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煎熬

*直扳弯
*这是一场长达十年的暗恋
*bgm:浪费——林宥嘉
*就喜欢大半夜发文,略略略

*

赵云是被隔壁关门的声音吵醒的。

头疼欲裂是一夜酗酒的代价,他不愿意起来,伸手在床头柜上胡乱摸索,找到自己的手机,睁开一只眼看了看时间,将近中午了。

三个未接电话都是林素打来的,赵云随手拔了回去,嘟了几声之后对方接起了电话。

"怎么了?"刚睡醒的赵云说话带着性感的烟嗓音,无可救药地释放着他无处安放的男性荷尔蒙。

"如果你看到诸葛亮的话,给知寒打个电话吧,她很着急。"

赵云没挂电话,慵懒地靠在床上,从压扁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找了半天没找着打火机,不耐烦地把烟甩到了一边。

"他怎么了?"赵云挑了挑眉,他只记得昨天自己跟诸葛亮吵了一架,然后发生了什么,记不清了。

"手机关机了,知寒联系不上他。"

赵云嘴角一抽笑了一下,语气里满是不屑:"万一人家手机没电了呢,犯得着这么着急吗?"

"你知道的,知寒很在意诸葛亮。"

又是一声轻笑。

林素一阵沉默,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她说:"我们分手吧。"

"嗯。"赵云答应得快,不问为什么,也不做挽留,是他一贯的风格。

"好好照顾自己。"

赵云愣了一下,如此熟悉的话语让他想起了多年前分离的那天,从那天起,他的世界便褪成了黑白色。

赵云低下头,有点愧疚,说:"对不起。"

林素倒是看得很开,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告诉赵云说没关系。

"你心里有人,我走不进去。我早就知道的。我不怪你。"

"谢谢。"

总是这么短暂,每一通电话,每一场恋爱,每一次清醒。

赵云还记得以前自己不会抽烟,不爱喝酒,早睡早起,作息规律,走路低着头,连和女孩子多说一句话都会脸红。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或许谁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变成当初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赵云心里有人,是啊。改头换面千千万,人海茫茫,唯独认取他,一如初见。

以为用铺天盖地的黑暗包裹自己就看不到白月光,以为背道而驰就再也不会有交集,以为在红尘里翻覆就能刀枪不入。

赵云低着头笑了一下,觉得太嘲讽了。他以前喜欢张洁洁,喜欢赵敏,可现在更能理解苏蓉蓉周芷若。可望不可及,那种感觉就像刺进喉咙里的鱼刺,说话便会出血,连呼吸都是疼痛。

赵云小臂上一阵刺痛,上面留着一排整齐的牙印,咬得用力的地方渗出血丝,有点发紫。

他想起林素说的话,说她很在意诸葛亮。

赵云一脚踢开那个被压扁的烟盒,从沙发上随便捞起一件外套出门了。

去他妈的在意。

不会有人比他更在意了。

姜知寒之所以让林素来找赵云,是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赵云更了解诸葛亮。她和赵云向来不和,她看不惯赵云这种人,赵云也不满她的傲慢任性。赵云明白她一定是没有办法了才来找自己的。

赵云在电梯外给诸葛亮打了个电话,却发现诸葛亮手机关机了,赵云直接挂了电话,有点急躁地按下了电梯下行按钮,电梯上来的速度太慢,中间又时有停留,赵云一刻也等不下去,一拳打在电梯门上,寂静的楼层里回荡着钢板碰撞的声音,他转身跑向了楼梯。

他从通讯录里找到了那个不常联系的人,毫不犹豫给她打了电话,对方也毫不犹豫地接了电话。

"他不在家吗?公司里问过了吗。"

"我去过他家了,没人。公司里的同事说他昨天请过假了。"

赵云蹙眉,问道:"你是他女朋友,他昨天就请了假,你怎么不问他要干什么?"语气似在责备。

姜知寒有点激动,声音听起来像是生气了,带着哭腔:"他也没告诉我啊!他只说了去见你,其他的什么都没告诉我,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去哪也不告诉我,我算什么女朋友!"

赵云听得头疼,不耐烦地说:"行了,找到他了再跟你联系,别着急。"

电话那头传来断断续续抽泣的声音,赵云受不了她这么哭哭啼啼,直接挂了电话,他下楼跑得太快,几次都险些摔倒,但他不减速。

在他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心心念念的人却突然出现在了眼前。

诸葛亮正打算按铃,被突然冲出来的赵云吓了一跳,手还没收回来,愣在原地不敢动了。

赵云喘着气,心脏因为奔跑而剧烈跳动着,他扶着门槛,看得出来他在极力克制自己,手臂上青筋突出,指尖发红几乎要滴血了。

诸葛亮缓缓收回了手,开口说道:"我还以为你要昏睡到中午呢。"

"为什么不接电话?"

诸葛亮被赵云的语气吓到了,说:"托某人的福,手机摔坏了。"

他反应了一会儿,突然有了底气,说话声音都大了不少。"摔我手机的人是你,你凶什么!我没让你赔已经算好的了。"

赵云沉默了一会儿让自己冷静下来,低头看到诸葛亮手里拿着打包的饭菜,松开手转过身去,背对着诸葛亮,问他:"你来干什么?"

诸葛亮顺势进来了,轻轻把门带上。

"怕你饿死呗,看你昨天晚上跟我吵架吵得那么卖力,今天肯定虚脱。"

可是赵云甚至已经忘了那时为什么要和诸葛亮吵架。

或许并没有原因。

就是想吵而已。

赵云哽咽了一下,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算你还有点良心。"把那些不该涌上来的情绪全都压回去,塞进他那颗死了一半的心里。

诸葛亮熟悉赵云家里每一件物品的位置,一进门不由得感叹赵云真是能忍受,家里这么乱都看得下去,东西摆放随便,人也随便。

"手还疼吗?"诸葛亮突然问。

赵云一边拆筷子,一边回答:"还真是你咬的,几年不见长本事了啊,还会咬人了。"

"那是因为你太烦了。"诸葛亮给赵云倒了杯热水,"我一路背着你回来,你一路上都在说话,我就想了办法让你闭嘴。"

"这方法也就你能想得出来。"

诸葛亮对赵云的嘲讽早就免疫了,不痛不痒,他接着说:"你一直在重复一句话。"

"法国必胜吗?"赵云夹起一块排骨放进诸葛亮饭盒里。

"你说,喜欢你。"

赵云愣了一下,默默地收回筷子埋头吃饭。

"我想你肯定是把我当成林素了,所以我打电话给她,让你跟她说话,谁知道你就把我手机摔了,我生气嘛,咬了你一口。"

赵云没回答,继续吃饭。

这时赵云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姜知寒。诸葛亮看见了,一脸复杂。

"忘了告诉她了。"语气有点无奈。

他接了电话,赵云也没什么反应,诸葛亮走到阳台上去打电话了,赵云没有看他一眼。

两个人说了挺久的,赵云吃完饭这才走过去看诸葛亮。他说话一直这么温和,很少生气,也很少有不耐烦的时候,不像赵云,动不动就发脾气,昨天他和赵云吵架,估计是他这几年来唯一一次吵架。

他对谁都特别温柔,无论是无理取闹的姜知寒,还是无理取闹的赵云。

赵云看着诸葛亮的样子,突然心口绞痛,他讨厌诸葛亮这种似在求饶的语气,讨厌他的耐心和温柔,讨厌他这样低下头贬低自己。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不敢触碰小心翼翼保护的宝物,被别人握在手里随意把玩。

他愿意替诸葛亮挡下一切,他只怕这是诸葛亮心甘情愿。

他只怕这是诸葛亮想要的生活,而他是永远无法插足的局外人。

总觉得自己放下了,迅速开始新的恋情,交新的朋友,可是直到再次见到诸葛亮,赵云才发现自己真的无药可救。

他不介意一辈子做个备选项,但奈何诸葛亮根本没把他看在眼里。

喜欢这种东西,憋在心里,久了就要成疾,想起他就会刺痛,听到他的声音就会耳鸣,看见他的样子就会眼眶发红,站在他面前就像如临大敌,寸步难移。



赵云在天台上抽烟,要下雨了,空气都是闷热的,风吹得楼下的树东倒西歪,碗口粗的树干颤颤巍巍地摇摆,好像随时都有折断的危险。

诸葛亮背靠着围栏,望天空中的鸽子成群结队地盘旋飞翔。

"我跟林素分手了。"赵云突然说。

诸葛亮转过头来看他,不太理解。问他:"为什么?"

赵云把烟头掐灭,不太明显地笑了一下,他想说,答案早就告诉你啦。

他想说,喜欢你。

"不合适。"

"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入你的法眼。"诸葛亮这话像是在为林素抱不平,的确,林素很好,对赵云很好,和她在一起很好,可是赵云想要的不是她。

他不想要权衡利弊后所谓的合适,他不过只是对一个人动心而已。

不是他眼光太高,而是他眼里只能容下一个人,别人再好他都看不见了。

他的生命里出现过那个人,从此以后他走的每一步都只是为了更接近那个人而已。可是他怕,害怕冰块在手里越是握紧就越是融化,害怕他的感情对方承受不起。

赵云有什么办法,他情愿被诸葛亮耽误余生,情愿在他身上浪费许多个十年。

"她对你好吗。"

诸葛亮一愣,没料到赵云会突然这么问,无奈地笑了笑说:"好啊。"

赵云没揭穿他,拉着他的手腕带他下楼,淡然地说了句:"走吧,赔你个新手机。"

诸葛亮本想选和之前那个手机一样的款,因为之前那个是姜知寒挑的情侣款,赵云不让,说哪有人每次买手机都买一模一样的。诸葛亮拗不过他,随口一说那就选跟你一样的好了。赵云当真了,真的挑了个跟自己同款的手机。

诸葛亮哭笑不得:"不知道还以为咱俩用情侣机呢。"

"嗯。"

销售员送了诸葛亮一张新卡,问他要不要现在就用,没等诸葛亮说话,赵云先答应了,把诸葛亮旧的手机卡没收了。

"我付钱买的,我说了算。"赵云理直气壮。

"你有脸?你摔我手机,赔一个天经地义。"诸葛亮伸手去抢自己的电话卡,赵云握在手里不给他,他只好气鼓鼓地瞪着赵云。

赵云硬把新手机塞给诸葛亮,一只手搭在诸葛亮肩上,搂着他快步离开,诸葛亮莫名其妙,问赵云要干嘛他也不说。

"出去玩几天吧。"

"我没你那么闲,我还要工作,还要陪知寒。"

赵云低下头,轻声说:"你都陪了她这么多年了还不够吗。你是不是真的想陪她一辈子。"

诸葛亮看了看他,苦笑着说:"谁不想从一而终啊,我希望我承诺她的都能做到。"

可是你承诺我的呢。

路走到一半,为什么要松开我的手,让我不要跟过来呢。

"傻。"

诸葛亮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不太高兴地说:"你才傻。"

"好,我傻。"赵云把手从诸葛亮肩膀上挪开,把诸葛亮的旧手机卡还给他,"你回去吧,要是联系不到你,姜知寒又要打电话来烦我了。"

"那你呢?"

"你觉得我只有你这一个朋友吗,我去看其他人不行啊。"

诸葛亮白了他一眼:"行行行。"

诸葛亮打了个车走了,赵云看着他坐在车里和别人通话,目送他离开自己,他在原地站了好久,望着那个方向,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大雨说来就来,毫无征兆,赵云根本不想躲,他想这大概就是老天爷泼了他一盆冷水,想让他清醒,想让他看清。

雨水顺着头发滴到身上,浸进赵云还没死的那半颗心里,不断发酸。

一路上人来人往,有伞的人跑,没伞的人跑,根本没有人在乎他是不是在等待着什么。

可惜他一颗真心,只打动了自己。

红色的灯刺进他眼里,像是从时间尽头向他靠近,赵云在一瞬间得到了救赎,这满街灯红酒绿,他就只看见了那人身上的光,那么微弱又那么温暖,让他有一种伸手便能抓住的希望。

或者说,错觉。

"你还真是傻啊,这么大的雨不知道躲吗?"诸葛亮不知道从哪儿买的两把伞,估计是他怕下雨,特意给赵云送伞来的,没想到半路上就开始下了。

诸葛亮把赵云往伞下拉,可是赵云浑身湿透了也不在乎多淋点雨,他双手冰冷,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诸葛亮,眼眶发红。

"对不起啊,我说谎了。"赵云就像个被人抛下的孩子,让人看着可怜又心疼,"其实我就你一个朋友。"

一滴滚烫的泪水融进冰冷的雨水里,赵云不想哭的,可是他一说话,眼睛就控制不住地酸痛,连眼前这个人的样子都看不清了。

诸葛亮前一秒还在数落赵云,现在却被赵云这样子吓到了,不知所措地伸出手替他擦掉雨水,动作小心翼翼,似乎是害怕自己行为不恰当伤了赵云半分。

赵云想抱抱诸葛亮,可是他的手指僵硬动不了。

就像小时候考了59分比考了0分更难过。

因为真的就差一点。


最近诸葛亮频繁联系赵云,估计是赵云前几天说的话把他吓到了,他怕赵云难受,时不时约他出来聚聚。

突然间一天没有接到诸葛亮的电话,赵云有点不习惯,他给诸葛亮打了个电话,拨的是那个新号。

隔了好一会儿诸葛亮才接起来,他那边似乎挺闹的,声音嘈杂。

"你在哪?"

诸葛亮沉默了一阵,然后说:"我和知寒在一起。"

"你在哪?"赵云又问了一遍。

听得出来他似乎离开了那个嘈杂的地方,他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

"陪知寒和她朋友一起玩,她们在唱歌呢。"

赵云问得直白:"我可以过来吗?"

诸葛亮头疼,揉了揉太阳穴说:"你不是喜欢见陌生人吗?"

"那我给姜知寒打电话。"

"......"诸葛亮又沉默了。

"算我怕了你了,你过来吧。"

诸葛亮给赵云发了地址,他很快就到了,姜知寒显然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赵云一推开门就看见她那不太高兴的表情。

估计是诸葛亮告诉她自己要来,她生气了吧。

姜知寒的朋友们似乎对赵云很感兴趣,都往他这边看,问姜知寒这帅哥是谁,姜知寒直言不知道。

诸葛亮挺无奈地笑了一下,给她们介绍了一下赵云说是发小,然后他推着赵云去跟姑娘们聊天。

赵云蹙眉,看了看诸葛亮,他那眼神里求饶的成分实在太过明显。赵云想,以前那个心高气傲不肯低头的诸葛亮到哪里去了呢?

赵云敷衍地应付着姑娘们的问题,眼睛却往诸葛亮那边看,他似乎有了点麻烦,姜知寒一直没理他,比责备更寒心的是无视。

"对了知寒,你男朋友都没唱过歌呢,让他唱一首嘛,我们都想听听!"

"对啊,知寒男朋友这么帅,要是唱歌好听,就太犯规了啊,我都要嫉妒你了。"

姜知寒面无表情地看了诸葛亮一眼,诸葛亮有点尴尬,只好接过姑娘们递来的麦克风。

赵云想,曾经那个不愿将就自我到底的诸葛亮哪里去了呢?

他想起之前问过的一个问题。

她对你好吗。

好啊。

赵云一眼就看透了。

不好。

这样不好。

没有人可以这样对你。

赵云站起身来,在大家的注视下从诸葛亮手里抢下麦克风,笑着说:"他唱歌没我唱歌好听,别听了,我唱给你们听。"

姑娘们当然捧场,起哄着让赵云唱歌。

赵云一笔一划慢慢在点歌台写下歌名,然后背对人群,看着歌词老老实实地唱完了一首又一首歌。

他唱,我说了所有的慌,你全都相信,简单的我爱你,你却老不信。

他唱,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了一句谢谢你的成全。

赵云不想回头,不想看到诸葛亮满含感激的眼神,不想放他走,不想让他受一点伤害。

他眼角里有不可言说的疲惫,只有赵云看得到。

姑娘们一阵尖叫之后,赵云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出了包厢,在走廊里抽烟。

不一会儿门开了,出来的人是诸葛亮。

"谢谢。"

"你以前可不是轻易说谢谢的人。"诸葛亮一出来,他便把没抽完的烟杵灭,丢进垃圾桶,挥了挥手驱散烟味。

"你以前也不是轻易开口唱歌给别人听的人。"

"不是别人,唱给你听。"

诸葛亮无奈地笑了一下,说:"好。"

赵云低下头说:"过几天我就走了。"

诸葛亮挺惊讶的,问:"这么快就走吗?"

"嗯。"

说罢诸葛亮也低下头,周围隐隐约约传来一些歌声,有的声嘶力竭,有的痛彻心扉。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面对面,听着别人的心声,隐藏自己的心声。

"你想去哪?"良久,诸葛亮抬起头,"你之前不是说,想去玩几天吗。"

突然有种雨过天晴见彩虹的感觉,阴翳消散过后是开阔的晴空万里,似乎一条路可以走到底。

赵云问:"就我们俩?"

诸葛亮说:"就我们俩。"

赵云笑了。

"随便你啊。"

我想去的地方,只要有你就够了。


诸葛亮的行李出人意料的多,箱子蛮重的,赵云几乎要怀疑他在里面塞了辆折叠自行车了。诸葛亮去买咖啡,赵云看他扫了二维码支付成功,这才发现他的手机屏保不再是和姜知寒的合照了。

"怎么换了?"

诸葛亮看了眼手机,意识到赵云是在说屏保。

"因为我想啊。"

赵云嗯了一声不说话了,诸葛亮本以为他回追问下去,谁知赵云就这么乖乖闭嘴了,诸葛亮觉得没意思。

他说:"昨天她跟我提分手,我就答应了。"

"不合适?"赵云用自己当初的答案替诸葛亮回答了。

"嗯,不合适。"

赵云咧开嘴笑了:"早该发现不合适的。"

诸葛亮摇摇头说:"以前总觉得爱一个人到老是件美好的事情,总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什么都没关系。"

"累吗?"

"现在不累了。"

"嗯。"赵云把两个人的行李搬进车队后备箱里,"我来开?"

诸葛亮理直气壮地踢了赵云一脚,说:"难道你忍心让一个刚失恋的人开长途?"

赵云笑了。

他想,这才是他认识的诸葛亮。

"昨天没睡好,我眯一会儿。"

赵云调小了交通广播的音量,小心翼翼问他:"很难过?"

"还好,没想象中那么难受。"诸葛亮突然睁开眼,有点惊恐,"完了我会不会变成你这样啊。"

赵云不解:"我什么样?"

"朝三暮四。"

赵云为自己辩解道:"你才朝三暮四呢,我哪有!"

诸葛亮不回答,闭上眼睛补觉。

隔了一会儿赵云又说:"我明明就只喜欢一个人啊。"

可惜这人偏偏还不喜欢我。

赵云以为诸葛亮睡着了,谁知他突然回了句话。

他说:"我知道。"

不是节假日,也不是周末,高速路顺畅无比没有堵车,逐渐靠近的海岸线带着细细的白色波浪线,视野突然开阔,碧蓝色的海水蔓延到看不见的边界,海面上泛着银色的光。

其实赵云根本没有打算离开。

但是他告诉诸葛亮他要走了。

是的,整装待发,去找回唤醒他死掉的那半颗心的方法。

那些所受过的伤所经历过的争吵,都比不过此刻那人安静的侧脸。

那些未曾启齿的感情与心意,都化作那人熟睡时轻声的梦呓。

原来他们都曾苦苦煎熬。

Fin.

评论(33)

热度(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