个人的欢喜,他是花朵,可赵云要的是根。赵云没有办法用一杯水救两个人。

人类总说,要享受过程,而不是在意结局。

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可望而不可及。

桃花妖坐在赵云身边,在他的手腕上系上红线,说这样可以给他带来好运。

桃花妖问赵云:“她什么时候来?”

赵云也不惊讶,平静地回答道:“七日之后。”

其实桃花妖早就知道的,吴夫人有意要赵云做女婿,不过他没明说而已,不过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而已。

“成亲的时候我能来吗?”

“前提是你得走正门。”

桃花妖笑了,他摇摇头说:“算了,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我知道。”

“桃花要开尽了。”桃花妖揉了揉赵云的头发,就像他第一次见赵云那样,“我要走了。”

他纵身跳进满园的桃花雨里。这一次,目送离别的人是赵云。









桃花妖重新过回他安宁的生活,没事逗逗小妖,或者躲进树里长睡不醒,桃源的日子过得很慢,他不知道人间现在是什么样。或许大家都在庆祝赵云的大婚,也或许已经开始紧张地准备着又一场硬仗了。

直到那日日本人的炮火打进了这座古镇里,他才从无边的黑暗中苏醒,他走出结界看往人间,那里哪有什么婚礼什么灯火通明,到处都是硝烟和尸体,青瓦白墙变做废墟,桃花枝在混乱的战地里燃烧着最后的不屈。

桃花妖想到赵云。

没有援军,没有指挥令。他恨自己为什么没能早点想到,其实国/军早就放弃了这里,吴夫人的信,是最后的挽留和劝告。

桃花妖突然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他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他记得赵云说过,自己要遇见他的下一辈子。可是他扎根在土里,无论如何都追不上赵云。

桃花只有在凋零的时候才能离开枝干拥抱天空,云只有在化作雨水才能回归大地。

它们一生中唯一一次相遇,便是死去。

桃花妖不顾一切去往最后的阵地,那里的军旗还没有倒,虽然破烂不堪沾满血迹,但还没有倒下。

赵云跟着仅剩的十几人一同作战,血汗流进眼睛里,他所看到的一切都被染成残酷的血红色。他伤痕累累,不堪重负,桃花妖找到他的时候他几乎体无完肤。

赵云拨开桃花妖扶着他的手,对桃花妖说:“离开这里。”

“如果你要杀敌,我不会让任何人靠近半步。如果你想走,我们现在就回桃源去。”

血水顺着赵云的脸庞流下来,濡湿了他的军服,他笑了,轻轻在桃花妖的眉心吻了一下,说:“我只需要你保护好自己,然后带着百姓离开这里,我知道你能做到,答应我好不好?”

果然啊,这一次桃花妖也是最后的那个选项。

“可是我只想要你。”桃花妖眼眶发红。

赵云摇摇头,笑得挺无奈的,他拉着桃花妖的手,带他到友军的秘密通道入口,在那里,女人们捂着孩子的耳朵,颤抖着声音告诉他们,不会有事的,你爹会救我们的。

桃花妖能感受到他们的悲伤。那种明知是死路一条却依然奋不顾身的悲伤。

赵云将桃花妖拥入怀里,像是交给了他很重要的任务。

“等会儿我会尽力拖住敌军,你趁这个时间带大家快速离开,途中可能会有些艰难,但是有你在不会出问题的,出口处会有友军接应你们,告诉他们不要支援这里了。

“听我说,不要受伤,不要回头,不要找我,不要哭。

“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好看,你不要记住了,如果以后你偶尔想起我,就想以前的我,好看一点的那个,

“我的桃花要开了,你可以休息休息了,以后该换我来做这片土地的守护灵了吧。

“喂,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这样子我很心疼的,我已经很疼了,别让我更疼了好吗。

“我一辈子就爱过一个人,你说我是不是很亏?那我下辈子要晚点遇到你,这样我就会比这辈子爱得久一点。

“还记得我们以前玩过的捉迷藏吗?现在,该我藏起来了。”









抗战胜利之后,国家重建了这座古镇,修复了大部分的古遗址,但赵氏祖祠破损太严重,已经无法修复,只能立座碑,冷冰冰地讲述赵氏以前的传奇故事。

当地百姓都说,以前一到春天,他们这里就会开遍桃花,可能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几年前阵地失守,这里再也没有开过桃花,无论后人怎么种植培育,这里的桃树再也不开花。

桃源经历了一场大雪,残存的桃花在雪的覆盖下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干枯的树枝不再长出新芽,就像死去的心脏不会再开桃花。

桃花妖把自己封在树里,用漫长的沉睡度过孤独的寒冬。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醒后却不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

“你要对我的下一辈子说,说我是你的一生所爱,上辈子是,这辈子也是。”

他喃喃自语,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脚踝上系着的红线断裂开,化作桃树上新一圈的年轮。

他只记得,他已经经历了七十个春秋的沉睡,这是七十年后的第一个年轮,他在七十年前爱过一个人。






Fin.




评论(6)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