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王谢堂前燕

更新是不可能的,填坑更不会,只能去偷电瓶了。

【17h/24h】Mistletoe

*短小+ooc,我就是来拉低平均水平的,真的写得很烂没什么质量,你们不要打我...
*科普一下Mistletoe:一种叫槲寄生的植物。最早对于在槲寄生下接吻的文字记载始于17世纪的英国,习俗延传到现在如果你发现另一个人站在槲寄生下就必须接吻,真的是表白神器。
*BGM:Oops




*

果然,这个人又在这里了。

一看见他诸葛亮就觉得很难受。

赵云推着自行车,低头看了看手表似乎在确认时间,听见脚步声后抬起头来,看到诸葛亮的时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暖色的阳光照得他的眼睛熠熠闪光。

“好巧啊,小学长。”

巧个鬼,谁不知道你每天掐着时间在这里等啊。

庞统用胳膊碰了碰诸葛亮,一脸坏笑看着他说:“今天也是有人护送回家的一天哦,小学长———”尾音拖得很长,语气十分欠揍。

“想死直说。”诸葛亮嫌弃地推开庞统。

庞统给了赵云一个很懂事的微笑,迅速从诸葛亮身边溜走去勾搭可爱的小姐姐了。

诸葛亮真是越来越佩服赵云的毅力了,每天放学都在这里等着,无论诸葛亮出来得多晚都能看见他,明明两个人回家的路是反方向的,谁知道他从哪里找来那么多借口非要送诸葛亮回家,无论诸葛亮怎么拒绝他都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最后诸葛亮生无可恋干脆选择无视了。

明明是比诸葛亮小一届的学弟,可是诸葛亮就是拿他没有办法。

“今天拖堂了吗,小学长怎么这么晚才出来?”

诸葛亮咬牙切齿虽然很气但还是要保持风度:“把‘小’字给我去掉。”

赵云一脸不理解的表情:“为什么,我觉得挺可爱的啊。”

闭嘴,我最讨厌可爱这个形容词了。诸葛亮满脸黑线,最终选择了沉默。

“小学长下个月要去市里参加物理竞赛吧?”可能是发现了诸葛亮的小情绪,赵云转移了话题。

“嗯。”诸葛亮敷衍地回了一声。

“加油。”说完赵云笑了,“好像又说了多余的话了,如果是你的话,肯定能拿第一的吧。”

废话。

“不过那样的话,就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小学长了。”说着赵云突然有点低落。

“三天而已。”说得跟永别似的。

“但是我想随时都看到你啊。”

我靠,又来了。

虽然已经很明白赵云撩人的套路了,但是诸葛亮还是猝不及防脸红了,别扭地转过头去不想被他看到,虽然他肯定已经看到了。

这个人太讨厌了啊。








高三每周一节的自由活动课简直就是最后的狂欢,一个个都像是刚被放出的似的,恨不得抱在一团哭出来了。

按照惯例诸葛亮是要在教室里学习的,虽然他不用这么努力,但他是真的对其他活动不感兴趣。不过今天有场高三的篮球告别赛,班主任让他们都别憋着了该去看就去看,反正都是最后一次了他也不拦着了。

于是诸葛亮就被一群人拉着出来了。

高一高二的组队来和高三比赛,虽说是友谊赛但还是挺激烈的,小兔崽子们一点都没打算给学长面子,丝毫不放水。不过虽然高三没什么时间活动但实力一点没退步,那球打得,一个把一个猛,跟打仗似的。

诸葛亮叼着牛奶吸管真的不太理解这种比赛有什么看点,还是学习比较有意思,还好带了单词本下来,于是他就夹在一群欢呼的人的看起了书。

莫名其妙听到有人喊赵云的名字,诸葛亮下意识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还真就一眼把那人看到了。

这家伙认真的样子其实也没有那么惹人讨厌。

干净利落的动作很是帅气,举手投足之间毫不留情地挥洒着男性的荷尔蒙,怪不得全场的女生都尖叫起来了。

这家伙肯定很招女孩子的喜欢吧。诸葛亮想。

谁知道赵云突然转过头来,诸葛亮猝不及防和他对上视线,先是一愣,随后迅速低下头假装很认真看书的样子。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虚什么。

巧合而已,不是刻意去看那小子的。诸葛亮安慰自己。

结果因为想这个连书都没看进去。

当然最后比赛是高三赢了,也不知道高一高二的有没有故意放水,不过那不重要,反正大家都玩高兴了。

诸葛亮坐在看台上咬着吸管发呆的时候,赵云从喧闹的人群中走了过来,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抬头望着他。

突然过来一个人诸葛亮还没回过神来,看清是赵云之后吓了一跳。

偏偏对方又一直看着他不说话,气氛莫名很尴尬。

“干...干嘛?”

“输了。”

看赵云的样子好像也不是很难过,诸葛亮一点也不想安慰他,更何况对手输了他应该高兴才对。

“所以呢?”难不成你要跟我打一架泄愤吗。

赵云就这样不说话看着诸葛亮,看得诸葛亮心慌,先移开了视线。

最后赵云拉起诸葛亮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了头上。诸葛亮一惊想把手缩回去的,奈何挣脱不了赵云。

虽然以前有过想要对着这家伙的头一顿乱揉的冲动,但当诸葛亮触碰到赵云柔软的发丝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紧张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

“现在满血复活了。”赵云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刚好映着金色的火烧云,看起来像是眼里要流出蜜糖来一样。

最后连他怎么离开的诸葛亮都不知道,诸葛亮有那么一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失了智。

果然还是很讨厌啊。

刚打完比赛路过的韩信看见诸葛亮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心里一万个问号。

韩信:“你脸怎么这么红?”

“一身臭汗离我远点。”

韩信:我又做错了什么???








其实收到大学保送通知的时候,诸葛亮内心毫无波动甚至不想笑,也对,预料之中的事情。

庞统一边用力地拍他的背一边假哭:“你太他妈优秀了,爸爸真为你感到骄傲!”搞得跟他自己被保送了一样。

诸葛亮一脸冷漠。

学校本来想隆重地表彰一下他的,准备拉起横幅开个大会请他演讲一番激励激励高三学子的,但是诸葛亮不太喜欢那么张扬,婉拒了校方的好意,最后就只是简单地校内公告了一下。

“这么说你以后就可以不用来上学了?太幸福了吧。”庞统脸上写着“羡慕”二字,“看来以后我就要失去对手了,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你快够了。”诸葛亮看不下去了。

“我替你高兴还不行吗。啊,那小子又来了,我先闪人了,祝你幸福。”话音刚落庞统就迅速融入了隔壁二乔的谈话中。

对于赵云的出现诸葛亮已经习惯了,最初的反感已经被他消磨得只剩无奈了,诸葛亮不得不佩服赵云的耐心。

“祝贺学长。”

今天的称呼居然和平时不一样。诸葛亮总感觉赵云没有看起来那么高兴。

“谢谢。”

出人意料的是一路上赵云居然都没怎么说话,诸葛亮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被人开了静音模式了。

诸葛亮忍不住问他:“心情不好?”

“没有。”果然会这样说的吧。

诸葛亮也不好再问了,不过他确定赵云的确不太高兴。

明明以前不问也什么都会说的,现在连为什么心情不好都说了。诸葛亮莫名心里不平。

真的很讨厌啊。

第二天诸葛亮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连班主任都惊了。庞统悄悄问他:“难道今儿是头七你回来看看?”

诸葛亮翻了个白眼:“我不能来吗?”

“不是,你都是半只脚跨进大学门槛有资格纵欲过度的人了,你还回来干嘛啊,嘲讽我们这些无知的平民吗?”

“我怕我太过放松到时候连怎么写字都不知道了。”

“...服了。”庞统抱拳,“是我目光太短浅,失敬失敬。”

放学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没有看见赵云,他可能也以为诸葛亮不会来上学了吧。庞统说没看见他还挺不习惯的,结果还是转身就勾搭王昭君去了。

确实挺不习惯的。诸葛亮想,万一他有事情耽误了呢,要不去找他吧。

这个想法一出来诸葛亮就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等他走到高二教学楼下的时候他想自己应该是真的疯了。

赵云推着自行车走出来看见他的时候挺惊讶的,估计是没想到会在这边见到他。

“我还以为...”

“以为我没来?”

“...嗯。”

“知不知道有句话叫活到老学到老。”

赵云无奈地笑了一下,没说话。

一路上依旧沉默,诸葛亮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反常,拦在赵云面前问他:“到底怎么了?”

“啊?”被诸葛亮这么一问他还挺懵智。

“为什么不高兴,有什么不能说的?”

赵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你太好了啊,我能怎么办?”语气里满是无奈,甚至还有那么点自卑。

居然是因为这种事情。

诸葛亮突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难道你是今天才知道我这么好的吗,这么久了你都没点心理准备?”

赵云一愣。诸葛亮又说:“我都没嫌弃你,你有什么资格妄自菲薄。”

本来诸葛亮还挺生气的,但是赵云突然凑过来的时候他脑子瞬间空白,想说的话到嘴边都给忘干净了。

太近了啊。

连呼吸都声音都能听到。

视线交汇的一瞬间他竟然没有下意识地躲开,或许是周围环境太过安静,可能是赵云身上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太过让人安心,他竟然没有想要推开赵云的冲动。

“小学长要是再不说话,我会真的亲下去哦。”

赵云笑着抬起头的时候诸葛亮真的很想打人。

“谢谢。”赵云看起来好像心情变好了。

可是现在心情不好的人是诸葛亮了。

他想,这小子果然还是很讨厌啊。







开运动会的时候有个勇敢的妹子报了1000米,检阅之前她跑来找赵云,恰好赵云在诸葛亮这边,于是诸葛亮目睹了全过程。

妹子红着脸说:“如果学长给我加油的话,我会努力拿到第一名的!”

然后赵云笑着摸了摸妹子的头:“那你加油吧,名次不重要,注意安全不要受伤。”

结果妹子一激动又说:“那...那如果我得了第一,学长能考虑和我在一起吗?”

赵云和诸葛亮都愣住了,周围有的人已经开始往这边看了,可能是不想引人注目,赵云告诉妹子专心比赛结束了再给你回复,妹子高兴地点了点头跑开了。

哦,果然是很招女孩子喜欢哦。

“我觉得她还挺可爱的。”诸葛亮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谁知道他心里都纠结成什么样了。

“是吗,我也觉得。”

居然不要脸地承认了。

“那你是不是打算答应她了。”诸葛亮旁敲侧击。

“你想知道啊?”

“随口问问。”诸葛亮尴尬地把头扭向一边。

明明嘴上说着不在意但其实比赛的时候还是会关注那个女生到底有没有得第一,诸葛亮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聊了。

结果还没公布名次赵云就过去了,诸葛亮想他果然还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小女生吧。

庞统故作夸张地喊了一句:“谁的老陈醋打翻了吗,怎么这么大股醋味儿!”

诸葛亮塞了个饼干过去差点儿把庞统噎死:“你可闭嘴吧。”

因为距离太远了看不见那两人在一起干了些什么,诸葛亮心不在焉地翻他那本《芬尼根的守灵夜》,故作镇定装出一副我不在意我不关心的样子。

赵云回来的时候庞统一张口又想喊,被诸葛亮一把捂住嘴威胁他不许说话。

赵云看见这两人莫名其妙的举动觉得很奇怪:“你们在干什么?”

“没什么,突然闻到股西湖醋鱼的味道,有点饿了。”庞统露出了迷之微笑,“我先去食堂吃碗泡面。”

“我怎么没闻到?”赵云还是没听明白。

“可能是他饿疯了。”诸葛亮看了赵云一眼,“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我可能说错话了吧,好像把她弄哭了,怎么办?”

“你说了什么?”诸葛亮莫名紧张。

“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啊。”

诸葛亮拧开一瓶矿泉水:“我还以为你喜欢那种类型的呢。”

“我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吓得诸葛亮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你这么说我会被那姑娘记恨一辈子的吧。”

赵云一脸无辜:“实话实说有什么不对?”

“你心里就没点儿数吗?”诸葛亮再一次高估了赵云的下限。

“我心里哪有数,我心里都是你。”

“...数学老师要被你气死了。”

我也要被你气死了。

然后他就气得笑了。









平安夜的时候刘备他们聚会,非拉着诸葛亮去,结果这人还喝醉了,最后是赵云背着他回家的。

“我没醉,不信我给你背《出师表》。”诸葛亮不安分地在赵云肩膀上蹭来蹭去。

“放过我吧。”赵云哭笑不得。

“你这人真的很讨厌。”

诸葛亮莫名其妙开始碎碎念:“老是满嘴跑火车,一本正经地说一些很羞耻的话。

“明明都说了不要再来找我了,一点都不听人说话。

“还有别总对我笑,虽然你笑起来也不是很难看,但是很傻。

“你不要乱动,头发扫在脸上很痒的。

“你老是低着头看我,明明也没比我高多少,显得我好像很矮。

“有时候特别自大有时候又特别自卑,你是精神分裂吗。

“明明听懂了是什么意思还总装不知道,非要别人直接说出来。

“不要别人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你又不是慈善家别这么博爱,没有慈善家的命,一身慈善家的病。

“你知不知道你很讨人厌,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很讨人厌。”

赵云想笑:“原来你对我意见这么多的吗?”

诸葛亮皱眉:“我真的很讨厌你。”

“谢谢。”赵云说,“我真的很喜欢你。”

诸葛亮又不说话了,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赵云估计他是睡着了,无奈地笑了一下。

快到家的时候才发现诸葛亮还醒着,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他说:“其实我真的没醉。”

他揪着赵云的衣角,脸红红的,看着他的眼睛说:“你说喜欢我的话我听到了,不能收回了。”

赵云宠溺地注视着他,叹了口气说:“被你听到了就没办法了。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你了,怎么办,还有救吗?”

诸葛亮把别在衣领上做节日装饰用的一小枝Mistletoe取了下来。

“听说过Mistletoe的习俗吗,如果你看到有人站在Mistletoe下,就必须亲吻他。”

然后他将那枝Mistletoe轻轻放在了赵云头上。

“所以我现在吻你的话,你不能拒绝哦。”







Fin.

评论(57)

热度(491)