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驯 1

*如何将风流阔少驯服成忠犬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bgm:Love Scenario - iKON

1.

"我今天问客户,想要什么颜色的字,你知道他说什么吗?"

"说什么啊?"

"他说他想要五彩斑斓的黑色,要不是我素质好,我他妈当场一口咖啡喷他脸上!"

"这年头真是傻逼处处有,我上次帮一大佬做设计,他跟我讲他想要一种用心书写的字体,别说用心了,我就是用肝也弄不出来啊!"

门开了,正聊得火热的几人立刻噤声,目光齐刷刷地往门口看,诸葛亮走了进来,确认不是上司之后,几人挺直的腰杆瞬间弯下去,诸葛亮接了杯咖啡,坐在对面问他们聊什么呢这么投入。

同事翻了个白眼答道:"在聊五彩斑斓的黑色。"

诸葛亮猜到大概又是客户提出的无理要求,捧着咖啡没说话,静静听他们怼客户。

"别提了,我朋友他公司老板,让他给做一期封面,复杂而简约,深沉而活泼,低调而张扬。你说这不是成心刁难吗!"

听到这里诸葛亮一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喝完了咖啡,起身要出去了,他拉着门把手,说:"你那个朋友,是在赵氏工作吗?"

同事点点头反问诸葛亮为什么会知道。

诸葛亮摇摇头却不说了,他关门走出去,休息室里又恢复了热闹。

诸葛亮当然知道,这话简直符合那人的风格,和当年他告诉诸葛亮的一模一样。诸葛亮想起他就恨得牙痒痒,真想不通自己当年怎能就信了这睿智的邪,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傻逼是什么。

妈的负心汉。

诸葛亮一想他就来气,进休息室前还好好的,出来却一脸阴沉,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怎么了呢,看他这样子话都不敢跟他讲一句。

好在诸葛亮比较专心,一陷入工作中就把这些不愉快的事忘了,因为工作比陈年旧事更不愉快。

开心的事嘛,还是有的,最近有个大单,公司指派给他了,要是能拿下,年终奖什么的不在话下了。说起来委托方也不是什么很有名气的大公司,但上头这么重视,肯定是签了不少定金,也不知道这个覆云工作室是哪来这么多资金的。

算了,上层的事情,诸葛亮也不想知道。

还是继续钻研这五彩斑斓的黑色吧。



去委托方那里协商了一下午,诸葛亮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构思,他们工作室才成立不久,想先做个拿得出手的作品出来,这才找了诸葛亮公司,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反正设计的事诸葛亮一方操作,出版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本来是还能讨论再久一点的,不过对方经理接了个电话,貌似是什么大人物打来的,他打完电话就立刻终止了会议,跟诸葛亮说不好意思有点急事下次再说。

诸葛亮一想反正自己也大致了解了,对方也不着急要样品,就先走一步了,不巧出去的时候在下雨,他们刚刚讨论太投入了,诸葛亮都没注意到下雨了。前台姑娘劝诸葛亮进去坐会儿再走,这雨应该不会下太久,反正也是闲,诸葛亮干脆就坐在他们接待处,拿起工作室的宣传册随便翻翻。

妹子给他倒了杯柠檬水,说自己不能跟他聊太久,要回前台等老板来。

原来那大人物就是覆云的老板啊。看这些员工手忙脚乱的样子,估计老板是位很严格的人吧。

诸葛亮思考的时候喜欢咬笔头,雨刚停,他居然就把笔头咬坏了。诸葛亮拍了下脑袋,心说为什么就是改不掉这坏习惯呢。

既然没下雨了,那就走吧。

诸葛亮也有点饿了,他拿着各种文件,一边走一边收拾进背包里。

不看路的下场就是他一头撞上了别人。

他的第一反应是蹲下捡起掉落的文件,不料头顶上传来了对方是声音。

"不要因为搞推销的是小孩子就随随便便放进来啊。"

这句话是对一旁的妹子说的。

诸葛亮突然就来气了,虽然说他今天是穿得不太严肃,但那是因为他只有一套西服,刚好还送去洗了,没办法才穿得休闲了点。这个人真是没有礼貌,不能因为自己长了张娃娃脸看起来年轻,就说是小孩子吧。

算了,他无礼自己不能无礼,诸葛亮懒得计较,继续收拾东西。前台妹子小声提醒:"这位是合作方的设计师。"

诸葛亮收好了东西,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说了句对不起,本来是想潇洒走不回头的,可是在看清对方的那一刻,诸葛亮整个人都僵住了。

只见那个人挑了挑眉,打量了诸葛亮一番,说:"不好意思,我们以前见过吗,你有点眼熟。"

诸葛亮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做愤怒中带着悲痛,悲痛中带着怨恨,怨恨中带着纠结,纠结中带着喜悦...

喜悦你妹啊!

诸葛亮下意识想躲,却被男人拉住了手腕。

"既然是来谈合作的,那就一起谈完再走吧。"说罢他侧过头在诸葛亮耳边又小声说了一句,"对吧,小朋友。"

诸葛亮耳根泛红,咬着嘴唇,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

但他还是跟过去了。





这人叫赵云。

化成灰他都认识的。

其实这个会也不关诸葛亮的事,说白了他就是来旁听的,他知道赵云的用意,无非就是告诉自己,这是他赵大少爷的工作室,他们很正规,训练有素,很有潜力,让自己回去向上司汇报嘛。

诸葛亮偏不。不仅不汇报,他还想申请不担任这次的设计,最好再也别见到赵云。

诸葛亮板着个脸在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天知道他有多想走,他都快饿得脱力了。

赵云这个挨千刀的总算散会了,诸葛亮真想第一个冲出去,无奈赵云点名让那个设计师留一下,他只好继续板着脸等着。

最后连秘书也出去了,诸葛亮不知道赵云到底要说什么机密,他想告诉赵云下次就不是自己来了,别说了,说了也没用。

可是他最后什么也没说。

赵云跟他交代了一些设计构想,让他大致按照这个方向走,品牌风格和面向人群什么的也讲了一下,虽然赵云这个人挺讨厌的,但不得不说他的想法还是很有价值的,诸葛亮都记下来了。

所以说他这个人很专心呀,一陷入工作中,连对方是赵云都忘了。

结果两个人又讨论了半个多小时。

要不是诸葛亮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他甚至都忘了自己饿了这个事实。

赵云先是一愣,随后笑了一下,说今天就到这里吧。诸葛亮红着脸关好笔记本,起身去开门。

谁知这时从背后伸过来一只手,将门按了回去关上了,诸葛亮下意识一个动作想扭头去看,正好对上赵云的视线。

他突然想起,对方可是赵云啊。

"额..."诸葛亮一时语塞。

赵云勾起嘴角笑了,也说不出这个笑容是什么意味,嘲讽还是开心。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认得你了吧?小朋友。"

诸葛亮脑子里一片空白,没经过思考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智商太低会传染,离我远点。"

岂料赵云不怒反笑,眼神更加坚定了,他说:"果然是你啊。"

"你认错人了。"诸葛亮强作镇静,拿文件挡住自己的脸,极力避免与赵云有任何视线接触。

"跟我滚过床单的人我可不会认错。"

还冷静个毛线啊!诸葛亮把文件甩到赵云脸上。"谁跟你滚过床单了!"

赵云接过文件,装作思索的样子说:"是吗,你不是挺主动的吗?"

"我才没有!明明是你主动的!"说完诸葛亮才惊觉自己被套路了,气鼓鼓地看着赵云,一副要砍了他的样子。

"记得挺清楚的嘛?"

诸葛亮冷笑一声:"床伴那么多,你居然还记得,我是不是该夸你记性好。"

说完他就要开门离开。可赵云竟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他,说实话那一瞬间赵云的怀抱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但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赵云把头靠在诸葛亮肩膀上,就像以前一样。

他小声说:"只有你啊。"


tbc.

评论(22)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