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入骨

* @山岚水北 看到我的诚意了吗????
*BGM:年轮-张碧晨
*有车注意,换了种风格开车
*"师兄,我腿都打开了,借你的腰一用好不好?"

*

白衣小童端着食盒轻轻推门而入,却发现屋内人已起身坐在窗前了,小童惊呼一声,赶忙放下食盒,要扶诸葛亮去休息。

"哎呀,师兄你怎么起来了,快去躺着!"

诸葛亮哭笑不得:"伯约,我已经没事了,不必再休息了。"

谁知姜维使劲地摇了摇头,一双明亮的眼睛充满了坚定,他说:"不行,大师兄说了,你要好好休息,好好养伤!"

诸葛亮一脸无奈地笑了,敢情赵云这是让姜维来监视自己来了,说是要养伤,其实就是不让自己溜出去吧。

论闯祸能力,诸葛亮第二,整个蜀山没人敢称第一。诸葛亮常年在蜀山修行,初入尘世难免看不惯一些事情,这不,刚巧碰上县太爷家长子强娶民女,他就稍微出手给了点帮助,老头子便找上门来了,诸葛亮理直气壮不愿承认错误,掌门便罚了他几十道棍,让他面壁思过。

赵云身为师兄,不来看望就算了,居然还要把自己关在这里,诸葛亮想想有点气,明明是师兄教导他要行正道扬正义,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师兄今天不在吗?"

姜维将食盒里的粥端出来推到诸葛亮面前,答道:"大师兄下山去啦。"

"哦。"诸葛亮低头搅动清粥,不说话了。

"其实你也别怪大师兄了,这几日他忙着协调你闯的祸,白天长老们都看着,他不好来看你的。"姜维一个不小心说漏了嘴。

诸葛亮眼睛一亮,问道:"你的意思是,他来过?"

"额..."姜维见形势不妙想溜,却被诸葛亮揪了回来,只好如实交代,"大师兄不让我告诉你,你不许跟他讲是我说的!"

诸葛亮点点头答应了。

"其实,师兄你领罚那天晕了过去,等掌门长老都走了之后是大师兄抱着你回来上药的,我还从来没见过他那么慌张的样子,他一直守着你,见你情况好转才回去的。这几日大师兄都是等你夜里入睡了才来看你的,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他不许我告诉你,要是让长老们知道了,又要说大师兄偏袒你了。"

诸葛亮听着嘴角逐渐上扬,突然心情很好,把姜维拎到旁边座位上,让他一起吃饭,姜维连连摆手说吃过了,诸葛亮跟他对视了一会儿,那无辜的眼神还是让姜维妥协了。

"小伯约,你知道师兄去哪儿了吗?"

姜维有种被套路的感觉,警惕地看着诸葛亮,问他想干什么。

"随口一问嘛。对了,陆姑娘怎么样了?"这几日诸葛亮被关禁闭,都不知道山下发生了些什么事,之前被强娶的那位姑娘也不知道县令有没有找过她的麻烦。

"陆姐姐之前来过一次,说是来感谢的,不过被拦在外没能进来呢。大师兄出面帮助陆姐姐的话,估计也没人敢为难她了吧。"

诸葛亮若有所思,又道:"这么说的话,县令是放过陆姑娘一家了吗?"

姜维点点头,这下诸葛亮算是放心了些,他是想帮助别人的,若是连累了陆姑娘,他也会过意不去。

掌门说过,诸葛亮天资聪颖,生性善良,颇有仙缘,但历练太少,慧根未开,修炼之路仍然长远。

"我打伤了县令长子,他没来找过麻烦吗?"

说起这个,姜维便来了兴致,神采飞扬地向诸葛亮讲述那日的情景。"来过啊,来了好多人呢,说是只要交出你,就不会为难大家。但凡夫俗子怎能威慑我蜀山弟子,值守的师兄们面不改色没理他们,本以为他们吃了闭门羹会离开的,谁知...谁知他竟当门辱骂师兄你!"

诸葛亮也没觉得惊讶,表情都不变一下,说:"他怎么说的?"

姜维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他说...他与陆姐姐本有婚约,是师兄你看上了陆姐姐横刀夺爱的...大家都听不下去了,本想赶他们下山的,但是大师兄出来了,听值守的师兄说,大师兄一出来那个纨绔子弟就吓得话都不敢讲了呢!大师兄说,修仙之地切莫喧哗,若是他们不走,他只好亲自送客了。你不知道大师兄当时有多帅!几句话就把人给吓走了。"说着他一脸崇敬。

诸葛亮笑了笑,他知道赵云这人就是这样,心里想的什么不会表达出来的。诸葛亮是赵云十六岁的时候从山下捡回来的,那时山下闹了瘟疫,蜀山弟子下山救人,赵云见诸葛亮还这么小就没了父母实在可怜,就带回了蜀山,一直将诸葛亮视为亲人照顾,从小到大什么事都护着他,他闯了祸赵云挡在他面前,他受了伤赵云亲自照顾他,同门们都佯努道大师兄偏心,赵云却说自己一视同仁,换作是别的弟子犯错,他亦会如此。

诸葛亮知道就算自己去问了,赵云也什么都不会承认的,不会承认自己帮了诸葛亮,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不想听别人污蔑诸葛亮才赶他们走的,不会承认自己来看过诸葛亮。

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喜欢诸葛亮。

"师兄什么时候回来?"

姜维喝了口茶,摇头说不知道。诸葛亮微微蹙眉,说:"白石镇距蜀山不过二十里,申时师兄应该就能回来了。"

"师兄不在白石镇啦,他有..."姜维惊觉自己说漏了嘴,装傻看着诸葛亮,强行转移话题,"我该回去习武了..."

可他哪里是诸葛亮的对手,诸葛亮按着他的肩膀,他根本都站不起来。

"师兄你就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姜维欲哭无泪。

"没事,师兄就是跟你聊聊天。"

姜维心想可你这阵势像是要打我啊。

"跟师兄说说,你大师兄到底去哪儿了?"诸葛亮微微一笑,姜维便知不妙。

"不行不行!大师兄说过不能告诉你的!"

"哦?看来你果然知道啊。"

姜维真想封住自己的嘴,怎么就管不住呢?

诸葛亮小声道:"你知道的,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会去找师兄的,你们都拦不住我。不过呢,要是漫无目的地找,不知道会找到什么时候,要是到时师兄回山了没见到我,你猜他会不会怪罪你呀?"

细思恐极,姜维心里苦啊。

"你可不许跟大师兄讲是我说的啊!"

"放心,不会出卖你的。"

姜维犹犹豫豫最后还是说了:"嗯...前些日子锦城出了几起命案,像是妖邪作祟,大师兄去除妖了。"

"具体点呢?"

姜维看起来有点为难,小声说:"命案发生的地方都是...都是风月之地。"

这四个字一出口诸葛亮顿时脸色都不好了,吓得姜维没敢说下去,诸葛亮拍拍姜维的肩膀,笑着说:"很好。"

姜维知道,这下大师兄该不好了。



在这种地方,就算是易了容,他身上的气息也会暴露他的身份,所以赵云干脆连行头也不换了,仙风道骨出现在这种不正经的地方,确实有点格格不入,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

这里的女子一个个穿得妩媚动人,讲话声音更是酥到骨子里了,怪不得男人们都流连忘返。赵云心里清净,自然不被这些杂音干扰,穿梭在人群里寻找蛛丝马迹。

他一袭白衣孑然独立的模样,倒是和其他男子形成鲜明对比,周围不断有姑娘朝他投怀送抱,暗送秋波,他都巧妙地避开了。

搜寻了这么久,他在二楼的一个酒桌旁捕捉到一丝妖气,但那妖气是一个发簪上散发出来的,戴着发簪的姑娘却不是妖怪,赵云觉得蹊跷,便在那姑娘对面坐了下来。

姑娘一见他就掩面笑了起来,柔声道:"原来你们修仙之人,也是会找乐子的。"

"姑娘误会了,在下是来查案的。"

红衣女子端起酒杯坐到赵云身旁,娇滴滴地问他:"既然是来查案的,那么道长,你想要我帮你什么忙呢?"

赵云悄悄封了自己的嗅觉,这女子身上的脂粉味是在熏得他有些头疼,他不动声色地往一旁挪了挪,尽量避免与她有肢体接触。

"在下想知道姑娘这发簪从何而来。"

红衣女子摸了摸自己的发簪,莞尔一笑,又贴过来,拉了拉赵云的袖子,小声说:"这个嘛,道长要是愿意陪小女子饮酒作乐的话,小女子倒是愿意告诉道长呢。"

赵云别过脸去,正声道:"姑娘说笑了,在下不会喝酒。"

"那真是可惜了这上好的桃花酿,人人都说饮一杯如沐春风,看来道长是无福消受了。"

赵云起身作揖:"还请姑娘..."

"别姑娘姑娘的叫了,多生疏呀,我叫小莲。道长都不肯陪我喝酒,我不高兴了,是什么都不会讲的。"说着她伸手去牵赵云。

这时突然有人拉开了赵云,赵云定睛一看,竟是他那师弟诸葛亮。小莲一见这人眉清目秀肤如凝脂生得实在好看,令她这花魁都要自认不如,竟一时有些发愣。

赵云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清楚的声音问:"你来做什么?"

诸葛亮朝他眨了眨眼没说话,握着赵云的手直接坐下了,托腮看着红衣女子,笑道:"小莲姑娘是吧,我师兄不会喝酒让姑娘见笑了,不如我陪姑娘饮酒如何?"

赵云一听当然不同意,但诸葛亮用手指蹭了蹭他的手背示意他安心,赵云眉头紧锁,奈何他就是拿诸葛亮没有办法,只好盯着他以防他出什么事。

小莲看看诸葛亮,又看看赵云,突然笑起来,朗声道:"好呀,那小道长可要先自罚一杯哟。"

诸葛亮毫不犹豫一杯酒仰头饮尽,赵云用力握住他的手腕,不想让他再继续了,可诸葛亮只是笑笑,轻轻拉下了他的手。

小莲打趣道:"这才第一杯,就心疼啦?"

诸葛亮斟满酒,端起酒杯,说道:"姑娘可否尽兴?"

小莲摇晃着手里的玉杯,挑了挑眉,笑道:"一杯怎能尽兴?"

赵云拦住诸葛亮,有些责备地说:"规矩你都忘了吗,别喝了。"

诸葛亮好像没听见似的,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小莲咯咯笑起来,夸诸葛亮好酒量。

赵云拦不住他,诸葛亮一直饮了好多杯,小莲才肯罢休,赵云能感觉到诸葛亮的手在微微颤抖,但诸葛亮强撑着没让自己喝醉。

"实不相瞒,这发簪是昨日卢太守送我的,你们若想问,最好还是问问他吧。"

赵云谢过小莲,扶着诸葛亮就要走,小莲却朝赵云一笑,说:"要谢就谢这位小道长,不必谢我。"

她走到赵云身旁时,凑在他耳边小声道:"道长,你可真是不开窍啊。"语罢,又摇着扇子走开了。

赵云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他一心只想带诸葛亮离开这个地方,平日里清冷端正的蜀山派大弟子,此时竟有些慌张失态。小莲在阁楼上目送他们离开,自言自语道:"竟让这榆木脑袋得了个好宝贝啊。"

一出了阁楼,诸葛亮便撑不住了,赵云看他这样子实在有些心疼,扶着他回驿馆,诸葛亮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拉着赵云的小指,嘟着嘴巴可怜兮兮地看着赵云。

"师兄...你不理我..."

"掌门管你禁闭,你又偷跑出来,他知道了是要罚你的。"

诸葛亮摇摇晃晃地上了楼,拦在门前不让赵云进去,脸上浮起一片红晕,他气呼呼地问:"你是不是又要,要去跟姑娘喝酒,不许去..."

赵云推开门,拉着他进去,给他倒了杯茶醒酒。诸葛亮拿着茶杯,轻轻地碰了碰赵云的茶杯,高兴地说:"师兄,干杯!"

赵云真是被他气得笑了,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本想扶他去床上休息的,谁知诸葛亮扑进赵云怀里就不走了。

"师兄...她碰你哪里了?"诸葛亮皱着眉问赵云,他指了指赵云的手,又指了指赵云的肩膀。

"这里?这里?"最后他的食指轻轻蹭了一下赵云的嘴唇,"还是这里..."

赵云握住他不安分的小手,安抚道:"没有,别胡思乱想。"

诸葛亮眼睛水灵灵的泛着光,看着实在惹人怜爱,赵云脸颊微红,别过脸去,诸葛亮却偏偏要凑过来,隔得如此近,赵云都能听到诸葛亮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师兄...我错了,你别不理我...你看看我..."

赵云不敢看啊。

诸葛亮小声道:"师兄,我可不可以亲你一下呀?"说完他在赵云嘴角边轻轻嘬了一口,笑得像个得到了奖励的孩童。

赵云一直紧绷的弦就这样被诸葛亮撩断了。他捏着诸葛亮的下巴,低下头吻住了诸葛亮的嘴唇。他的小师弟不知所措地抱住了他,小心翼翼地回吻着,试探着,被赵云咬住舌尖时轻哼了一声,像是幼猫发出的呜呜声,这声儿却挠得赵云心头痒酥酥的。

两个人缠绵了好一会儿,直到诸葛亮快喘不过气来赵云才勉强放过他,诸葛亮红着眼睛看着赵云,小声地喊他:"师兄..."

赵云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不合礼仪的事情,他松开诸葛亮,将他丢到床上去休息,自己出来糊了把冷水在脸上,但依旧是心脏狂跳。

赵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允许自己对诸葛亮有任何非分之想,他是长老们眼中的好弟子,是同门眼中优秀的大师兄,他不能做这种有违人情的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对诸葛亮的喜欢已经超出了亲人的范围,不受控制地疯狂增加,如今让他也变得不受控制了。

可是他不能放任这种感情自由生长。

尽管他真的很喜欢诸葛亮。




次日醒来时已是日晒三杆,诸葛亮只觉得头疼,便下床打了会儿坐,脑袋没那么疼了才推门出去找赵云。他光记得昨天跟小莲喝酒了,之后的怎么也想不起来,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驿馆。

刚好赵云过来找他,诸葛亮靠在门边跟赵云问好,赵云却说要送他回去。

"你不该擅自下山。"

诸葛亮知道自己又犯了错,但他也知道,只有自己求求赵云他一定会心软让自己留下的。诸葛亮伸手拉住赵云的手,却被赵云轻轻推开了。

"回去吧。"

赵云的声音温柔,但诸葛亮听着却觉得异常坚定。他明白这次赵云是真的不想自己跟在他身边。

"可是师兄,我出来这么久,掌门肯定发现了,我现在回去,要被责罚的。"

诸葛亮的意思是,早回晚回都是要被罚的,现在回去还不如帮助赵云抓了妖再回去,说不定还能功过相抵呢。诸葛亮这话在理,赵云也没法反驳,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他,让他乖乖的不许乱跑

诸葛亮也确实很听话,跟着赵云没有乱来,估计这个世界上他也就只在赵云面前这么听话了。

两人去了趟卢太守府上,发现此处妖气甚重,太守不在家,门口侍卫拦住了他们不让进去,诸葛亮提议从别苑飞进去看看,却被赵云制止了。

"不可,蜀山弟子须行事光明。"

诸葛亮扶额,不由得感叹赵云的规矩真是太多了,不愧是掌门的好徒弟。二人只好就近等待时机,可是一连好几天卢太守都没有出现过,每次有人拜访,都被婉拒了。

诸葛亮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抽身,趁着夜色偷偷溜进了卢府,未想这府里竟是灯火通明,依稀听到有笛声,诸葛亮顺着笛声一路追寻,发现了吹笛人。

看这女子的打扮,应该就是卢夫人了。

诸葛亮隐藏好气息暗中观察,这卢夫人也是奇怪,大半夜的不睡觉起来吹笛子。少顷,卢夫人放下笛子,走到床边,笑问:"夫君,你听我的笛声是否如从前一样?"

诸葛亮定睛一看,原来床帐里还有个人想必便是卢太守了。可既然太守在家,为何谢绝见客呢。

卢夫人将丈夫扶起来,诸葛亮这才发现那所谓的卢太守,根本已经是具尸体了。

诸葛亮正想出手阻止卢夫人,岂料被人拦住了,不知何时赵云已经在他身旁了,赵云对他摇摇头,示意他继续看下去。

卢夫人替尸首梳洗,擦拭身体,最后输入灵力以防尸体腐败,她还小有点高兴,自言自语道:"等那些女人吸足了阳气,夫君就可以下床啦,天天躺着夫君也倦了吧。"

诸葛亮一惊,原来这所谓的卢夫人根本就是妖怪!赵云小声对他说此地不宜久留,带着他离开了。

回到附近的驿馆里,赵云拿出一枚发簪,仔细看就是小莲姑娘戴的那枚。

"这种发簪是用兽妖的伴生琉璃打造的,能吸取活人的精气。"

诸葛亮明白了:"所以小莲姑娘前几日见到的卢太守,其实是卢夫人?"

赵云点点头。诸葛亮继续说出自己的分析:"真正的卢太守早就死了,卢夫人此举,是要以他人精气养尸。"

"也不全是,若要养尸,她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她是想复活卢太守。"

"这..."行如此逆天之举,是要遭到天谴的。

"我们先将散落在各处的琉璃取回来吧。"

诸葛亮点点头,突然间又想起什么,盯着赵云,质问道:"师兄什么时候去找的小莲姑娘?"

"刚才,你溜出去的时候。"

诸葛亮咬了咬嘴唇,原来不是赵云没发现他跑了出去,而是赵云根本不在!

"这么晚了,你去找她?"

赵云沉默了一会儿,说:"白天人多眼杂。"

"哦..."诸葛亮低头将那枚发簪锁进桃木盒子里,"这次她没为难你吧?"

"没有。"

"真的?"

"嗯。准备一下吧,明天卢夫人发现没了精气来源,定会再现身的。"

赵云让诸葛亮早点休息,自己推门出去了,诸葛亮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结果次日起床面色憔悴,赵云只是责备他不好好休息,都不关心一下,诸葛亮赌气半天没跟他讲话。

梨园戏台子上的铜烛灯里有一朵琉璃灯花,诸葛亮趁着散场将灯花取出来了,本想着去和赵云会和的,却意外在人群中看到了卢夫人,她似乎匆匆忙忙要赶去什么地方,诸葛亮也来不及去通知赵云了,先跟上再说。

城外几里有处孤坟,卢夫人三杯清酒入地,拜了三拜,便起身要走。卢太守还在府里,那卢夫人在祭拜谁呢。

诸葛亮正思索着,却不想卢夫人突然转向,甩出一鞭子将诸葛亮击退,好在诸葛亮反应迅速,这才只受了点皮外伤。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这墓里埋的是谁?"卢夫人慢慢收回鞭子,和诸葛亮聊了起来。

诸葛亮不回答,表面镇定,心里却想着该怎么样脱身。

"实话告诉你吧,这墓里埋的是卢夫人。"

"这么说,你果然是假冒的。"

卢夫人笑了一下,答道:"我是真的啊,她死后,是我扮成她的模样,陪在卢郎身边,朝夕与共。我是他的夫人啊。"

诸葛亮轻扶手背上的伤口,也是不紧不慢丝毫不慌张,他摇摇头道:"如果卢太守知道真相了,你觉得他会原谅你吗?"

"那都不重要了,若是有了仙骨当养料,卢郎一定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还要与他白首偕老,共度余生。"

卢夫人笑得愈发狰狞,挥动长鞭朝诸葛亮打来,诸葛亮敏捷躲开,本以为这女人是胡乱攻击的,却不料几下躲避之后,自己动不了了。

"这阵法就是为你准备的。"

诸葛亮自知躲不掉了,反倒是笑了,说:"你以为这就是爱吗,小莲姑娘?"

卢夫人一怔,片刻后愈发猖狂地笑了起来。

"是我小看你了。"

"你精心布局,难道就是为了等我?"

"不,我的目标本是你师兄,怪只怪你出现得太及时。"

诸葛亮被困在阵里,也只能跟小莲多说几句拖延时间,分散她的注意力。

"小道长,都这个时候了你不会还在盼着你的好师兄吧?他不会来救你的,嫣红阁不是那么好走的。"小莲挑起诸葛亮的下巴,"我真是可怜你,你师兄不会接受你的爱的。"

"但我能陪在他身边。"

小莲哼了一声,将诸葛亮推开,走向那坟前自顾自道:"不必担心,卢郎,我们很快便能团聚了。"

诸葛亮突然笑起来,对她说:"恐怕你只能下去与他团聚了。"

长剑出鞘,锋芒毕露,一击将那阵法打破,小莲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来,望着从天而降的白衣男子,眼里的惊愕逐渐化为怒意。

"用你师弟当诱饵,你可真是狠得下心啊。"

赵云伸出手将诸葛亮拉起来,只是淡然地看了一眼他手背的伤口,皱了下眉,然后面不改色地与小莲对峙。

"小莲姑娘,回头是岸。"

"回头?我要怎么回头?回头去继续过没有他的生活吗,不!"

"人妖殊途,你不该逆天而行。"

小莲大笑起来,两行泪悄然落下来,她轻轻抚摸着那无字碑,问:"兰心,我错了吗,我不过爱上了一个人而已,我错了吗?"突然她万念俱灰地看着赵云,她自知不能以一敌二,已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了。

"我作恶太多,不可能转世为人。"她张开手心,缓缓浮起一团灵魄,"我只求下一世能伴他左右。"

说完她捏碎灵魄,被她吸取的精气各自飘散回归本体,而她正在逐渐消失,诸葛亮看着她化为飞羽,想必此时卢太守也已灰飞烟灭。诸葛亮突然有点难过。

他们爱得太艰难了。

"手没事吧。"赵云依旧是那种语气,不表现出过分关心,也不表现出冷漠。

可是谁都不知道他刚才有多想冲上去替诸葛亮挡下这一鞭。

"疼。"诸葛亮拉着赵云的衣袖,还像小时候一样撒娇。

"那就回去上药。"

"哦。"诸葛亮答应得无奈,他知道赵云不可能还像小时候一样对他了。

"师兄,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怎么办?"

"别闹。"

"你会不会把我赶出蜀山啊?"

赵云没理他,他就自己一个人说话。

"你肯定舍不得。

"以前我惹你生气了,你每次都不理我。

"师兄,我们玩几天再回去好不好?

"回去要关禁闭了。

"你理我一下。

"师兄,师兄,师兄!"

赵云转过头来看他,他就笑了。

"师兄,我爱你呀。"

果然,回去之后就把诸葛亮关禁闭了,还是赵云主动提出来的,说什么虽然师弟帮忙捉妖,但规矩不能坏,要关禁闭。诸葛亮都要闷死了。

还好姜维经常来找他玩,他逗逗小师弟还是蛮有趣的。可惜赵云回去后就再也没来过,他不知道赵云是不是真生气了。

"师兄最近在忙什么呢?"

姜维摊手表示自己真不知道。

"师兄啊,我每天都来看你,你就知道问大师兄,我以后不来了。"

"别啊,来吃个莲花酥,你要是不来了,我会无聊死的。"

姜维傲娇地哼了一声,咬了一口莲花酥,问诸葛亮:"你跟大师兄到底怎么了,他都这么久不来看你了,连送药都是拜托别人的。"

"我就知道药是师兄送的!"

姜维:"......."

从此以后姜维也很少来了,管不住嘴啊。

诸葛亮无意中听说掌门要找赵云,他就悄悄溜出去,去听听这两人要说什么,不会真的商量着要赶自己走吧?

"子龙,为师知你心怀天下,有济世之能,长老们也都对你寄予厚望。"

赵云作揖:"谢师傅长老。"

掌门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说:"师傅现在问你,你可愿接下这蜀山掌门一位?"

诸葛亮有点惊讶,虽然整个蜀山都知道赵云是要接替掌门之位的,可现在未免也太早了,难道是掌门出了什么事吗?

赵云跪下,答道:"承蒙师傅和各位长老厚爱,恕徒儿无能,不能担此大任。"

掌门看着他,眼里流露出些许心疼,扶他起来,道:"是因为孔明那孩子吗?"

赵云顿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掌门会这么说。

"不是。"

"子龙,你是为师从小看着长大的,你心里想的什么,为师不知道吗?"

赵云不说话了。

"这些年也是委屈你了,为师不想强求。孔明虽然心智还不成熟,但是个好孩子。"

咦,听着怎么感觉像是父亲在跟要娶妻的儿子讲话呢。

"也罢,斩断情丝何其难也,为师只愿你过得好些。"

赵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师傅?"

"下山去吧,你已经为蜀山做得够多了,可以出师了。"

赵云呆了好久,这才笑起来,诸葛亮好久没看到他这么笑了。他向掌门磕了三个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天底下又有哪位父亲不心疼孩子的呢。

诸葛亮思索着,这么说师兄要下山去了,那自己该怎么办呢,偷偷跟着吧。

"那孔明他..."

掌门无奈地摇摇头,笑道:"你知道的,他要是想走,谁也拦不住他。"

智慧树下智慧果

Fin.

评论(31)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