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无问西东 5

*开启主线任务
*开启撩云模式


5.

雄混的号角声响彻整个不周山,那是各个部落召集勇士的信号,诸葛亮坐在房顶上晃悠着双腿,向赵云说明现在进行的是什么环节。

“‘获麟’———是一种特殊的狩猎方式,各个门派部落派出最优秀的勇士,共同奔赴山上,若谁能捕获那唯一一头麒麟,谁便是胜者。“

“麒麟?要是我捕到了我能拿它炖汤吗?”

诸葛亮摇摇头:“好主意,但是你没有参赛资格的,没有人举荐你。”

“切,没意思。”

看着那些所谓的“最优秀的勇士”逐渐聚集在一起,那一个个雍容华贵的样子,像是能上战场的人吗?也不知道这些部落是怎么举荐的,赵云真想一招暴雨梨花把他们砍飞。

其实“获麟”本就不是一个以会武竞技为目的的活动,表面上是说大家举荐人才比试,实际上是给机会让各部落首领或继位者大展身手,说白了就是那些官场人士的切磋,各大门派也都心照不宣,派出的弟子虽然都是最优秀的,但都并不使出全力只是做做样子,他们明白这里不是他们的秀场,不过是当作下一个环节的开场罢了。

赵云显然是还没明白这些人情世故,心底嘲笑着这些人是如何不懂武学。

当轮到高阳部落时,赵云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些,这人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真才实学的,一看就是从小在刀剑堆里长大的,他解下披风,袒露出半边胸膛,依稀可见许多新旧伤痕,他身子绘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或许是部落的特色图腾,一张金弓配合着白虎皮衣领与狼牙腰坠,倒是有些勇士的样子。

诸葛亮告诉赵云,这人是高阳的首领颛顼。

高阳部落的人唱着响亮的战歌为他们的首领加油助威,颛顼从容走上台,微笑着朝他的子民们挥手。正当这时,对面却传出了更高昂的歌声。

原来是水正部落的勇士登场了。

众人疑惑是谁有这么大排场,待那人停下脚步,众人定睛一看,俨然是水正部落的首领共工。

原来他就是共工。赵云一看此人气度不凡,眉目间透出一种无形的霸气,眼神里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他高举巫术之杖,似乎在昭示自己王的地位,百姓们的欢呼声更加响亮了。

赵云挑眉,看来也不是那么无聊嘛。

颛顼倒是不像共工那般咄咄逼人,反倒是对着共工笑了笑,还鞠了一躬以示尊敬和友好,共工微微点头致意,算是回应。虽然颛顼没在意共工的无礼,但高阳部落的人显然心存不满,斥责共工目中无人的傲慢态度。颛顼以目光示意台下的族人,他们立刻噤声。

赵云见此情状觉得这剑拔弩张的气氛有点意思,笑道:“嚯哟这人这么嚣张的吗?”

“为人如此,见怪不怪。”

赵云问:“你很了解他吗?”

诸葛亮答道:“书中所记,老者所叙。此人桀骜不驯,心气高傲,并非善类。”

赵云又笑了,说道:“虽然这人看起来确实不像好人,但你又没有亲眼所见,如何判断那书中所记是真,老者所叙不假?”

“史官不言虚假,需讲究实事求是。老者年岁已高,亲眼见过也并非没有可能。”

赵云还真就和这人抬起杠来了。他说道:“可你就凭几本书几句话,就能对一个人的忠奸善恶下定论吗?那世人都说我穷凶极恶不走正道,你也觉得是?”

诸葛亮沉默了,面无表情的也看不出他是不是被赵云这慷慨之辞惊吓到了。短暂的无言竟赵云令赵云有些失望,以前主动来找他的那些人,要么就是恶人投靠,要么就是所谓正义者为民除害,下场都是竖着进横着出。龙隐这个名字,逐渐成为麻烦和灾难的代名词,赵云早已习惯被人惧惮排斥。可是诸葛亮很特别,他不害怕自己更不排斥自己,赵云不清楚他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赵云不清楚他是什么,时而说与自己本为一体,时而又说想打败自己成为天下第一神剑,是好人亦或邪魔外道?赵云不知道。

赵云轻蔑地笑了一下,说道:“反正大家都这么想。”语罢,赵云扭过头去继续看比赛,留给诸葛亮的依旧是最初那样痞子气且嚣张至极的侧脸。

“我主观性太强,不能判断你是好或坏。”诸葛亮突然回答道,“反正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要是我杀人放火呢?”

“那我就为虎作伥。”

“要是我走邪魔外道呢?”

“我陪你走火入魔。”

“如果我要与天下人为敌呢?”

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难度,诸葛亮为难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你手下留情,最后一个杀我。”

赵云不再有任何疑虑,大笑起来:“你怕死啊?”

“是啊,我怕我先死了,没人护你周全,没人给你挡剑。”

赵云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大哥你认真的吗。”

诸葛亮看着赵云,有那么一刻的错愕,随后轻得无法察觉地叹了口气,小声道:“因为你是我的宿命。”













赵云和诸葛亮绕开守卫,跟着队伍进入山里,近距离地观看了整场比赛。

不得不说真是非常无趣了,赵云甚至都要靠在诸葛亮身上睡着了。没有想象中的厮杀争抢你死我活,大部分队伍遇到其他部落或者门派的队伍,都是绕道而行,只有水正队伍稍微有点竞争意识还能派个人过来打探打探。而赵云期待的颛顼与共工的交锋呢?压根儿就没有,这俩队伍从一开始一个往东一个往西,连面都没见着,最后共工的队伍猎得麒麟凯旋时,颛顼还特地上前道贺了,那场面赵云都没眼看。

几番客套之后各队伍回座,大会授予水正部落“驯麟之师”的称号,奖励了许多珍宝,共工下场时那叫一个得意,神采飞扬高调极了。反观颛顼,虽然输了比赛心中难免遗憾,但也不气馁,反而是笑着安慰族人,要他们从中汲取经验,磨炼自己。

“切,没意思,真不知道老家伙让我来这种地方看什么,浪费时间。”赵云看见老夫子走上台就忍不住想说他几句。

老夫子作为下一个比赛项目的判官,自然是要上场发言的,无非就是讲讲规矩啊,说说奖赏啊,夸夸参赛人员之类的。

“这个比赛叫‘百凤朝凰’。”诸葛亮解说道。

“哈?为什么啊?”

诸葛亮看着赵云,突然邪魅一笑,赵云后背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接着就被诸葛亮一脚踹下去了。

老夫子交代得差不多了,准备收尾下场。

“以上就是全部规则,如有疑问,请举...”

话说到一半,突然从天而降一个什么东西,砸在了老夫子面前,吓得老夫子声音一颤,话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待尘灰散尽,众人定睛一看,这天降之物竟是个活人!

“你你你你...”老夫子看清来人之后吓得花容失色。

惊魂未定之时,天上竟又跳下一人,轻盈地在赵云身上一点,缓缓落地,众人不由得又一次感叹。天兵天将立马围上去。

老夫子心想不妙这俩小兔崽子要干嘛,不会是要砸场子吧!

夹在一群守卫里,诸葛亮举起手大喊:“等等,我有疑问!”

全场寂静一片,老夫子反应过来之后这才询问诸葛亮有何疑问。

“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参赛资格?”

老夫子答道:“正是。”

虽说规则写的是自由参赛,但各门派之争非常激烈,并且势力强大,普通人要想出人头地,实属难上加难。所以大家也都默认了“名门望族子弟参赛”这样的潜规则。

赵云莫名其妙被人踹下十几层高塔不说,完事儿这人还补了一脚,风头倒是让他出尽了,赵云现在只想打人。

“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赵云低声质问诸葛亮,诸葛亮朝他眨了眨眼,也没说想干嘛。

老夫子见大家稍稍平静了些,便接着说下去:“额,那大家要是没有问题,就请参...”

诸葛亮再次举手打断了老夫子的话:“我还有疑问!”

老夫子现在也想打人了,可惜他还得要这张老脸呢。

“规则说胜者三人,可有高低之分?”

“登顶有先后之分,一等者乘彩凤归,二等者乘白鹤归,三等者乘飞鹰归。”

诸葛亮点点头,示意老夫子继续说。

老夫子装模作样咳嗽两声,松了口气,还好诸葛亮没捣乱。

“那么想参赛者,现在就请上台来...”

此时诸葛亮第三次举起了手。

老夫子怒吼:“不准你再问问题了!快,把他给我拖下去!”

“等等!我们是来参赛的!”

赵云懵了,老夫子懵了,台下那些准备上场的人懵了。

“不是说每个人都有资格吗,我跟他参赛,不犯规吧?”

老夫子阵亡。

赵云强忍怒气,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冷静一下,咱们之前不是有个赌约吗,你不记得了?”

赵云猛然记起先前答应诸葛亮挑战的事,只是没想到他居然用这种方式。

自己挖的坑,自己死也要跳下去。

“好,我认了!”

诸葛亮笑了一下,不再说话了。

那些名门仙班的弟子走上台来,规规矩矩的,风头全让诸葛亮和赵云这对不速之客抢光了。

场上的人对他们议论纷纷。

“这谁啊,这么不懂规矩,来找死啊?”

“我看不简单,说不定是什么世外高人呢!”

“看我等会儿不弄死他们!”

“要不要拉拢到咱们的队伍里啊?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楼台上一直无精打采的孙尚香此刻却异常认真,她盯着人群里的赵云,哼了一声,踢了踢李白的板凳,叫醒他,说道:“青莲,做好准备,等会儿某些人要是拿不到第一的话,我们就把他砍成双截棍。”

一炷香时间到,参赛人员准备完毕,即将打开结界,各路人马蠢蠢欲动,抱团的抱团,独行的独行。

赵云走到诸葛亮旁边,说道:“提醒你一句,这些人功力深厚,绝非等闲之辈,你要是怕了,小爷就跟你组个队啊。”

诸葛亮故作惊讶大声说道:“什么?你怕了?要和我组队啊?”

周围人立刻朝赵云看过来,眼神复杂。

赵云捏紧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弄死这小子。

“行,有种。等会儿可别在我揍你之前就被人打死了!”

诸葛亮逗完了人,心情愉悦,笑了笑说道:“你也是,和我交手之前,不准受伤。”

剩下一句他没说出口。

结界打开,大家沿着各自想走的路走上去,赵云看了一眼诸葛亮,见他没动,便负气先上山了。

诸葛亮看着赵云远去的背影,小声地补完了下一句。

“会心疼的。”






tbc.

评论(7)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