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云亮】驯  3

*BGM:化身孤岛的鲸 - 周深



3.

大半夜莫名其妙收到赵云五百二十块转账。

诸葛亮咬着笔头回复:"贿赂啊?我截图了。"

赵云也回得快:"加班费。"

"我没加班。"

"陪我吃饭算加班。"

在公司楼下吃个沙县小吃也算加班?倒是诸葛亮没想到赵云这公子哥居然肯屈尊去挤小吃店。当时赵云要拉着诸葛亮去吃饭,诸葛亮无心理他,只是随口一说楼下吃馄饨去不去,没想到这货还就真的答应了。

虽然看得出来有点纠结有点嫌弃,但他还是一身西装格格不入地坐进了冒着蒸饺热气的小店里,吃了三两的馄饨和一笼小笼包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肥宅。

诸葛亮知道这点钱对赵云来说不算什么,于是大方地收下了,扭头就捐给了贫困山区孩子当午饭钱,还截了个图理直气壮地发给赵云。

"谢谢赵大猪蹄子捐出的两百份午餐,剩下二十块还我饭钱。"

赵云:"据说现在都喜欢叫喜欢的人叫大猪蹄子?"

诸葛亮将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赵云:"谁给你的自信?"

"你呀。"

也不知道这些话对多少人说过,哪一句又是真心的。

诸葛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你什么时候混进了我微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赵云直接不回复了,诸葛亮事多,懒得管他,关了手机屏幕继续咬笔头,刘备说他只要功夫深,迟早磨平虎牙。

赵云说话的语气,走路的样子,行事的风格,签名的字迹,都和从前一模一样,唯一的变化可能只是这些在诸葛亮眼中都不再惊艳,不再像老式爱情电影一样有慢动作,反复回放。

小孩子才会问你为什么不理我,大人们都是沉默着疏远。

工作太认真以致于他成功地忽略了半个小时后赵云发来的让他早点休息的消息,大半夜睡在桌前,袖子上的线在脸上压出了印子,窗外有人在远处放烟火,声波传到室内时花火早已坠落,被重重建筑物削弱的音浪最后传到耳边仅仅变成花苞绽开那么大的声音。

为什么爱过一次再动心就那么难?

就好比一杯水,先加热一次让它沸腾,再置之不理让它冷静,以为什么都没变,事实上沸腾时翻滚的气泡向上的白汽,都是被浪费被挥霍的热情与勇气,收不回的是期待,收回来的失望。

诸葛亮设置的闹钟是早上八点,频率很高,有五十二赫兹。

覆云现在还只是个刚起步的工作室,也请不来大腕,签约的都是新人,经验不足,大部分都不会摆拍,也没什么镜头感,很僵硬。

空闲的时候诸葛亮叼着个苹果在旁边看摄影师指导他们,感觉莫名好笑,踩着高跟鞋一个个都一米八几的人了,迷茫懵懂地听从着指挥,像机器人一样调整动作,哪怕是嘴角弧度这种细节。

摄影师很严格,但也很耐心很负责,有什么不足就直说,有哪里不对就改,模特们手都举酸了,时时能看见手臂轻微抽搐。休息时间,小姑娘们围坐在一起聊天,聊哪个品牌的新装,聊哪个化妆品打折。

听说这圈子里很混乱,小姑娘们难免担忧,想站到更高的地方看看,但又不想经历那些不好的事情。化妆师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咱家的都是正经人。

其中一个小姐姐有些难为情地说,刚刚摄影师指导的时候,碰了下自己的腿,当时吓得差点跑开。化妆师哈哈一笑,悄悄告诉她们,其实这位老师性取向不是女生,一群人面面相觑,懂了。

吃瓜群众诸葛亮莫名其妙被加入群聊,化妆师问他:"亮哥你说,那种长相清秀,身材高挑,手指纤长,锁骨明显,腿长腰细的男生,真的会喜欢女生吗?"

诸葛亮继续吃苹果,一脸"你问我干嘛我也不知道"的表情和化妆师对视,最后化妆师认输,转移话题说:"你说你啊,明明可以靠长相吃饭,非要靠才华。"

"我靠嘴吃饭。"诸葛亮吃完苹果,也不打扰人家工作了,自己一个人溜回去。

赵云今天没来,据说是哪位商业朋友婚礼,不可能不去的。没人骚扰效率就是高,诸葛亮戴着耳机上地铁的时候,居然意外的空旷。

跟两边的上司汇报工作,好像已经成了习惯,他喜欢不断完善自己的设计,所以认真对待每个人指出的瑕疵。群里有个同事发出一张未修图,说如果用这个做封面该怎么排版设计,诸葛亮顺手保存了,地铁上一路构思。

赵云突然发来微信,是一段语音,十多秒,诸葛亮点开,先是一阵喧闹,然后是赵云清晰的声音。

他说:"我喜欢你。"

紧接着又是一阵笑声。

诸葛亮知道他肯定是和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所以没回复。

过了一会儿赵云又发了条微信过来。

"我选的真心话。"

诸葛亮的手指在二十六键上停滞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退出微信,换了首歌,继续构思刚刚的图。















休息日大清早被人打电话吵醒,一看才七点半,诸葛亮接了电话,发现是赵云打的,然后毫不犹豫挂了电话,虽然知道这人肯定会再打来的,但是挂老板电话的感觉就是爽啊。

"起床了,带你去兜风。"

诸葛亮眼睛都没睁开,口齿不清地回答:"不想去,在家快乐。"

赵云一声轻笑,调侃道:"想进化成肥宅啊?"

"嗯,快乐就对了。"

"不跟我玩?"

诸葛亮依旧不睁眼:"你嘤一个我考虑一下。"

"嘤嘤嘤,考虑三下。"

诸葛亮被肉麻得睡意全无,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考虑完了,不去。"连一句话的时间都不给赵云,又挂了电话。

赵云没再打来,一觉睡到中午,直接饿醒了,家里什么都没有,只好出去随便吃点东西垫垫肚子,顺带打包点当晚饭。

刚巧庞统求助他问能不能去他家蹭个饭,这俩人住一个小区,离得近,诸葛亮就带着这个没自救能力的家伙一起了。

"谢大哥救命之恩!"庞统双手合十举过头顶,一个响头磕在饭桌上。

"那就把钱付了吧。"

"不是...哥,我走得急没带钱包。"

诸葛亮不紧不慢地喝茶:"支付宝吧。"

"请个客这么难?"

"我的工资又不是大风刮来的。"

"小气。"庞统翻了个白眼,妥协了,扫了扫二维码付了钱。

"这叫会过日子,你不懂。"

"好好好,你是居家好男人,我不懂。"

两人吃完饭后庞统要回家肝游戏上分,诸葛亮倒是不急,拖着这人饭后散散步也不错的,一边走一边跟他讲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老人家信奉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公园旁边有个展馆,不走到这边还不知道这里居然在开摄影展, 庞统一心想着空调,眼睛里闪着星星,问诸葛亮想不想去看,诸葛亮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自己也有点想看看。

他没去过太多地方,只能透过胶片想象。

没想到这地方居然不然随便进,没邀请函不许进去,看外面停了那么多豪车,想来邀请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好在主办方的社区大妈认出了他们,那两个经常去和老大爷下围棋的小伙子,给了俩工作证才让进去。

果然不是一般摄影展啊,搞得跟个名流交流会一样,诸葛亮只是可惜,来这里的人竟没几个是真正想欣赏作品的。庞统倒是开心,有空调他就满血复活了,好奇地盯着那些风格或强烈或细腻的照片。

诸葛亮驻足在一张星夜长城的照片前,他想起自己去过这个地方。

以前刚和赵云分开那会儿,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家里人以为他得了抑郁症,就报了个旅行团带他去散心。晚上景点不让进,他就在外面望着,白天里人山人海的地方,夜里却空旷得让他觉得有点难受,他坐在路边,想打车回去却没有车,一个人走着走着鼻子一酸眼泪跟着就掉下来了。他抹着眼泪孤零零地走着,后来遇到了一队摄影团队,人家看他怪可怜的就顺道送他回去了。

诸葛亮也记不清那些人的名字了,不记得他们的样子了,也不知道这张照片是不是他们拍的。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一群年轻人挤在越野车里,歌放得很大声,男男女女合唱起来怪滑稽的,诸葛亮被逗笑了,他们就喊诸葛亮一起唱,往城市边缘开,往破音边缘唱。

他也想活得那么洒脱,所以辞了之前很赚钱的工作,换了自己喜欢的工作,虽然月薪没以前多,但是没什么压力。租了个环境清净的房子,认识了一些朋友,没事一起吃个饭打个游戏什么的。

可能值得遗憾只剩下没能去远方看看了吧。

诸葛亮转身去看其他作品,却恰好对上早已预谋的眼神。赵云也在这里。

身边站着漂亮的女孩子。

诸葛亮早该想到的,早上赵云想带自己去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吧。

也许他第一个来找的人是诸葛亮,可是最后不也找了别人吗。也许诸葛亮在他心中地位的确很高,但也并不是无可替代的。

诸葛亮对赵云笑了一下,没打招呼,礼貌地退开了。

所以说在家多快乐,不用看到这些不该看的,不用想这些不该想的,不用知道这些不该知道的。

赵云对女孩说了几句,就过来找诸葛亮了,诸葛亮光明正大的不需要躲他,他没有什么不好面对的,又不是没面对过。

"你不是在家快乐吗,怎么跑出来了?"

"员工私人时间自由安排。"

赵云笑了:"吃醋?"

每次都这么问,每次诸葛亮都说没有,这剧本都快演烂了。

"是啊,所以你要怎么办呢。"可惜现在诸葛亮比以前任性多了,自己不高兴就是要说出来,虽然这样是等于间接承认了自己还在乎赵云。

赵云明显有那么一瞬的惊讶,但又释然般笑了起来。"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和我吃醋好像没什么冲突吧。"

"那位是以前的合作人,刚刚在这里遇到的,就聊了一会儿。"

诸葛亮点头:"知道了。"

赵云在诸葛亮身边,也没有要回去找合作人的想法,诸葛亮没说什么,安安静静地看展会,每当他在某张照片前停留时,赵云就会给他讲这个景点的特色,他好像去过很多地方。

"那你以前为什么不带我去呢?"

"现在晚吗?"

诸葛亮摇摇头说:"不晚,但是我不想给你机会,我想认认真真谈场恋爱,跟你玩不起。"

赵云很难得地皱了下眉,他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没几个人见过他生气难过是什么模样,好像他就没有觉得什么事棘手过,好像这世界上所有的事他都能搞定。

"我很认真的。"

"那你还真是认真得毫无进步。"











tbc.

评论(16)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