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白亮】青梅 1

*这次试了试新的叙述方式

*明明可以一次性写完非要分个几章系列
*我发誓三章以内写完,相信我



1.


灵巧的白色身影踏着青石板带着轻快的脚步声穿过庭院,刚落地未扫的银杏叶被轻风带起朝着少女奔跑的方向飘过去。

清脆的响铃声回荡着清幽阁廊间,不少正在读书的弟子闻声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飞奔而过的少女。

“师父!师父!”

人未到声先至。

诸葛亮并未放下书卷,眼都不抬一下,启唇轻呵道:“昭姬,慢点跑。”

隔了几秒蔡文姬才跑进书房,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看着诸葛亮,腰间银铃晃动发出好听的乐音。

“怎么了,这么着急?又惹长老生气了?”

蔡文姬摇了摇头,又喘了两口气才说话。

“不是的!是,是大师兄回来了!”

难得有表情的诸葛亮竟然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仍握着书卷,眼神却不似之前那般专注了。

“嗯。”

蔡文姬看着诸葛亮,无措地眨了眨眼。这就没了???

“师父不去看看他?”

“他还需要我去看吗?”

蔡文姬无话可说,早知道诸葛亮是这反应她就不来找诸葛亮了。

蔡文姬挠挠头走开了,诸葛亮冷漠的态度让她有些不高兴,她走的时候不忘帮诸葛亮把门带上以免别人打扰了他,银铃声逐渐飘远,诸葛亮放下书抬起头来。

“不去哄哄她?”

只见后院飞下一白衣少年,腰间佩剑的剑锋闪着银色冷光,而挂在一起的酒葫芦却是多了几分潇洒不羁。李白叼着根草,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也不问诸葛亮是否同意,擅自走了进来,盘腿坐在诸葛亮对面,笑嘻嘻地看着他。

“又不是我惹小师妹不高兴的,凭什么我去哄她。”

理直气壮,出言不逊,成何体统。

长老们都是这样说他的。

李白随手拿起诸葛亮桌上的东西,觉得不好玩又丢回去,他从诸葛亮手中把那卷书抽走丢到一旁,跪起身来撑着桌子凑到诸葛亮面前。

“不跟我说说话吗?“

诸葛亮一双水蓝色的眼眸好看得要命,偏偏看人的时候带着冷漠和寒意,让人不寒而栗不敢跟他对视。

但这对李白无效,李白仿佛天生谁都不怕似的,他就这么直视着诸葛亮,不退不惧,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最后竟是诸葛亮先移开了目光。

诸葛亮道:“你想让我说什么。”

得到了诸葛亮的回复李白好像非常高兴,他单手撑着桌子一跃跳到诸葛亮身旁坐下,托腮看着诸葛亮,眼睛里似乎要流出蜜糖来。

“你说什么我都爱听。”

“我罚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李白仰头靠在诸葛亮肩膀上:“你罚我的时候根本不会和我说话。”

“不许顶嘴。”

李白笑起来真是好看极了,怪不得那些院外的姑娘们整日痴痴地盼着她们的李少侠。

李白:“师父教训得对。”

“你还回来干什么?又想把你师叔气到吐血吗?”

李白从背后伸手搂住诸葛亮的腰,不知不觉少年已经比他还要高出几分了,李白把头靠在诸葛亮肩膀上,侧过头在他白皙的脖子上轻轻一吻。

“因为再不见你,我会思念成疾的。”







李白是诸葛亮七年前带回来的。

那时候整个镇子上的孩子都想跟着诸葛亮上蜀山修习道法,毕竟成天御剑在天上飞来飞去还不用念书是每个孩子的梦想。

偏偏诸葛亮要求太严格,镇子上几百多个孩子一个都没入他的眼,他师兄庞统说照他这样选蜀山迟早要因为收不到学费倒闭了。

本以为会无功而返,却又恰好在返程路上遇到了李白。

只有十几岁的李白不知是干了什么坏事,被好几个壮汉追着打,李白也不怕,嬉皮笑脸地从诸葛亮身边跑过,顺手把酒葫芦塞给了他,轻巧一跳躲树上去了。

庞统见状长长地哦了一声,颇有深意地朝他师弟看过去。

几个壮汉见到他们有点吃惊,赶紧停下来赔礼道歉,然后才说他们在抓一个顽童,问道长有没有看到。

“不过是个孩子嘛,你们就放过他吧。”庞统果然没有暴露李白的位置。

壮汉叹气:“道长有所不知啊,这顽童生性狡猾作恶多端,经常来县令府上偷东西,我家大人叮嘱一定要抓住他,不然止不准还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庞统听罢点点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挺可恶的哦。”

沉默已久的诸葛亮突然开口:“贵府的损失我来赔偿,那孩子我会带回蜀山。”

壮汉大喜,以为得了仙人相助,不停道谢,庞统挑眉饶有兴趣地看着诸葛亮。

几位壮汉走远后,隐藏已久的李白终于露面了,他折了根小树枝丢下来。

“你要带我去蜀山,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庞统叉腰抬起头对李白说:“蜀山啊,小兄弟,听说过蜀山派吗,名门仙派哎,多少人想去还没法去呢!”

李白不以为意:“我又不是多少人,我为什么要去?”

庞统无言以对,这孩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诸葛亮甩手将酒葫芦丢给李白,李白一把接住,一下子开心地笑起来。

“谢了。”

诸葛亮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听好哦,咳咳,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青莲第一剑客李白是也。”

嚯哟,口气还不小。

“李白,我问你,你可愿意随我回蜀山修习剑术?”

李白坐在树上喝起酒来,笑道:“你连剑都没有,还说教我剑术,骗三岁小孩呢。”

庞统真想撸起袖子把这小子揪下来打一顿。

诸葛亮也笑了:“身为剑客,就应当明白一个道理:万物皆可为剑。”

李白茫然地看着诸葛亮,突然脚下的树枝断掉了,李白第一时间不忘护好酒葫芦,然后才运功跳上另外的树干,岂料那树干像是被人刻意斩断的一般,又断裂了,李白不得不一直寻找落脚点,虽然他已经很快了,但脚下一个不稳摔到了地上。

“现在,看到我的剑了吗?”诸葛亮低头看着李白,水蓝色的眼睛像平静无澜的湖水,让李白看出神了。

“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告辞吧。”

说完诸葛亮转身就走,头也不回,庞统不太懂他的套路,看了看李白又看了看诸葛亮,小跑着跟过去。

“就这么放弃了?”庞统疑惑。

诸葛亮勾起嘴角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没走出几步,身后的少年便再次开口了。

“喂,蜀山有酒喝吗?”







本以为蜀山是个无拘无束的自由之地,但在这儿生活了几日李白才发现不是这样的。早上必须早起练剑,还得背什么蜀山心法,每天要听几个糟老头子喋喋不休,最重要的是,蜀山还禁酒。

所有弟子里,只有李白不是修道世家出身的,自然最不受管制。长老讲经文,他就在下面胡乱写诗画画,被发现后也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溜得倒是飞快。后来李白目睹了其他人组队来蜀山求道最后被关门送客的场景,觉得这些人真是傻逼,好日子不过跑来这地儿受罪,于是写了首《蜀道难》告诫大家不要来蜀山了,谁知此诗一出来的人更多了。

蜀山虽然规则多,但新奇的东西还是挺多的,李白常常听到山间妖怪们的交谈,要是遇到些修为低的小妖怪,李白会假意挥剑吓跑他们,他觉得特别好玩。李白喜欢和妖怪们混在一起,他觉得妖怪比人有灵性,但长老们认为李白这是心术不正,成日与妖道同流合污,不过李白不在乎他们怎么说。

如果说这是李白留在蜀山的原因之一,那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一定是诸葛亮。

他的师父。

其实李白从来没把诸葛亮当作师父,诸葛亮看起来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却总是一副老成的样子,李白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么处变不惊永远这么沉稳的。

诸葛亮基本上没怎么管他,也没教给他什么东西,只有其他长老来找诸葛亮告状的时候,他会罚李白面壁。李白每次去找他,他不是在下棋就是在看书,李白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闲都不来教教自己。

真不像个师父。

诸葛亮很少把情绪表露出来,李白唯一一次见过他生气,是因为李白跟山上作恶的妖怪打了一架,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

李白清楚地看见他皱眉了,看上去很不高兴的样子。诸葛亮给他上药的时候力道可不轻,疼得李白龇牙咧嘴。

李白知道他是真生气了。

“怎么不高兴了,我打赢了哎。”

本以为诸葛亮不会理自己的,谁知诸葛亮居然敲了一下他的头。

他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李白知道他什么意思。

“你心疼啦?”

诸葛亮没理他,上药的力度却增加几分,李白疼得嗷嗷直叫,再也不说话了。

后来,师弟们告诉李白,师父亲自去把那祸害百姓的妖怪给除掉了,山下百姓张灯结彩好几天庆祝呢。

也是从那时候李白对诸葛亮的看法开始改变了。

诸葛亮给其他弟子讲修仙之道的时候,李白就倚在蜀山院外的大树上,抱着剑看他的小师父。

这时貂蝉会飞过来化作人形坐在李白旁边,问他今天为什么心情这么好。李白摇摇酒葫芦,空空如也,明明酒已经没有了,李白却感觉有些醉意。

貂蝉抬手半遮面咯咯笑,她说,太白一定是对人动情了。

其实李白自己也发现了。

他从来没有像关注诸葛亮那样关注过别人,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喜欢诸葛亮,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







诸葛亮不会喝酒,连最淡的青梅酒他喝了都会醉。李白见过诸葛亮喝醉的样子,他觉得那才是诸葛亮最真实的样子。

李白把和诸葛亮下棋的庞统赶开,庞统愤怒地训斥李白:“你小子简直没把你这个师叔放在眼里!”然后被李白关在了院外,庞统心里苦。

诸葛亮脸色泛红,连耳尖都浮着一层好看的粉红色,他看着棋盘,露出一副烦恼的表情,诸葛亮平时不会有这种表情。

诸葛亮犹犹豫豫落了棋,似乎觉得这一步没走对,瞬间将棋子收回。

李白:“哎,落棋无悔啊!”

诸葛亮不高兴地看着李白,他本来就长着一张少年的脸,这样生气的表情更显得他幼稚。李白还从来没见过他师父这样。

“你再话多就去面壁。”

都没意识了还想着要让自己面壁,李白想笑。“行行行你是师父你说了算。”

诸葛亮有些小得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又认真地盯着棋盘,拿起一枚棋子“啪嗒”一声拍在棋盘上。

“提子开花三十目。”

李白怀疑其实诸葛亮就是个小孩子,平时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给别人看的。

李白走到诸葛亮身边蹲下,说:“好了你赢了,该回家了。”

诸葛亮乖乖爬到李白背上。他说:“你又惹长老生气了,回去禁闭。”

“你醉了都想着罚我,醒了还不得杀了我啊?”李白将诸葛亮背起,诸葛亮很配合地环住了李白的脖子。

“太白...抄经文...”

“哇,太过分了吧,我可是你的亲弟子啊,你怎么整天想着罚我呢?”

李白又说:“当你的徒弟可太不容易了,明明什么都没教给我,惩罚倒是受了一大堆,你不能对我好点吗。”

诸葛亮不满地哼哼了几声,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满脸写着不开心。

诸葛亮说:“你又不听我的话。”

诸葛亮又说:“你没大没小,目无尊长,老是给我惹麻烦。”

诸葛亮还说:“我还没说你,你就嫌我不好。”

最后诸葛亮不说了,把头埋在李白颈窝里,看样子委屈极了。

原来诸葛亮也是会像那些老头子一样碎碎念的。

李白侧过头蹭了蹭诸葛亮:“生气啦?”

诸葛亮不理他。

“我错了,以后我都听你的。”

李白一脚踹开房门,将诸葛亮安置在坐席上,他盘腿坐在诸葛亮面前,仰头望着不太开心的诸葛亮,哄他说:“真的,以后我犯事了我就说我师父叫周瑜。”

诸葛亮被逗笑了。

“有道理。”诸葛亮很难得地伸出手摸了摸李白的头。

李白握着诸葛亮的手,他跪起身来凑近诸葛亮,诸葛亮也不躲,一双清澈的眼眸迷茫地看着他。

“孔明。”

诸葛亮眼里透着些惊讶,还有些不可名状的情绪,他往后退了一点似乎想和李白拉开距离。

李白当然没给诸葛亮逃走的机会,他握着诸葛亮的手腕把人拉近怀里,忍无可忍地吻了上去。

青梅酒的酒味不算浓烈,但独特的青梅香让它别具特色,李白很喜欢这样独特的味道。

诸葛亮意外地没怎么反抗,在短暂的惊愕之后放下了戒备,于是李白更加放肆,没有什么可顾忌了。

他轻易地逾越了挡在他们之间伦理道德的界限,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诸葛亮的,只知道当他发现的时候,那种喜欢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无法停止了。




tbc.

评论(22)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