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无问西东 4

*今天是午夜档,大半夜听着万神纪写的
*本想日更却拖成了周更,沉迷clx无法自拔
*疯狂埋伏笔



4.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是为不祥。

不周山是人间与天庭的通道,平日里有重兵把守,人烟罕至。但仅此一次天庭没有戒律限制,敞开大门欢迎六界来此做客,共赴一场盛会。无论人与妖,魔与神,在这里没有区别,不分轩轾,不打不相识。

难得一见五帝同时出现,他们率领着各自部落里最英勇的战士赴此次会武,都想大放异彩以赢得天下人的崇敬。刑天也带来了魔界的勇士,要与各界一较高低,当然这里面是否含有试验之意便不得而知了。

朱雀台战铃响声清脆,暗红色旗帜随风飘扬,不灭之火点亮整座不周山,会武场上雕刻着神兽青龙与白虎,火莲花开在外圈的地狱火中,成为会武场上一抹亮眼的风光,尽显霸气。

五帝亮相,九天玄女携彩霞而来,五爪金龙破海而出...可以说让在场所有人大饱眼福,但这所有都没有七剑合璧值得期待。

本以为七柄神剑将会同时登场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岂料那龙隐竟在这种时候玩消失,到现在还未出现,老夫子急得团团转,庄周在他旁边念逍遥清心咒都没用。最让老夫子糟心的还是诸葛亮,都这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喝茶!

“您急也没用呀。”诸葛亮吹了吹热茶,然后不慌不忙地饮了一口,“您最了解他了,他说了会来就会来的。”

“小祖宗,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让其他神剑怎么办,等他一个人吗?”老夫子生无可恋。

“那就把七剑合璧放在后面嘛,算是压轴。”诸葛亮的心态倒是好,反正怪罪下来也不会怪到他身上。

老夫子无语,现在看来是只有这么做了,好在其他神剑还算听话,虽然心有不满但也服从安排,口头抱怨几句便罢了。

“我估摸着这家伙是不敢走正门进来,怕被群殴吧。”枭姬一脸不屑地说道。

“臣附议!”李白举起了手,他可是迫不及待想见龙隐了,一听说龙隐要来,老早就等着了,谁知等了半天连个人影都没见着,“等他来了以后,不如我们把他砍成双节棍吧?”

孙尚香点点头:“好主意。”

刘备扶额:“枭姬别跟青莲胡闹,快来个人先把青莲带走,这小子估计又喝高了。”

失去乐子的枭姬大小姐瘪了瘪嘴,垂头丧气地趴在桌上,隔着琥珀珠帘望着朱雀台外的人山人海,平日里富有朝气的两条马尾辫此时也似乎失去了活力,没精打采地耷拉下来。刘备把桌上装小金桔和蜜枣的盘子推到孙尚香面前,揉揉她的脑袋安抚她的小情绪。

孙尚香晃了晃呆毛,小声说道:“要是七星还在就好了...”

刘备赶紧捂住这不懂事的小丫头的嘴,眼神示意她别再说下去了。

“小姑奶奶,你可别让贤者听到了!”

孙尚香一反常态竟也没发火,有些惊恐地眨了眨眼睛算是记住了。

好巧不巧这时庄周掀开帘子进来了,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似乎并没有听到枭姬的话,打趣道:“别让我听到什么?”

刘备和孙尚香对视一眼,孙尚香抢先一步举起双手大喊道:“这里太无聊了,贤者把鲲借我玩玩好不好?”

刘备目瞪口呆。

庄周的确不像其他长老那般严肃无趣,反而是释然一笑,笑道:“好啊,我记得我上次教过枭姬逍遥诀了吧?来,背给我听听,背完就把鲲给你玩。”

孙尚香欲哭无泪,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求饶:“贤者我错了,我再也不打鲲的主意了!”

刘备给庄周倒了杯茶,问道:“贤者可知龙隐何时会露面?大家已经等了这么久,若他不出现,岂不扫兴?”

庄周摇摇头,片刻后回答道:“龙隐会来的。”

刘备面露疑惑:“贤者如此肯定,难道是知道龙隐的行踪?”

庄周没有回答,目光投向远处和弈星下棋的诸葛亮身上,忽然笑了一下。

我只是相信他而已。












赵云又打了个喷嚏。

赵云心中不免疑惑道:到底是有多少人在挂念我啊?

也许孙尚香说得对,确实很多人想找龙隐寻仇,但大部分人都并未见过赵云,所以赵云可以正大光明走正门进来而没有人拦他,甚至还有姑娘隔得远远地羞涩地朝他掷花。

赵云一踏进会场便愣在了原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他最讨厌人多热闹的地方,嘈杂又拥挤,实是令人心烦。赵云的确不走寻常路,天兵天将把守又如何,高墙他照样翻,屋顶他照样上,轻车熟路根本没人察觉。

远远望见一座高耸入云的黑塔,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突兀地伫立在不周山的山顶,看起来阴森肃穆,与山脚的喧闹繁华形成了鲜明对比。朱雀台便夹在闹市与高塔间的山腰上,即便在白日里,那里也闪着耀眼的光芒,格外引人注目。

赵云的轻功了得,提气轻身,只一踏步便如脱弦的箭一般飞快地穿梭在楼阁之间,移动时的气流卷起微风惹得枝上红杏轻颤,娇瓣上晶莹的露珠顺着纹理滴落下来,落在天兵的金甲上折射成斑斓的光,不明所以然的守卫抬起头,只见花枝摇曳鸟飞长空,不见剪刀裁叶扶柳春风。

赵云第一次来,不认得路,碰上什么好玩的新奇的,难免被吸引过去想瞧上几眼。这边的奇珍异兽还没看完,那边传来的琴声又将他吸引过去了,赵云不爱往人群里挤,就坐在那高塔上听那些绿衣女子弹奏。神器伏羲琴出自蓬莱,据说蓬莱的弟子个个琴艺了得,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这琴声悠扬婉转,似乎把赵云带回了那个山间小村,和爷爷坐在大湖边钓鱼,清澈的水里倒映着升起的炊烟,小妮子抱着她的兔子站在村头催着他们回家吃饭。

琴声戛然而止,赵云的回忆也断掉了。当他回过神来张望那群蓬莱弟子时,她们已经不在那里了。赵云跳下去朝四周张望没见着人影,却无意中拾到一枚玉佩,上面雕刻有精美的蓬莱莲花,背面刻着“萍逢”二字,想必定是哪位弟子不小心遗落在这里的。赵云向周围人打听她们的去向,追了过去,万一这玉佩是什么重要的信物,遗失了就不好了。

靠近朱雀台后馆的地方人少多了,这里是名门弟子和贵客休息的地方,有重兵把守,再加上那些客人本身实力也不弱,给人一种肃穆的威压,让人不由自主想躲开。这蓬莱一群姑娘走得还真是快,赵云都追到这儿了才看到人影。

赵云站在房顶上张望,发现一名绿衣女子像是掉队了,没有和其他人在一起,而是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东西。赵云想这玉佩一定是她的了,便跟上去想还给她,奈何这地方到处都有天兵天将,赵云又不好直接下去,今天他可没干坏事,要是被当成贼人了他可冤死了。

好不容易那姑娘走到了一个没什么守卫的地方,谁知她警惕地环顾四周然后便推门进入了房间里,赵云一看,那阁楼前挂着一精致的木牌,上面赫然写着“水正魁隗”,赵云摸了摸脑袋没看明白,不敢贸然进去,只得退出院外等待。赵云依稀记得以前似乎听老家伙说起过魁隗这个名字,似乎是什么很厉害的人物,但又记不清是谁了。

少顷,房门被轻轻推开,绿衣姑娘探出个脑袋谨慎地张望片刻,见没人这才小心翼翼地走出来。赵云怕吓着她,便悄悄跟随在他身后,见着绿衣女子逐渐放松警惕了,赵云才叫住她将那玉佩还给了她。在赵云说起玉佩的时候姑娘面露疑惑,还特意检查了一番,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玉佩丢失了,赵云不禁思考:那她刚刚在找什么呢?

绿衣女子谢过赵云之后便匆匆离去了,看着她逐渐消失的背影,赵云若有所思,思了一会儿没思出了名堂来,干脆不想了。他刚一转身想走,右脚还没迈出半步,眼前猛然出现一个人影,“唰”的一下把赵云都吓着了,还好赵云表情管理得好,只是一闪而过的惊恐,便又恢复平常。

“我靠怎么哪里都有你?”看清来人之后赵云忍不住想骂人。

诸葛亮往后退了一步,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我本来就在这里。”

赵云翻了个白眼不理他了,这家伙神出鬼没的走路连声音都没有,谁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跟着自己了。

“你迟到了,夫子不高兴。”诸葛亮跟着赵云,忽然又从他左边冒出来了。

“我迷路了不行啊,你们都不给张地图我怎么知道在哪里!”

诸葛亮点点头觉得好像有点道理,虽说这地儿已经足够显眼了,但以赵云那方向感,找不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诸葛亮又拿出之前那个奇怪的符印递给赵云,说道:“通行证。”

赵云打开诸葛亮的手,一脸嫌弃地说道:“我没这东西不是照样进来了吗。”

“好吧。”诸葛亮并不强求,反而是取下了自己腰间佩戴的符印,将两块符印都丢弃在了草丛里,“你不要我也不要,公平吧。”

切,幼稚。

赵云轻蔑一笑,就算那符印有什么特殊功能诸葛亮能用它提高自身功力又怎么样,赵云一样能把他打得老夫子都认不出来,谁稀罕他的公平了。

走了两步赵云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你听说过魁隗吗?”似乎是觉得不够详细,赵云又补充道“就是那个水正魁隗。”

“你想知道?”诸葛亮居然还卖起了关子,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起来无辜极了。

“不想!”赵云转身就走。

诸葛亮倒是很有耐心地继续跟上,又问道:“不想知道?”

语气还是那样的欠揍。赵云表示想打人。

赵云想:算了,我忍,一会儿不把你打死我就不叫龙隐!

见赵云是真不想搭理自己了,诸葛亮才回答了赵云的问题。

“你应该听说过他另一个名字的。”

诸葛亮随手摘了片竹叶,用灵力托起那叶上的露珠,露珠飘到赵云眼前,转瞬间散成一片烟雾。

“水神共工。”











tbc.




评论(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