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无问西东 1

*这是个关于剑与剑鞘的故事。
*我想考600分!!!
*龙隐剑=赵云,下一章上线。





1.

老夫子发誓这是他收到的投诉最多的一个月。

可能前八百年收到的投诉加起来都没有这个月收到的多。

“大师大师!南天门来信投诉龙隐!破坏结界七处打伤天兵二十余人,南天门请您给个说法!”

“大师大师!凌霄殿来信投诉龙隐!偷走神器十余件,打翻琼浆玉液百余壶!凌霄殿请您赔偿!”

“大师大师!蟾宫来信投诉龙隐!说他把玉兔的毛给拔光了!月桂仙子要哭晕过去了!”

“大师大师!天灵岛来信...”

堆成山的投诉信都快把老夫子淹没了,而报信的童子还在不断地带来新的投诉信。老夫子一声怒吼从信山里跳了出来,一拳捶在石桌上,余威震起书信,宣纸张张如同梨花白雪,飞到空中又迂回飘落下来,染白了青丝。

而这一切恶果的源头,正是老夫子一个月前打造出的神剑龙隐————赵云。

庄贤者曾预言说,邪秽蓄积已久,待爆发之时天上天下生灵涂炭,到那时,需要有一柄足够强大的神剑来镇住世间邪物。

于是老夫子上天下海,赴汤蹈火,收集锻造神剑所需的仙木灵石,精粹提炼,历时百年,耗费了他无数的心血。

可老夫子万万没想到,能够震慑天下的神剑,竟然就是这么个为非作歹的顽劣少年。

这几天他连棺材本儿都快赔进去了。

而且他根本没有办法找到赵云。

老夫子一副即将含笑九泉的表情,无力地靠在座椅上,看淡世事阿弥陀佛。

“老朋友,是什么让你如此头疼?”

灵蝶闪着绿光,围绕着老夫子飞了三圈,最后轻巧地停在了他的肩膀上,淡淡的绿光逐渐将老夫子笼罩。老夫子睁开眼,自己却已赫然出现在千里外的逍遥仙境中,这里四季如春不分昼夜日月同天,万物皆有灵,众生皆为善。而不远处庄周正坐在一块巉岩上静息修炼,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恍若隔世。

老夫子顺势往草地上那么一躺,道:“你倒是逍遥自在。”

庄周缓缓睁开眼,随着风往老夫子那边轻悄飘去,灵蝶在他身边飞舞,挥动着晶莹的翅膀。

“你相信宿命吗?”

老夫子没回答。

庄周继续说:“凡事有因必有果。”

良久,老者长叹一声,似乎饱含着无奈与怜悯。

庄周望着天空中闪烁的繁星,道:“他来找过我了。”

“他一直都是最明白事理的。”老夫子蹙眉。

“可惜。”










老夫子闭门谢客九九八十一日,和公输班闷在锻造塔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门外的投诉信都堆成护城河了,也没人出来整理。青女王昭君亲自来过一次,想给她的法杖抛个光,被拒门外,程门立雪半天没人理,一气之下一场大雪冻住了这座山,这都没把俩老家伙逼出来。

赵云依旧到处闯祸捣乱,三界对龙隐的抱怨声越来越多,不少人怀疑他不属于正道,心性不正,实在难担此拯救天下苍生的大任,认为他有损神剑的名声。

不过说实话,赵云的实力的确不弱,甚至要在其他神剑之上。相传他与那第四把神剑枭姬孙尚香在东海切磋过一次,那一战惊涛骇浪天翻地覆,要不是有剑鞘刘玄德挡着,肯定会殃及无辜死伤无数。之后有人问起这一战,那脾气火爆的枭姬竟闭口不谈,表情凝重,可见这一战她并未占到优势。

龙隐在妖界的名气更大,甚至还涌现了一批追随者,但都被他打回去了,他独来独往无需累赘,没什么东西是能让他恐惧的,他更喜欢这种无需顾虑的生活。

什么拯救苍生,什么神剑威名。他都不管。

酾酒拭霜刀,弹铗歌大风,三千世界六道轮回,清风走一遭,不染纤尘。

“但总不能就这么放任他不管吧?”墨翟一把夺走姜子牙迟迟不落下的棋子,强迫他加入自己的话题。

姜子牙也不生气:“谁说不管了,你有办法管他吗,你行你上。”

墨翟欲言又止,最后不耐烦地把棋子丢回姜子牙的棋盘里。

姜子牙安慰他道:“两位大师不是已经在想办法了吗。”

“那俩老东西能靠得住吗?这都把自己锁家里好多天了,怕不是要畏罪潜逃了!”墨翟一拍桌子,一脸的不相信。

“猫是不会怕老虎的。既然大师能将龙隐造出来,自然也有办法治他,你就不要太担忧了。”

墨翟似乎觉得这话有道理,沉思片刻便起身要走。

“不行我还是要亲自去看看。”

姜子牙没留客,挥挥衣袖,竹林里的翠竹往两旁倾斜竟让出一条道来。

“哎,顺路叫奕星过来陪我下棋!”













锻造塔外雪都堆了几寸厚了,要不是里边儿火还亮着,墨翟都快以为这里荒废了。

青女的雪不是说散就能散的,除非找只凤凰来吹吹雪,不然没个三年五载的不会消。

今天就是第八十一天出关的日子了。

墨翟在塔外等了几个时辰,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太阳就快落山了,一切似乎太过安静,像是暴风雨的前兆。

墨翟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俩老家伙不会造出了什么比龙隐更恐怖的东西吧?

那还真是天下大乱了。

春分日的最后一道日光顺着锻造塔逐渐流去,被青石板上的白雪反射得刺眼,最后消失在山上第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

出关的日期就快过了,若是再无动静,墨翟只能强行闯入。

天空像是被洇了墨水的丝绸一般,夜色逐渐铺满延伸到远方,阳光透过那些丝绸上小孔隙,便成了繁星。

当北斗七星准时出现在春分之夜的天空时,一股微弱的能量波动从塔上传下来,蔓延到四面八方,不知不觉中那晶莹的白雪竟已有了融化的痕迹。

墨翟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猛然扭头。只见那锻造塔里火光从下到上逐渐熄灭,塔顶那暗淡的光芒此刻居然如此耀眼,盖过星辰万千,与月同辉。

片刻的宁静之后,便是一次强烈的能量冲击,从塔顶上爆发出的能量波及方圆十里,青女的神之雪竟被这股力量强行烧毁了。

但那不是炽热爆裂的能量。

而是一种近乎于无感的冰冷。

冲击波虽然强烈,但并未对山间生灵造成丝毫伤害,反而像是在为它们注入灵力。

那是一种包容万物的能量。

对此墨翟只能想到一个答案———剑鞘。

原来老夫子的对策就是剑鞘!

专门为龙隐打造的剑鞘,能与他强大的力量匹配的剑鞘。

墨翟一阵惊喜,看刚才的波动,剑鞘应该是成了!

不知道俩老家伙怎么样了。墨翟一个箭步冲上塔去,毫不犹豫直奔塔顶,那里刚刚诞生了这世间唯一能压制住龙隐的东西。墨翟得赶去和他们分享这喜悦。

“可以啊你们!”墨翟推门而入,毫不掩饰对两人的赞美之情。

公输班和老夫子却一点也没笑出来,墨翟不知出了什么事。

“怎么了你们?一个个这么严肃干嘛?”

墨翟觉得气氛不太对劲。

“不会是失败了吧?”

可刚刚那股能量,明明就...

公输班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只不过...唉,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墨翟咽了口唾沫,莫名紧张起来。

锻造炉的石门缓缓打开,刚打造好的剑鞘转了转眼珠,慢慢睁开了眼睛。

那双水蓝色的眼睛的确可媲美万千星辰。

啊不对。墨翟使劲摇了摇头清醒过来。

“这...你们...这剑鞘...怎么,怎么...”

墨翟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你们疯了吧!这柄剑鞘,是男身啊!!!”







tbc.








评论(16)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